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分家的山》。

光線昏暗的海底,不知何時,海域戰場上多了一個黑影。

黑影雖小,但也比殿衛高出一頭,如鬼魅般悄無聲息地出現大海深處,無論是軍艦還是潛艇的聲吶竟都沒有發現。

接近金字塔,光線足了一些,黑影真正的身份顯露出來——黑袍人!

黑袍人負手而立,雙腳不動,卻有水流推動著他的身子前行。

注視著金字塔西北部的七色彩光,黑袍人的目的地不言而喻。

黑袍人進入七艘潛艇形成的包圍圈,潛艇仿佛成了睜眼瞎,對黑袍人視而不見。黑袍人就這么堂而皇之地向被荊棘鋼網封在金字塔內的生靈蟲洞靠近。

迎面碰到黑袍人的殿衛紛紛讓路,微微躬身,左手持劍背于身后,右手平行胸前,等黑袍人過去后才再次揮起青銅長劍往包圍圈外沖去。

生靈蟲洞在這幽暗的深海中釋放著璀璨的七色彩光,黑袍人來到鋼網最大的豁口前,鋼網后殿衛早已恭敬地站在兩旁。扭頭看了眼潛艇,黑袍人走進金字塔內部。

站在半徑達五十米的巨大旋渦面前,黑袍人顯得十分渺小。

黑袍人望著五十個已經從蟲洞中邁出一腳的殿衛,沙啞的聲音自袍帽中傳出:“回!”

黑袍人聲音不大,卻具備無盡的威嚴。五十個殿衛沒有絲毫猶豫,齊齊收回邁出的一腳。

一時間,蟲洞再無殿衛穿梭。

兩只普通的手從黑袍中伸出,隨后是兩只同樣普通的手臂,伴隨黑袍人睜開那雙深藍色的眼睛,一根根晶瑩的藍色血管自手背凸起,向手臂蔓延。

一匝眼,藍色血管布滿手和手臂,藍色光暈亮起,四周的海水沸騰起來,大量的藍色光點自黑袍人周身浮現。隨著黑袍人雙手擺了兩下,藍色光點向漆黑旋渦飄去。

原本平衡的七色彩光在藍色光點加入后開始失衡,藍光強盛,占據了彩光的大部分。

“開!”隨著黑袍人雙臂緩緩張開,在耀眼的藍光中,旋渦如同腸胃般慢慢蠕動,下一秒竟再次擴大起來!

海岸戰場,大片青光在第一道和第二道防御肆虐。青光不是來自皓月隊員手中的光劍,以保護星標車和丸車為主的皓月小隊始終都在第三道防御。

青光的來源是身為風之主的莫凱澤,嚴格說是【道劍·塵冕】。

莫凱澤孤身一人闖進了到處都是殿衛的第二道防御,隨后又直接殺到了第一道防御。

此時莫凱澤正單手撐地,雙腿踹飛一個殿衛,另一只手緊握墨青色劍把,揮動【道劍·塵冕】,劈出一道道細長的青色劍光。

風嘯聲中,一個個殿衛來不及抵擋就被劈飛出去,甚者直接被劍光沒入體內化為黑色霧氣。

第三道防御,第二大隊接替了第一大隊的防守,不過作為最強小隊的第一小隊并沒有下去休息,依舊在戰場上與殿衛拼殺。

雖然機械的存在極大減少了人員的傷亡,但戰場的殘酷依然在此時展現得淋漓盡致。

瘡痍滿目的大地上,時時會有銀白色身影倒在血泊中,干凈的作戰服被混著泥土的鮮血染成紅黑色。

隊友的慘死令一名名皓月隊員紅了眼,血腥味下產生無邊的怒火,發了瘋似的與殿衛展開殊死搏斗。

防御后方,位置靠近星標車和丸車的一塊空地,以辰雙眼緊閉,盤膝而坐,【道劍·夜束】平放在雙腿上。

葉蓮娜站在離以辰三米遠的地方警惕四周,以防殿衛突然出現,雖然這里處于防御后方,殿衛沖過來的可能性并不大。

是的,她暫時充當起了保鏢。

就在剛剛,以辰忽然對她喊了一句“保護我,我有大招”,對這戲劇性的喊話她壓根就沒有在意,甚至連搭理那家伙的心情都懶得有。

但不想微米耳機中傳來路璇要自己配合以辰的命令,無奈的她只能脫離戰斗跟著以辰來到防御后方。

若有若無的黑色劍息自身上亮著,以辰感知著海岸戰場上的黑暗元素,并借助【道劍·夜束】與之產生更強的聯系。

在他的感知中,整個戰場上的黑暗元素十分稀薄,這與白天有很大關系。如此稀少的黑暗元素影響不了整個戰場,但影響局部戰場卻是綽綽有余。

不多時,葉蓮娜就見到【道劍·夜束】從以辰雙腿上緩慢升起,在離地兩米的空中懸停。

下一刻,【道劍·夜束】散發出無形的波動,若蕩起的漣漪擴向四周,緊接著空中出現大量黑色光點,光點灑落,覆蓋第三道防御。

若死神到來,一片片大小不一的不規則黑暗降臨,將一處處空間劃入黑暗元素的領地,與之一同被劃入的還有一個個反抗不得的殿衛。

突如其來的一幕不僅嚇住了殿衛,也驚住了皓月隊員,令拼殺的雙方一時都愣在原地。

片刻工夫,第三道防御上就有一半的殿衛被困在了黑暗中,不過這也是以辰所能做的極限了。

雙眼睜開,以辰站起來,握住烏黑色劍把。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葉蓮娜,掃視第三道防御,她沉聲喝:“殺!”

葉蓮娜話音落下,皓月隊員紛紛反應過來,揮起青色光劍與未被黑暗困住的殿衛展開拼殺,局面瞬間從兩名皓月隊員對付一個殿衛變成四名隊員對付一個殿衛。

見葉蓮娜朝自己看來,以辰拍拍胸,豎起大拇指,仿佛在說相信我,沒錯的。

眼前的情景與他想象中的相差無幾,說起來這也是他見莫凱澤大顯神威后靈機一動想到的,用他的話來說就是風頭總不能全讓那家伙搶去。

可惜現在是白天,若是晚上他有信心影響整個戰場。

“現在不需要我了吧。”深深地看了以辰一眼,不等他說話,葉蓮娜重回戰場,手中的廓爾喀.彎刀找上一個殿衛。

“是不需要了。”以辰摸摸鼻子,小聲說。

他不時揮舞【道劍·夜束】,每當一個殿衛被皓月隊員解決后,就近的黑暗就會褪去一部分,放出一個殿衛。

壓力輕松了很多,人員傷亡也大為減少,局面正往好的發展。

然而,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多久就被破壞,一道道細長的白色光束從黑暗中穿出,白芒在黑暗的襯托下甚是顯眼。

青銅長劍釋放出白光,指引著擺脫黑暗的正確方向,被困在黑暗中的殿衛陸續走了出來。

以辰瞪大了眼睛,嘴巴張著卻說不出話來,這也行?

那白光是什么東西?賴皮還是外掛?不是對的也是錯的嗎?撥亂反正?一連串問題同時擠進以辰的思維,令他大腦短暫宕機。

沒有時間細想,因為他看到與皓月隊員拼殺的殿衛脫離戰斗,和擺脫了黑暗的殿衛一同退回第二道防御。

急促的警報聲再次響起,在葉蓮娜的命令下,皓月隊員也撤了回來。

以辰問走來的葉蓮娜:“怎么撤回來了?不應該趁勝追擊嗎?”

“殿衛沒打算逃,有特殊情況。”葉蓮娜神情淡漠。

“什么特殊情況?”

“不清楚,副總指揮一會兒就到。”

接到葉蓮娜命令的莫凱澤也撤了回來,見葉蓮娜閉目養神,看向以辰,似是在問什么情況。

以辰攤了攤手,示意自己也不清楚。

雙方隔著三百米的距離嚴陣以待,梁式震頻錘、移動戰堡和沖擊獵車全被毀壞,第一道和第二道防御徹底成為了殿衛的地盤。

不過經這么一戰,殿衛所剩已不到一千個,在兩道防御上顯得零零散散。

海岸戰場的戰爭就這么莫名其妙停止了,雖然不明情況,但所有人都知道,這只是暫時性的,戰爭遠沒有結束。

戰爭突然停止的還有海域戰場,原因也正出在這里。

皓月號,艦橋指揮室,綺娜俏臉盡是凝重之色,目光一動不動地停留在拼接屏上。

就在剛剛,她得知了一個不好的消息,生靈蟲洞擴大了!

畫面中巨大的漆黑旋渦正瘋狂擴大,原來的七色彩光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醒目藍光,金字塔西北部全面崩塌,連帶著西部和北部也開始崩塌,整座金字塔都在震動。

“蟲洞半徑達到一百米!擴大速度沒有減緩!”一名皓月隊員報告。

“繼續監測。”綺

现世,蚂蚁王国的山洞里面。

  球儿跟棍儿还在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空气,一瞬之间,叶枫又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速度之快,就跟从未消失过一般。

  啥情况?

  棍儿妹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刚才发生了什么?

  她扭头看向了旁边的黑球儿,大眼睛里全是问号:“叶哥哥身上发生了什么?”

  黑球儿同情的看了看棍儿,眨了眨眼:“你猜?”

  棍儿:“……”

  猜你妹啊!!

  “叶哥哥!”她扇起了翅膀飞向叶枫:“你到底......

“人老多言。”老盖仙感慨他说之色,忽然又道“我的妻子多病

陆隐手中捧着星能球,在想着多久将其分解,令化一天功入门。

  虚季到来,“我想感受你的速度”。

  陆隐看向他,“报仇?”。

  “没必要”,虚季平淡。

  陆隐收回目光,“不用了”。

  虚季皱眉,“麻烦,给生气,笑吟吟地走了回来,坐在徐浪的旁边。

  徐浪虽然听不清两人说了什么,但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人的动作神态,而且可以猜到,刀叔肯定是没有答应的。

  但他没想到,张孝杰为了拜师,竟然这么狗腿。

  “杰少,你是想学做面,还是想学抓鬼?”徐浪问......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分家的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黑白的瞳孔

萧瑾瑜

黑白的瞳孔

野山黑猪

黑白的瞳孔

SevenHe

黑白的瞳孔

迟昼夜明

黑白的瞳孔

梦溪石

黑白的瞳孔

安喜县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