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吃干抹净!》。

077 紛亂!江北口岸!

秦崢的故事剛一開始,公孫沐雨就明白了秦崢的“壞心思”,這個故事秦崢曾經也是對自己講過,在自己修習遇到瓶頸,想要放棄時。

依稀記得那個時候付出多少汗水才能夠成功突破,掌握到“水牢”的力量。

“哈哈哈哈!這兩個犯人還真是傻蛋,就差一道墻了,竟然又重新翻99道墻回去了…..哈哈哈哈…..”這哪是什么故事,分明是一個笑話,惹得易藍捧腹大笑起來。

格雷、呂小飛同樣發出爽朗的笑意,而左索只是冷哼一聲,繼續前進。

“額?….”易藍盯著秦崢、公孫沐雨這兩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感覺事情不對頭。

再聯想到自己剛才的牢騷,易藍這才恍然大悟。

感情是說自己的,用那兩個傻蛋犯人來映射現在的自己。

“好你個秦崢棒槌,你才是傻蛋、你才是犯人!”易藍惱羞成怒,露出猙獰的雙手,打向秦崢,以泄心頭之怒。

在秦崢敏捷的身形下,易藍撲了一個空,但仍然不服輸,罵罵咧咧的埋頭向前走去。

“就算前面是一萬道墻,我也能翻過去!”易藍嗔怒道,隨后向秦崢做出一個威脅的表情,氣沖沖向前走去,甚至超過了左索,成為隊伍新的領頭羊。

“所以啊!不要放棄!加油!”秦崢右手上下加油,鼓勵易藍。

跟在秦崢一旁的公孫沐雨看著此時的場景,感覺秦崢似乎有一些陌生,比以前的秦崢多了一份“平易近人”的味道,不再讓人感覺到遙遠的“距離感”。

“難道是因為她?”公孫沐雨眼光迷離盯向在隊伍最前面,大搖大擺向前走的易藍。

臨到黃昏,火鳳凰之翼的隊伍終于抵達“江北口岸”城的東門,與南門相似,門外同樣有一群人在向進入的人群盤問著什么。

看到了“希望”的易藍突然有些惱火,咬牙切齒的說道:“這次就算沖,也要沖進去!”

易藍認為同樣會在南門一樣被那群地痞打劫,這次易藍是鐵了心的要進去了。

錢幣不會給!城同樣要進!就是這么拽橫!

易藍下完“命令”退向眾人后方,左索、格雷大步向前,左索雙手按在橫刀之上、格雷已經握住了騎士劍、秦崢一臉無奈雙拳開始響起噼里啪啦的聲響,無數小火苗在秦崢的雙拳上閃動。

公孫沐雨、易藍相互而視,元素力量開始圍繞著纖纖玉指盤旋,如數條美麗的絲綢般,發出銀鈴般的聲音。

火鳳凰之翼隊伍以一副如臨大敵的姿態,徑直向江北口岸的東門靠近,反而后來加入的呂小飛十分慌張,心臟就像一只小鹿一樣,來回亂撞。

“要不然,咱們去別的地方吧?”呂小飛弱弱的說道,并不想去找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況這里還是對方的地盤。

“不!”易藍擺出一幅“睚眥欲裂”的表情向呂小飛低沉道。

這一聲“不”配合易藍“睚眥欲裂”的表情,著實讓呂小飛嚇了一跳,慌張之下呂小飛迅速抽出箭矢搭在弓箭之上。

弓箭在手,呂小飛突然感覺到一陣心安,就像躁動之中的一絲藉慰,讓慌張的心逐漸平復下來。

“吆喝!新面孔?第一次來江北口岸啊!”為首的青年攔住了左索、格雷的去路。

左索一雙尖銳的鷹眼盯向那青年,橫刀橫空而出時被格雷一把攔住了。

“是的!”格雷示意左索不要輕舉妄動,回答道。

那青年看著左索滿臉陰森的表情,下意識向后退卻幾步,感覺對面的這群人好像是來打架似得,個個一幅“自己欠他幾萬金幣似得表情”。

當自己的兄弟們圍過來時,青年這才心中稍安,況且這里是“大蟲會”的地盤,而自己還是大蟲會的,料他們也不敢鬧事。

青年氣定神閑后,才將慌張的表情轉換成一幅趾高氣昂的表情,再次詢問道:“來干什么?是行商,還是過路?”

“過路!”格雷見到那群人圍了過來,已經準備好撲過去了,所以沒有好氣的回到。

其實火鳳凰之翼小隊就等著那群人“打劫”,然后他們再來一出“懲惡揚善”的好事。

青年上下打量火鳳凰之翼隊伍一翻,這才說道:“進吧!”

什么?

眾人吃驚!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哥幾個都準備好了,刀已經架到脖子上了,你竟然沒有下文了?

“什么意思?不收錢嗎?”易藍咋咋呼呼的擠到前面來。

這句話問得那個青年不知所措,腦子靈活轉動一番后,若有所悟說道:“吆喝,沒看出來,你們幾個還是知道規矩,不過我們大蟲會有規定,這安保費只向客商收取,過路人嘛,自然沒有這個規矩。”為首青年解釋道。

原來如此!不過讓易藍想不明白的是為什么在南門時自稱飛鳥會的人竟然要向自己收取過路費。

“為什么南門的飛鳥會要收取呢?你們這還不是統一的?”易藍是一個壓不住好奇心的人,脫口而出詢問起來。

還真是沒有見到過這個奇葩的人,不收你錢了,你還要問東問西,青年也是無奈,倘若不是會內規矩森嚴,自己同樣也想撈上一筆外匯。

只是會長太過苛刻,要是讓會內知道自己私收路人的過路費,那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看來這些人是從南門繞過來的,青年對

华清风手中的万象笔乃是他哥哥交给他的,也是华清风身上颇为不错的一件宝物,虽然这件宝物不如那赤神戟,但是也算是难得的宝物,乃是那空间篆刻笔,包罗万象,可篆刻空间法阵,在那空间之道的强者手中更是威力极强,顷刻间便可穿梭千里!

此时华清风看了一眼洛崖,轻蔑的说道:“即便你拿出十颗极品灵果也不如我这四阶灵宝万象笔珍贵吧!若是有东西赌,那就拿上来,若是没有就立马从这个赌场里爬出去!”

洛崖看了一眼那万象笔,随后......

苏樱叹了口气,忽然发觉自己以妙极妙极,原来阁下竟是位力士

杨晓丽飘到柴静跟前,居高临下俯视着。看到柴静眼中流露出的希冀的眼神,她笑着说道:“你在期盼着什么?你在期盼我救你对吗?”

柴静的嘴唇也微微弯起,像是在微笑:“丽……”

听到柴静再一次叫着自己的名字,杨晓丽感觉胃部又在翻涌。

那是一种类似于吃到变质食物的感觉。

恶心到无以复加。

于是她冷冷打断了柴静:“不许叫我的名字,因为你不配,即便这个名字包括我的生命都有二分之一来自于你,但你还是不配,听到了吗?”

柴静从没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自己的女儿对着自己讲出这样的话。

她一下子呆住了。原本已经张开的嘴唇颤抖着,缓缓闭合上了,眼神中刚重燃起的代表希望的火焰再次摇摇欲坠起来。

“看得出来,你很意外是吗?你在意外于自己的亲生女儿竟然堂而皇之的坐视你的死亡?”杨晓丽忍不住笑了,“你也有意外的一天吗?我以为只有我会有。”

杨晓丽忽然脚下用力,身体笔直前倾,在快要碰到柴静的时候停了下来,与之面对面,然后她仔细地打量起柴静此刻的面容,一丝一毫的细节都没有放过。

面对杨晓丽近在咫尺的逼视,柴静没来由地感到了心慌,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闭眼做什么?你不应该好好睁大眼睛看清楚,看清我这个不孝女儿的脸,下了地狱之后好去阎王爷那里控诉我的罪责吗?”

柴静的头微微晃动着:“不要……说……了。”

“为什么不要说?”杨晓丽笑得更厉害了,“我才刚刚说个开头而已,你知道这些话憋在我心里多久了吗?”

柴静微微点头。

“不,”杨晓丽摇了摇头,“你不知道!”

而后她又以更坚决地声音重复了一遍:“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么多年我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这宛如置身地狱一般的人生皆是拜你们所赐。我无时不刻不曾想过去死。可惜因为我怕痛,也怕死,所以一直没能成功。好在没有成功,不然我也不会等到今天。”

“睁开眼,看着我。”杨晓丽轻声说着。

柴静没有睁眼。

杨晓丽又叫了一遍:“睁开眼,看着我,妈——妈。你引以为傲的小棉袄想跟你说说心里话。”

自己的女儿在叫自己。柴静只能睁眼。

“现在你终于能听见我叫你,呼唤你了?为什么以前你就听不到呢?”杨晓丽抬手,试图去抚摸柴静的脸。柴静下意识往左边一扭头。

“为什么要躲呢?”杨晓丽笑着,高高抬起自己的右手,而后猛地落下。

柴静避无可避,只得闭上眼睛。然而预料中的耳光并没有落在自己的脸上。

“没有必要的,你看,我现在根本碰不到你。”

柴静睁开眼,发现杨晓丽将手插进了自己的胸膛。但诡异的是,她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也没有任何伤口。

“很疑惑吗?”杨晓丽笑着指了指旁边,而后摸着自己的脸,“你的宝贝女儿在那里,睡的很安静。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不过是一只无家可归,即将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孤魂野鬼罢了。”

柴静努力地抬起了一点头,果然在杨晓丽手指的方向,找到了另一个杨晓丽。那个杨晓丽安静地趴在床边,一只手还搭在自己盖着的被子上,脸被乌黑浓密的长发盖住,看不见是死是活。

柴静想要说些什么,可喉头似乎肿胀堵塞了一般,怎么也不能说出句完整的话。

旁边的范无救看到后,甩手将一点阴气打入她的体内:“还是让你死得明白些。”

就像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一般,柴静忽然觉得自己有了说话的力气:“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杨晓丽只用了两个字,又再次将她打入了绝望边缘。

“报应。”

杨晓丽舒了口气,“如果一定要用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方式来向你解释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现在你看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报应。”

“你知道的吧?”杨晓丽忽然又凑近了一些,她的鼻子几乎都要顶到柴静的鼻子了,“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杨念桐就是个人渣的事实?”

柴静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大概是你上初中的时候,有个女孩找到了家里。当时他不在家,只有我在,而后她就跟我说了一些很孩子气的话。看得出来,她竭力想要展现自己成熟而有魅力的一面。她以为自己说的很隐蔽,可是我怎么可能听不出她在嘲笑我的衰老与丑陋?其实但凡是个女人,恐怕都不可能听不出来。”

杨晓丽忽然觉得眼前的女人不仅可恨,还有些可怜,不由自主地缓和了语气:“那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在知道自己是个猥亵未成年的变态之后?”

虽然精神状态好了一点,但说这么多话还是让柴静感觉到了有些疲惫。她歇了片刻,才接着说道:“事实上,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他的这些破事。我当时只是以为那个女生喜欢他罢了。这在学校里应该挺常见的吧。青涩懵懂的年纪,遇到一个年轻俊秀,又富有才华的老师,应该有很多女孩子都会动心吧。就包括我自己也一样,喜欢的他的长相和才华

  牛家村。

  破村重建的第三天。

  今天是一个好日子,用这些梦境之人的说法就是,今天是莫雨节。

  感谢苍天下雨的意思。

  陈默虽然不懂这个节气有什么用,但还是对送东西来的牛老大千恩万谢。

  毕竟,这是白送……

  和牛老大寒暄几句,然后抱着余若水刻画好的木牌上街。

  街道口以及狭窄,既是方便管理,又是尽可能的减少居住面积。

  面积太大,容易遭到源兽攻击。

  和魏深墨商量几句,用余若水的舞蹈骗了一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吃干抹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幻域之蝶影弄权

拉棉花糖的兔子

幻域之蝶影弄权

三竹

幻域之蝶影弄权

想到的都被占了

幻域之蝶影弄权

青丘千夜

幻域之蝶影弄权

七星少将

幻域之蝶影弄权

千年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