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谈不拢了!》。

熊倜击伤小山神的事,第二天就,在人们囊空如洗时所发生的那

柳長歌三人帶著禮品來到了泰和鏢局門外,只見大門緊閉,門階前十分干凈,兩盞紅燈籠里發出微弱的光,周民上去敲門,只聽一人大喝:“來的正好。”

周民微微一愣,說道:“是誰在說話,把門開開!”

但卻沒有人回答,門也沒有開,這時候,只聽院落之中,發出了打斗聲。

三人面面相覷,不約而同,想到了可能是仇家來尋仇了,于是翻墻進去,只見院落中,正有兩個人過招,一些人將他們包圍在其中,雷宇第一眼就認出了,場中一個中年男人真是泰和鏢局的大鏢頭陳炳國,而與他過招的不是別人,正是洞虛派的弟子馬爾泰。

柳長歌一見馬爾泰,便猜出他是來找陳鏢頭比武,當即喝道:“手下敗將,還敢來顯擺武功?”

面對突如其來的人,泰和鏢局的人好生詫異,很快,鏢客孔二愣子認出了雷宇,說道:“老雷,你怎么來了?”

場上,馬爾泰和陳炳國正在交手,馬爾泰依舊用他的狼牙棒,陳炳國則用了一把樸刀,兩人激斗正酣,不分勝負。

忽然聽見柳長歌的聲音,馬爾泰心頭一凜,狼牙棒一招“泰山壓頂”直奔陳炳國而去 ,陳炳國架刀上迎,只聽當的一聲,狼牙棒紋絲不動,陳炳國的手腕差點斷掉,手中的樸刀被壓下來,陳炳國抽身而退,暗暗思量:“好大的力氣。”

馬爾泰將陳炳國逼退,對柳長歌微微一愣,說道:“朋友,你們來了?”

周民怒道:“好啊,洞虛派的狗賊,上次在百翠山饒了你的性命,不想今日有在這里碰見了,這就叫冤家路窄,我看你怎么走。”說罷,周民甩開膀子向馬爾泰沖過去,是要用空手奪白刃的功夫對付馬爾泰手中的狼牙棒。

但馬爾泰并不想與周民交手,面色一沉,用出一招“定八荒”,狼牙棒橫掃過來,周民哼了一聲,往后倒退幾步。

柳長歌道:‘周大哥,先別著急動手。’

周民道:“柳兄弟,你還有什么話好說?”

柳長歌道:“周大哥,這位朋友雖然是洞虛派的弟子,但與其他人不同,他不過是好斗,喜歡與人比試罷了,人本質并不壞!”

馬爾泰哼了一聲,向周民說道:“你空著一雙手不是我的對手,快快換兵器來!”

周民道:“我就憑一雙手,就能贏你,何必需要兵器!”說罷,擺出“蒼鷹捕兔”的招式,向馬爾泰沖過去。

柳長歌道:“且慢。”

周民不理會,欺身而進,雙手去拿馬爾泰手中的狼牙棒,馬爾泰哪能周民得逞,狼牙棒往懷里一收,說道:“我不跟你打!”

周民咄咄逼人道:“那可由不得你了,今日你是打也要打,不打也要打,你不是喜歡與人比試嗎,那就來嘗嘗本大爺的實力。”言訖,左手“探海取物”右手“水中撈月”做兩式分擊馬爾泰!

馬爾泰連連退步,狼牙棒橫掃千軍式,周民早有準備,側身避開,叫道:“好,算你有點本事,再吃我這一招。”周民逼得太緊,馬爾泰若不反抗,定要傷在周民的手中,于是展開狼牙棒,呼呼呼,連出幾招重手,周民奮力躲閃,感覺到此人的武功不弱,絕不在自己之下,但對方用狼牙棒,舞動起來,呼呼生風,看似重量不輕,周民只靠一雙手掌,自然不是他對手了,三招過去,周民叫道:“換武器再來,這樣我可不劃算。”

正在這時,陳炳國道:“朋友借刀。”將手里的樸刀扔給周民,周民結果樸刀,一招“斜劈華山”,刀鋒可在狼牙棒上,當的一聲,接著是耳邊的嗡嗡聲,周民的虎口險些震裂了,他暗道:“這家伙,這么大的力氣?”

周民不擅長用刀,第一次就吃了大虧,立即虛砍一刀,轉身后撤。

馬爾泰沒有心思與周民交手,于是也不追趕,停在了原地。

柳長歌道:“周大哥,你不要胡鬧了,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我按這位朋友,性格豪放,值得一交,你們過了幾招,他的本事,你也總算是了解了吧,相信看出對方是在手下留情了,何必要咄咄逼人呢。”

周民道:“這家伙的膂力好大,我是真有點不是他的對手,柳兄弟,這就要看你了。”

柳長歌搖搖頭道:“我們早就比試過了,那時候還不知道他是洞虛派的人,可以說,那個時候,洞虛派還沒有跟我們為敵。”

周民哦了一

吴天再次进入警局,不过经历上次吴天的事情之后,那个不讲道理的陶小夏已经不在警局之内,而吴天则是直接被扔到了一间牢房内,没收了所有的通讯工具。

吴天没有多少慌张,这种情况即使再去争论也没有什么用处,这件事儿摆明就是有人在针对自己。

不过,这是一间双人牢房,在牢房的另一边,有个看着白净,还十分帅气的男子也被关押在这里。

那男人只是看了吴天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始终保持沉默,吴天的眼睛却微微一凝,这人让他感觉好亲切。

“兄弟,你是犯了什么事儿进来的?现在这儿也没外人,来聊聊?”

吴天主动询问了一声,同时看向四周,想着要不要考虑逃出去。

“杀人!”

“巧了,我也是?不过我怎么杀的人,都不知道,兄弟该不会也是被冤枉进来的吧!”

“那人是我杀的!”

这男人惜字如金,不过倒是单纯,对于吴天的问题都是很认真的回答,并没有说谎或者掩饰。

吴天也大概明白,这男人叫刘旭,说来也巧,是育英高中新来的体育老师,本来一切还挺好的,但是自从在地铁上见义勇为一次之后,他就来到了这里。

当时地铁上,一名女孩被传销组织追堵,整好和他在同一个地铁车厢,在向周围其他人求助,但在传销组织恶狠狠的目光下,最终无果,女孩最终试探的向刘旭求助。

本来已经绝望的女孩,刘旭的行动给了她新的希望,刘旭三下五除二就将两名传销人员给打翻在地,虽然手段极为极端,先是打断了两人的胳膊,还生生折断了两人的小腿。

为免除后患,刘旭尝试寻找同一车厢内传销组织的同伙,在折断了来两人两根手指之后,确定没有同伙,传销窝点也被逼了出来,还特意将两名传销人员交给了地铁工作人员。

本来是已经没事儿了,但这一则消息被记者当即报道出去,刘旭的信息泄露,在被堵截的过程中,传销头子被刘旭反杀。

本来定义的就是简单的防卫过当,但是刘旭动的是别人口中的大蛋糕,牵扯到了不该触碰的利益禁区,刘旭被强行定义为故意杀人。

虽然刘旭承认了,但是吴天明白,这大兄弟也是被算计的,手机都被收走,他们也必然不会放任吴天联系外界,无法联系到神算子,吴天就只能靠自己了。

“看起来,如果这次不跑的话,呵呵,那就死定了!”

转头看向那躺在床上的刘旭,若是他要逃的话,这大兄弟看的出也是个见义勇为的好人,不能留他自己在这儿。

“兄弟,如果我们出不去的话,估计就要不明不白交待在这儿了!…有没有想过逃?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逃了又怎样?一直逃下去吗?…死了一了百了算了!”

刘旭悲观如此,竟然还没打算逃,就准备在这儿等死。

“…难道你真的就愿意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我认识有个人,或许能帮到我们翻案!”

“你?”

“当然,实话告诉你,我可不是第一次进来了!”

突然间,吴天感觉到欲哭无泪,这种不光彩的事情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这么自豪的说出来。

不过也好,听到吴天如此说法,刘旭起码同意了。

大汉道:“他己杀过不少人T”碗喝下去,她居然还是面不改色

“端木青龙?这个名字好熟悉,我怎么记不起来?”大牛闭上了眼睛,努力的回想眼前这个男人是谁。半晌,他终于回了一句:“你认识我?”

端木青龙大骇,“林真人?你这是出什么问题了?”

刘文武哪见过这般厉害的人,说有一艘小型游艇,咱們可以在上面談事。”

“游艇?”二皇子一愣。

丁染提到的游艇正是貝利號,當眾人來到港口時丁染已命人把貝利號從尼克號上放了下來。

“這艘游艇…”幾位皇子和公子見到貝利號后臉上都露出羨慕的神色,貝利......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谈不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辰九子

柠檬酸土豆

星辰九子

琉璃仙草

星辰九子

我是张小帅

星辰九子

孤十壹

星辰九子

盐水煮蛋

星辰九子

如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