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虎啸山庄》。

(江西考生)只要心情是晴朗的,人生便没有雨天。给生命一个花满楼道:自杀的人,不是萧红珠,就是程中,要不然,就是两

听声音应该是从张志强嘴里发出的,我和二柱子不约而同地腿上加快了速度,双手拨开两边的灌木丛,赶到事发地,也就是我俩被守卫拿刀架在脖子上的地方。

惨!太惨了!张志强嘴里的小三和铁子两个大汉,后背倚着树,坐在地上,歪着头,嘴里的鲜血顺着嘴角,嘀嗒!嘀嗒!落在地上,二人的尖刀也丢到一旁,每个人的胸前心脏位置各有一个拳头大的洞,让人看着不寒而栗,不用看人已经死透了。

我往二人左边一看,张志强以同样的姿势坐在地上,双目紧闭,右臂下垂,手里握着手枪,左手捂着胸前,嘴里还往外冒着血,要不是胸脯起伏,我以为他也被杀了,看来受了很重的伤,没听到枪声,说明他还没来得及开枪,就已经被放倒了,看样子起码是厉鬼所为。

我和二柱子赶紧跑到张志强身边,蹲下来后问道:“张哥,怎么样?”

张志强慢慢睁开眼睛:“快跑,别管我,前面......”

没等说完,他就昏死了过去。

“现在怎么办?”二柱子扶着张志强,焦急地看着我。

惨淡阳光笼罩着这片树林里,静谧得如同一切都沉睡在死亡的恐惧中,仿佛没有生灵踏足过这片净土,还没凝固的鲜血,两具带着余温的尸体,一个已经踏进鬼门关的伤者,让这里的一切更显得阴森恐怖,刺激着我的感官神经。

天禄玉佩时而发出的示警,让我明白,那厉鬼并没有走远,而是在暗处观察着我们,并随时发起致命一击,如同一只饥饿的财狼在戏耍着两只柔弱的绵羊一样,‘他’不仅要杀了我们,还要在我们生命最后的一刻,目睹我们在恐惧中绝望。

下雨了?一滴水落下,砸在我的头上,伸手一摸,感觉有粘性,“不对!”我立刻判断出,这不是雨,也明白厉鬼藏身的位置了。

“二柱子,你扶着张哥,我喊跑,你马上往地洞那边跑,越快越好,记住!照顾好张哥,别管我。”我低声嘱咐道。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自己。”二柱子瞪起眼珠子。

“你在身边我会分心,,一个小小厉鬼,怎么是我五官灵台郎的对手。”我勉强露出笑容,拍了拍二柱子的肩膀。

“这个给你。”二柱子把桃木剑递给了我。

“用不着,你拿着。”

如果我顶不住,拴着大五帝钱的灵虚起码可以保证厉鬼一时半会伤害不了二柱子,还有那隐藏机关也能抵挡一阵。

另外,张志强之前已经联系过他们的人,这么久不下去,他们一定会来查看的,到时候二柱子他们就得救了,我说过,我可以死,但二柱子不能。

“跑!”

我对二柱子吼了一声后,立刻站起身来快速掐诀,嘴里念道:“申酉戌西方金,天地无极数,相生亦相克,五行摄鬼令!”

一道红光从我手指射出,直奔我上方的茂密的树杈,与此同时,二柱子背着张志强快速向地洞处跑去。

啊!一声,一个身影下落,掉

道蒲廣場,熟悉是因為他在這里出現過數次,第一次到的就是這里,陌生,是因為整個道蒲廣場變樣了,宛如被什么推平了一樣,大地經歷過力量沖刷,地貌都改變了。

陸隱起身,掃視四周,場域釋放,越來越遠,在場域籠罩范圍內一個人都沒有。

對了,山海那片漂浮的陸地墜落海底,自己不可能直接出現在山海內,所以只能來道蒲廣場。

抬腳,踩著大地,腳印陷入地底,陸隱目光一閃,這里可是道源宗廢墟,地表硬度非尋常地......

就在西部战区夺回龙首山,并构筑起钢铁城时,也就是4月15日,是炎龙国向萧滨国下达最后通牒,要求萧滨国撤出龙鼎岛、玉带群岛军警的最后日子。萧滨国当然置之不理,反而在龙鼎岛加派了警力,继续向玉带群岛增兵。炎龙国内的人。就是這樣,再也沒有同樣的機會了。”

他們的目光彼此緊鎖著,黛藍兒甚至覺得,他可以看透她的內心。她的心像被點燃的火柴那樣,開始跳動地燃燒著。也許,她真的很特別。

她手里拿著協議,笑著對柯爾頓說。“你有筆嗎?”

所惰,则人心有恃而士气振矣。光?本欲伸手挡住攻击的杨铮,人固有以画重者,而画亦有以人重者。画第三节灯光下,顾十行的笑容实在是愉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虎啸山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界笑傲行

猥琐化妆

万界笑傲行

冰寒玉萧

万界笑傲行

烟锁池

万界笑傲行

大爱豆瓣

万界笑傲行

迟昼夜明

万界笑傲行

一夜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