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沉浮星河》。

三日后,林天在清風子的教導下,學會了引氣之術,可以自行吸收天地間靈氣修煉靈力了。

林天打坐收功,轉頭向飄在身旁的清風子嘿嘿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

“老爺子,您說我現在是融境初期,那您老人家生前……額……以前是什么段位,應該很高吧?”

清風子神情傲然,道:“老夫當年已是半步化神,在修真界堪稱最頂尖的存在!”

“哇,半步化神?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林天臉上露出敬仰之色,緊接著又是疑惑:“那您老人家為什么不是完全化神呢?”

“這……”

清風子表情黯然:“當年若不是那個叛徒趁老夫沖擊化神,背后偷襲暗傷于我,老夫早已化神成功,脫離人界,飛升上界而去了。”

“上界?上界又是哪里,是神仙待的地方嗎?”林天又好奇地問道。

清風子面帶不快:“這個問題回頭再說,小子,你現在還不配問這種問題,現在你首先要修煉功法,否則怎能替老夫報仇雪恨。”

“修煉功法呀,這個我知道,電視……傳說中修真之人都會修煉絕世神功,不知道老爺子您的絕世功法是什么?”

林天向來懶惰,雖不愿苦修什么功法,但老天爺跟他開了個這么大的玩笑,總不能白白穿越一次。

“哼,絕世神功老夫自然會傳授與你,但你毫無修煉根基,須從最基礎的功法開始。”

清風子鄭重說道:“你既已是融境,便可以辟谷無需進食,從明日起,先從最簡單的火球術開始練起。”

……

“吼”

一年之后,山洞傳出一聲震天動地的吼聲。

林天佇立于洞口,神情傲然,大有天下舍我其誰之勢。

“別在此裝腔作勢了,我們該離開此地了。”

清風子蒼老的聲音在林天腦海中響起,直接打斷了林天想要抒發一下王霸之氣的念頭。

“哎,好嘞。”

林天口中不敢違命,心中卻是暗自腹誹不已。

原本他已將清風子傳授的幾門基礎功法修煉得頗為熟練,還有兩部絕世神功也修煉了些皮毛,以為對方會放他自行離去。

卻不料,這老頭子也不知使得什么功法,竟直接化作一團白光,從胸前撞進了他體內,并在他胸口留下一塊拇指大小的紅色印跡。

自那之后,老頭子就住進了他神識海中,和他自己的神識做起了鄰居。

這下好了,無論他看到什么,說些什么,聽到些什么,老頭子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一點隱私都沒有。

這讓他這個新時代大好青年怎能忍受,但事已至此,又無法將這位“老鄰居”攆走,也只好得過且過了。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林天收拾壞心情,豪情再次萬丈,既然來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自然要闖蕩出一番名堂來,不能墜了他新時代大好青年的名頭。

“去吧,林天!”

林天高喝一聲,腳下一跺,飛身跳出了洞口。

“新世界,我來啦……啊!”

林天剛一竄出東外,身體直勾勾向懸崖下墜去。

“糟了,我還沒學飛呢!”

林天這才想起,清風子教給了他火球術、引雷術和斂息術等數種基礎功法,卻唯獨沒有教

植被密集的一座青山。

阴神归位的辕莲瑶,妖娆身影,站在悬崖峭壁处,美眸专注地远眺前方。

她安静站在那儿,就自成一道风景,令后面很多赤魔宗的人,感到无限美好。

赤魔宗的方耀,坐在一块暗红岩石上,如一尊佛陀,沉默不语。

侯天照,还有不少境界不等的赤魔宗来人,在更后方,时而看向辕莲瑶,时而低声议论着什么。

临近的一座山头,魔宫幽魔使的“银虹魔梭”静静停泊着,十几位魔宫的修行者,散落在山头各处。

在那山脚下,有个溪流......

(二)朱大少似也睡着。突然间,朝有酒今朝醉,又何必管明天的事

此时曹营内不少世家来到这里投靠曹操。

  “大哥,这些世家都不出名呀,不行呀。”

  沈川看着投靠世家的名单,居然没有用一个四大世家的人,江东的情况沈川是了解的,四大世家只要不动,这些小世家就算来了,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二弟,我要将他们赶回去?还是说杀了他们?”

  曹操看着皱着眉头的沈川问道。

  “不能杀,也不能赶回去,我们要以礼相待,但是至于他们的财产,全部没收就好。”

  “哦?二弟为什么这么做?”

  听到沈川要以礼相待又要没收世家财产一下让曹操愣住了。

  “大哥,你觉得这次赤壁之后,天下之间还有人是你的对手吗?”

  “没有!”

  曹操听到沈川这么说挺起了胸脯,拍了几下十分自信地看着远处的长江。

  “不,大哥你有!”

  “哦?何人还能做我的对手?难道是蛮夷外族?”

  沈川的否定让曹操带来兴趣,当即上前问道。

  “外族只是小事,现在主要的问题在内部。”

  沈川盯着宽阔无比的长江淡淡地说道。

  “内部?二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这内部有人要造反不成?”

  说到内部问题曹操的第一反应就是内部有人搞小动作被沈川发现了。

  “没有人造反,但是有个势力比造反的这群人更可怕,他们可以说是天下大乱的源头。”

  “二弟,别和我绕弯子了,倒地是什么你快说吧。”

  曹操被沈川来回绕来绕去的话语急得直跺脚。

  “世家阀门!”

  沈川的这四个字如同晴天洪雷灌入曹操的耳中,着实让曹操在原地愣了足足十秒。

  而沈川所说的问题曹操也知道,世家是汉朝统治的基本,甚至可以说不少世家就是刘邦造出来的。

  但是由于黄巾之乱桓灵二帝又不愿意自己出钱平乱,便允许世家私自圈养私兵,有的世家私兵甚至达到上万。

  虽然黄巾之乱被这些圈养私兵的世家平定了,但是这些世家却没有解散私兵,随着董卓进京整个天下也乱了起来。

  整个东汉末年一直到晋朝可以说就是世家大族选人站边,世家看好你就站你,你就有私兵,你就能成大事。

  要是不看好你,那么非暴力不合作就来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不少诸侯为了拉拢世家都会给世家一些官位。

  比如现在的江东四大世家的子弟都在江东身居高位,还有日后刘备的白牦兵就是糜家兄弟的家仆改编而来,哪怕是如今睥睨天下的曹操对世家也是拉一派打一派。

  “二弟,你说得没错,这是世家确实是个问题,如今我也只能选择拉一派打一派,没有其他的办法,不知道二弟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现在摆在外面面前的方法有两个,一个好,一个坏,不知道大哥要听哪个?”

  “先说坏的吧。”

  曹操听到沈川有办法,还不止一个,这让曹操有些激动,但是当曹操听到这两个方法属于一个好一个坏的时候他激动的情绪瞬间被浇灭了。

  “唉,那就先说坏此。

經脈受損,生命也將大大的縮短。

長明道雖然不擅長醫術,也能判斷個大概。

十二歲那年,可能是這個小兒的大限。

可見劉俊昊當時是多么辣手。

長明道默默嘆息著,將竹簍簾子蓋好,重新背回去,向兩人說道:“小子學什么都好,機緣是可遇不可求的。不過,學法萬千,只有先學會了做人,才能學習其他的,這是萬古不變之道。”

焦海鵬應和道:“師父說得不錯,江湖上多少敗類,身上有本事,可心太黑了,盡干一些雞鳴狗盜,污穢不堪之事,還大言不慚,稱自己是什么豪俠。我呸,人模狗樣的,實在可惡,小長歌以后,萬萬要當一個光明磊落的人才是。”

獵豹子王彪呵呵一笑,亦有同感。

不多時,后面一群靚男俊女漸漸趕上來了,眼看超過長明道諸人。

忽然隊伍中不知是那個男人說了一聲,“太可怕了,嚇煞我也。”

有人接道:“那白虎,那么老大。”他在自己的身上比劃了一下,繼續說道:“就是這么高,比馬還長呢,滿口獠牙,一條剪尾,渾身白毛,一口就叨住了脖子,把喝水的雄鹿殺了,我也在場呢。”

“那是你們二位走運,老虎看上鹿了,結果沒看上你們,你們以后還敢不敢來脫離隊伍亂走了?”

“南澤也有老虎嗎?”

“自然有的,群山峻嶺,誰知道藏著什么玩意。”

“那咱們可要去沒有老虎出沒的地方轉轉才好!”

“瞧把你嚇得,朋友,你就這個膽子?白虎是身后的事了,隔著一百多里呢,難道還能過山頭,跑到南澤來嗎?”

說著,一群人哈哈大笑。

獵豹子聽到“白老虎”三個字,便黯然一笑,自然去看這幾個說話的人。

他們均是一身華服,皮膚白皙,嬌嬌弱弱的公子哥,騎在馬上,趾高氣昂,交談之時,各有神情。

笑畢之后,他們向長明道三人看了看,幾個人頷首笑著,打著招呼。

獵豹子則揮揮手,算是回禮。

有的女眷,像是聽故事般,又仿佛看人似的,掀開馬車簾子,向外張望著,顧盼生姿,雙眼流波。

焦海鵬聽來聽去,面容逐漸收緊,小聲道:“他們說的白老虎,不會是···”

獵豹子笑道:“不會是什么···,一準就是了。它從白虎嶺跟到了謫仙村,從謫仙村跟到了天臺山,等我們離開了天臺山,到了云棉,它隨后也到了,只是我們住在城里,人太多了,晚上還有更夫,他沒法靠近咱們,白天又不敢走大路,只好晚上穿山林,一路來到南澤了。”

焦海鵬驚道:“了不得啊,陰魂不散。”

長明道聽罷,也感覺很玄妙,心想:“白虎居然這般堅韌不拔,跟隨千里,只看這份專注和毅力,多少人不如了。”

焦海鵬望著師父,還等他答話。

長明道只淡淡一笑,翻身上馬,說道:“南澤已到,快快動起來了吧。重山疊翠,峻嶺崴嵬。可要我們好逛了。”

言外之意,自是說,“要在大山之中,尋找黃青浦的住所,十分不易了。”

接著,長明道一揚馬鞭,先行一步。

三匹健碩的駿馬,邁開了步子,向山下走去。

行了一段,便見南澤城郭,坐落于洪澤邊上。

上午時分,光線一照,一派氣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沉浮星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逍遥邪少走天涯

锦鲤跃龙门

逍遥邪少走天涯

梦入洪荒

逍遥邪少走天涯

嘉恩

逍遥邪少走天涯

天生欧皇

逍遥邪少走天涯

喜欢天蓝色

逍遥邪少走天涯

五女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