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挑事儿(第五更)》。

黑大圣只好眼睜睜的看著三人揚長而去,等回過頭來,看見柳長歌面帶笑容,一腔怒火正好無處撒泄,全都灑在了柳長歌的身上,黑大圣走到柳長歌近前,怒道:“臭小子,你在看好戲么,你笑什么?”

柳長歌量黑大圣不能把自己怎么樣,有恃無恐的說道:“我笑你,還說什么自己是十大惡人,我看這就叫惡人自有惡人磨!”

黑大圣道:“牙尖嘴利,你當真以為我不能把你怎么樣么?”

柳長歌道:“我現在在你們的手上,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不過你若是不讓我笑,我就偏要笑。”

黑大圣怒不可遏,將要動手,柳長歌亦提了一口真氣,準備與他交手,白日魔見識不好,說道:“坤弟,不要鬧了,眼下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辦,我看這伙人來者不善,我們不能再往前走了,但是前面的消息,我們還不知道,所以說,還需要有人去前面看看,防止他們埋伏,對我們不利。”

黑大圣道:“既然大哥有如此顧慮,不如就讓我去吧。”

讓黑大圣去,顯然不是白日魔的意思,因為黑大圣的脾氣過于暴躁,容易上當吃虧,白日魔心中早有人選,指著隊伍里的幾個人道:“姜武,康華,三七,你們三個走一趟吧,看看樹林中情形如何,但不要走得太遠了,這些人,陰險狡詐,千萬不要上當,速去速回。”

隊伍里走出三個人來,姜武是個中年男人,康華則是一個道士裝扮,至于三七,則好像是書生,三個人唱喏,翻身上馬,向樹林中疾馳而去。

此刻,車隊中,還剩下柳長歌,白日魔,黑大圣,王奎,以及另外一個人,這個人的名字叫做高雄,是個光頭和尚,在柳長歌眼中,這些人形形色色,什么樣的人都有,不禁慨嘆,奸王手下,真是多能人異士,就連和尚也成為了奸王的走狗,不得不說,奸王在用人方面的確是有自己的妙招。

柳長歌與黑大圣讀了幾句嘴,閑的無事,于是回到了車中睡覺,因為前路不知,白日魔萬萬不敢行動,車輛就停在了大陸上,這是一塊平原,前方一里處才是一片茂密的樹林,無論發生什么事情,或者是有什么人到來,都是一覽無余,所以白日魔決定在這里等待著后面的大部隊到達,一起過樹林,以白日魔的判斷,樹林中一定隱藏了不少武林人士,至于他們會何時動手,那就不得而知了。

柳長歌回到車里之后,就有些疲倦了,于是躺下來呼呼大睡,比別人幸福的多,車外,白日魔和黑大圣正在商量著,低聲細語,其他兩個人正在吃東西喝水,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柳長歌被一個叫聲驚醒,突然有一匹馬從樹林中飛馳而出,馬上的人,伏在馬背上,頭耷拉著,渾身都是血跡,好像是受傷了。

白日魔第一時間認出來,這個人就是剛剛派到

經過一陣暴打之后,出現在楊磐面前的這只大號圣甲蟲已經被法蘭不死隊用大劍斬斷了所有腿,只剩下無法移動軀殼留在原地,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扁平的不倒翁。

雖然此時的圣甲蟲腿部的斷口處不斷向外冒著綠色的惡心體液,但昆蟲的生命力都十分頑強,如此傷勢根本不會讓它死去,反而回因為劇痛變得更具攻擊性。

當然失去六條腿的圣甲蟲即便攻擊性再強也沒有用。

在召喚物散開后,楊磐走到圣甲蟲的跟前,而后者見有人靠近立刻張開大顎進行威......

他大惊之下,振臂拧身,却跟那等到现在才告诉我?陈静静苦笑

然而王老板只愣神了片刻,便恢复了清醒。

如果是二十多年前,他还没有当上父亲,没有从一个年轻人完全地蜕变成一个大人,那么他或许会因此感到不满。

但现在的话,这也只是能让他片刻失神罢了。

事实上,关于那颗桃子的最终归属,王家历代当家人是有过不止一次的讨论的。

其中绝大部分的意见是说,那颗桃子从始至终都属于两位恩公,王家只是代为保管。如果两位恩公需要,他们王家愿意随时奉还。

但也有少部分人持不同意见。

不过这些人并非是被神物与钱财蒙蔽了眼睛,而是他们认为,既然两位恩公当初不需要这颗桃子,那么以后八成也不需要这颗桃子,但他们王家很需要,所以可以尝试与恩公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花费某种代价,将桃子的所有权完全的赠与王家。

这些少部分的声音最终被掩盖了下去。

当初王老板的父亲跟王老板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王老板也是持后者的意见,却被他父亲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王老板当时很委屈,觉得自己的想法天经地义,在商言商罢了,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便追问他父亲责骂他的缘由。但他父亲却始终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只是让王老板自己去想,自己去验证。

近二十多年过去,王老板多吃了二十多年的盐,多走了二十多年的桥。很多以前他年轻时怎么也想不通的事情,现在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豁然开朗。

他曾以为王家的根是那颗桃子,但父亲和事实都告诉他,并非如此。

在终于静下心来好好地回顾了一下王家的整个发展历程之后,王老板终于明白,他父亲以及许多先祖们隐而不说的秘密是什么。

王家能有如今的光景,靠得其实从来都不是那颗桃子。

数百年时间里,王家所在的这座茉莉小城里来来往往过很多人家。有很多门户显赫一时,其威望更是王家拍马也赶不上的。

但无一例外的,就像那句一语成谶的戏曲唱词中所传唱的那样,“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那些红墙绿瓦、雕梁画栋的大宅最终都没能逃过被风吹雨打至旧楹联红褪墨残的命运。

唯有王家,一直扎根于此,茁壮成长,尽管也遭遇过诸多不顺,但他们还是坚持了下来。

靠的是什么?

靠的是王家世世代代人辛勤的双手与那一颗始终保持着良善的强大内心。

在以前,王家自家的家族私塾会对同乡们开放。别姓的孩子也可以用同样的一条腊肉当做束侑,名正言顺地拜他们王家高薪聘请来的教书先生为师,念一样的书,而不必遭受白眼。

数百年来,始终如一日。

唯一间断过一段时间,那是梦之国成立之前的黑暗时代。

国将不国,家将不家。

在那种境况下,谁还有什么心思去管什么“之乎者也”“道德文章”?

但好在,那样的黑暗时代只是短暂出现,随着一个个英雄的前赴后继,梦之国于短短数年间拔地而起。

安稳下来之后,王家出资又干起了坚持了很多年的习惯。

不过,新学堂的名字都不再叫王家私塾,而是叫茉莉市第一中学。

其实同期建成的学校并非只有王家全额出资的这几所学校,还有公家与其他慈善人士出资建立的几所学校,但最后这个第一二字被王家得到了。

那个时候是王老板的爷爷当家,他不想要学校名字中的“第一”二字,觉得自家的学校高攀不上,他赖在负责人办公室里非要人家把第一两个字换掉,哪怕是第二也可以。但当时负责此事的负责人也是态度强硬,坚决不改。

双方僵持了半天,烟头都快铺满了搪瓷茶杯杯底,王老板的爷爷才只能宣布认输。不过他想知道为什么那个负责人如此坚持。

当时的那位负责人很坦荡地说,因为私心。

王老板的爷爷有些想反悔。

但那个负责人随后继续坦荡地说道:“很多事情你不记得了。不,你不是不记得,而是习惯成自然。但我记得!我们都记得!我小时候家里很穷,照理说念不起书,但是因为你们王家的关系,我也和同龄的孩子一样进了学堂。虽然也没能读多久,就为了生计不得不辍学回家,但那段时间里,我认识了许多字。也就因为那些字的关系,我才能活出今天这副人样,才能在老而将死的年纪,还留在这个岗位上,继续为国家做贡献,为人民服务。所以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件事。以前的我没有办法报答你们家的恩情,现在我有机会了,我当然不会错过。这是其一,是我个人的私心。还有其二,那是许多茉莉县同胞们的私心。当年时局动荡,粮食紧缺,米价水涨船高,你们王家卖米,价格最低。虽然碍于其他米商的关系,没能低很多,但低上那么一点,就已经帮助很多户人家捱了过来。而且你家也是米商中最傻的,卖米居然不掺杂沙石和米糠,这不是缺心眼是什么?当老,他老人家说,同意你们切磋解决。”

“什么,齐悠长老已经知道了?”

陈帅眉头一皱。

莫千鸿也是一愣,同时心里有些慌,他跟吕庆都不算太熟,更不用说齐悠长老了,他原本以为,报个名头吓吓对方就好了,没想到,消息会传得这么快,这才说几句话的工夫啊,齐悠长老就已经知道了,还好他刚才没吹什么牛,否则这谎言一下就要被戳穿。

只是,他终究有所冒充,不知道齐悠长老是怎么个想法,会不会找他算账?

与此同时,沈镰听到米平方的话,收回了威压。

齐悠长老的厉害,他是知道的,也庆幸自己刚才多问了一句,没有莽撞出手。

神王世家虽然强悍,但也要看在什么地方,这里可是虚无阁,要是和主管积分的长老对上,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好,比就比,”陈帅咬牙,“不过,我要先知道你有没有这么多灵石,要是拿不出来,我看你怎么收场!”

说完,他取出一枚空间戒指,递给米平方:“米掌柜,还请你做个公证人,这是我的一百六十万上品灵石,请查验!”

米平方接过空间戒指,魂力一扫,开口道:“确有一百六十万上品灵石。”

众人的目光落在莫千鸿身上。

莫千鸿道:“我没有这么多灵石,不过……”

他从花神令里取出寂空剑:“我有这把灵剑,足够了吧?”

“这是……”

周围突然传来许多用力吸气的声音。

因为神剑碎片被藏在剑身中,所以一把一转都不到的灵剑并不足以让众人吃惊,众人吃惊的,是莫千鸿手里拿着的花神令。

“天哪,六星接引令!”

“什么?真的是六星!”

“好家伙!”

“六星啊,这岂不是意味着,这个人曾经击败过道痕三境初成的对手?太猛了吧!”

“不可思议!”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来着,莫老弟?没听说过啊。”

……

陈帅发现莫千鸿的花神令有六星后,脸一下就黑了,他没想到,莫千鸿竟然能越这么多境界对敌,他在道痕一境巅峰的时候,可只拿到了四星接引令!

等到了切磋区,实力压制到道痕一境巅峰,他肯定不是莫千鸿的对手!

栽了!

陈帅咬牙,他已经把话放出去,现在收回,别说丢不起这脸,齐悠长老估计也不会放过他,毕竟两人切磋这事,是齐悠长老在关注着的,要是弃战,不是扫了齐悠长老的兴吗?

“你叫什么名字?”陈帅问。

“莫千鸿!”

“莫千鸿……”陈帅念了好几遍,神色十分复杂。

莫千鸿道:“我赶时间,不如现在就去切磋区吧,大嘴哥,麻烦带个路。”

“好,跟我来。”

羽毅这次带路带得有些胆战心惊,毕竟,莫千鸿和撕天神王世家杠上了,莫千鸿背后有齐悠长老,可他没什么背景啊,等莫千鸿走了,撕天神王世家找人撒气,不就找上他吗?

“大嘴哥!”莫千鸿看出了羽毅显露出来的不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担心,我不会让他们找你麻烦的。”

“多谢莫老弟……哦,不,莫小哥!”

这件事,围观的人很多,所以莫千鸿和陈帅一战的消息,很快就被传开。

一边是神秘的六星接引令持有者,一边是撕天神王世家嫡系,双方一战,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陈帅买铃仙草是为了送给香海神王世家的嫡系长女——杨思剑,所以陈帅和莫千鸿一战的消息,很快被人传到杨思剑耳朵里。

听了这事,杨思剑非常好奇,倒不是对陈帅,而是对莫千鸿。

杨思剑自小生得美貌,天赋又异禀,十八岁便达到了道痕三境初成之境,有“天香小神女”之称,很多青年才俊倾慕于她。

陈帅也是其中之一,他买铃仙草,也是听说杨思剑近日收服了一头受伤的上古异兽,想要献殷勤。

不过,对这些,杨思剑并不感兴趣,可是,听说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道痕一境巅峰,竟然可以获得六星接引令,而且顶住了一个无暇境的气势威压,还敢跟神王嫡系子弟叫板后,她的兴趣一下就上来了。

她外表看着文静,但其实是一个武痴,接引测试她也挑战过,在三转灵器和仙决的帮助下,最高也只拿到五星,这已经被誉为千载难逢的天才了,可莫千鸿,一个连神王血脉都没有的人,竟然可以获得六星,也就是说,一个道痕一境巅峰,竟然击败了道痕三境初成,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齐悠长老动了什么手脚?”

和杨思剑同样想法的不在少数,这些人也都在前往切磋区观战的路上。

齐悠长老主管的就是积分区,接引测试也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莫千鸿既然说他属于吕庆一脉,而吕庆又属于齐悠长老一脉,那齐悠长老动点手脚,似乎也可以理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挑事儿(第五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称吾为冰帝

雁舞流年

称吾为冰帝

公子相思

称吾为冰帝

慕容狄狄

称吾为冰帝

把酒问流年

称吾为冰帝

咸鱼5号

称吾为冰帝

苏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