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元婴拜师(第九更)》。

灰眉僧人道:掌门师兄虽已久避青道:连昨日送礼的五拨人,个

正在下山的李樂遠遠望了眼高長江和骨將軍的戰場一眼:“剛打完就內部矛盾開始了么?”

呵呵,也對,接下來就是搶戰利品的時候了。

李樂見過太多,完全不感覺新鮮。所以聯軍不靠譜就是不靠譜在這里。打仗的時候全部束手束腳,一到打完直接翻臉。這次也就是帶頭的三個勢力沒耍滑頭,不然還是失敗的概率更大。

夜色中,人類的爭端悄然爆發。

救世軍小隊和特戰連撤回,雙方都已經半殘。看著荒野上到處都是的尸體與彈殼,武子奇說話了:“長虹鎮這邊地形不錯,而且現在應該算是無主之地吧。”

一臉沉痛的戴新芒點頭:“確實如此。你有想法?”

“我們第二臨海車隊不要太多戰利品,只要這片地盤,以及你們在建設初期的一些援助。并且,車隊可以加入救世軍的勢力。”武子奇一副思考了很久的樣子。。

“嗯,我會幫你在會議上爭取到相應條款。”戴新芒點頭表示同意。

武子奇伸出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兩人握手,達成一致。

并非所有人都如傅騰輝,王升徐小星那般喜歡向上爬。管理一整個大勢力也很累的。

如高長江這樣,一直有人給他打理政務的還算輕松。但手下說不定哪天就想著把你給掀翻了。

比如現在,高長江一死傅騰輝上位估計連政治動蕩都沒多少。

“那邊打完了?”傅騰輝在金字塔二層最高的房間中抽煙。

一個手下點頭,表示消息準確。

“唉,高長江的能力沒有問題,可性格上問題就太大了。”傅騰輝忽然發出一聲嘆息:“可以當主人,誰又愿意當狗呢?”

被稱為高長江忠犬的范南在高溫的輔助下殺向敵人。

裸腦異人張開力場,停滯子彈,壓制住范南的移動速度。隨后,骨將軍一刀揮來,將范南砍飛出去。

空中一道血線掠過,形狀有些優美。

高長江殺破異人和藤條的圍攻,帶著高溫的拳頭砸向骨將軍。

被他帶來在戰場上發泄的幾個女仆在戰斗的余波中死去。然而憤怒地高長江已經沒辦法去管那些了,應對異人和巨樹已經讓自己難以為繼,更何況出手救那些沒有戰斗力的工具。

他只是人,不是神。

當然,哪怕是神,今天骨將軍也要殺給大家看。

高溫融化著他的身體。

但骨將軍卻絲毫不懼,一步一步,緩慢而堅定地向高長江靠近。

賭得就是對方無法長時間維持這種狀態。

骨甲在軟化,巨樹的藤蔓開始燃燒再也,不能為他修復身體。而高長江卻依然保持著高溫。

他的拳頭砸在骨將軍臉上,骨甲融化,皮膚燒傷。

骨將軍的骨刃刺在他身上,頓時折斷。

沒關系,還有一把。

白本悔舉起左手,曾經為高長江出生入死,最后卻被他無情拋棄追殺的怒火,以及無數次交戰中死去的同胞都在催促著他動手。

一定要殺了高長江!

佝僂異人伸長手臂想要幫忙,卻被燙得無法靠近,幾根探頭的藤蔓迅速干癟著火,化為灰燼。

高長江仿佛降臨人間的太陽,無人可近。

“溫度在降低!”女巫喊道。

是的,溫度在降低。顯然,如太陽一般的高長江不可能真的像太陽一樣擁有燃燒下去。

<下,林小公子可否明日?”

“这就奇怪了,你们这并非实物买买,既无明码标价,也无先后循序。倘若我说从今往后都要听风姑娘的曲,那是不是只要我付的起钱,她就只能为我一人弹曲了?”

林痕的话将王妈妈说的垭口无言,林痕也不示弱,乘胜追击:“王姑娘是否也觉得理亏?若是这般自然价高者的,怎么还让我改日来?”

王妈妈面露苦色:“林小公子,并非我不愿意,只是这下定之人乃是七皇子,我不好得罪。”

林痕也不为难王妈妈,他原本就是冲着七皇子来的:“七皇子又如何,当日公堂上我敢冲撞府尹,他一个皇子,我还怕不到哪里去,你且告诉他,要么收起银子走人,要么拿出更多的钱来,不要拿着自己皇子的名头在这压人,我不吃这一套。没用的东西”说着看了看厅中听曲的人,顺便将手中的银票交给了王妈妈。

林痕自然认得在中间喝酒的一人,就是那日在这盯着太子的人,现在林痕已经确定他是七皇子的人,就等着他向七皇子报信呢。果不其然,他听到林痕这番话虽然有些气愤,却没有发作,只是付了钱向外走去,林痕也并没有追上去,他还有别的事要做。

七皇子得到消息,气的将杯子摔坏了,这件小事不用像陈老禀告,也用不着向他禀告,自己带着几个护卫,连忙赶往了听雨轩。

王妈妈见七皇子又赶了过来,顿时觉得不妙:“七皇子,你怎么过来了?”

“本王若是不过来,怕是小夭姑娘都要被人抢走了。”

王妈妈连忙叫苦,这件事怎么这么快就被七皇子知道了,只好上前连忙赔不是:“哪有的事,只是有些人疯言疯语罢了,殿下不要放在心上。”

七皇子也不弯弯绕绕,直接说明来意:“我就直说了,那小子说的没错,小夭姑娘不是货物,比的自然不只是谁有心,自然还有钱财,这里是五百两,我想应该没有人比这个价钱还要多了吧!”说着七皇子拿出五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在了王妈妈的柜桌上。

王妈妈也被这五百两惊到了,喜笑颜开地将银票收了起来:“瞧您说的,只是自然。我上去和小夭姑娘说声,免得让她多加准备。”七皇子二次来此并且能够拿出五百两,足以说明此事的分量,这中间不能再有丝毫的差错,无论是她还是风落夭。

王妈妈上楼时,林痕就已经俯在窗口,等着她再下去。

王妈妈敲了敲门,问了几句发现里面没有任何反应,觉得有些不对劲就连忙推开门,只发现风落夭躺在床上,旁边还放着一些看似染了血的布,王妈妈是过来人,怎么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连忙上前安抚:“小夭,你怎么这次来的这般快?没事吧?”

风落夭摇了摇头:“没事,这次来的没有征兆,只是接下来的几日恐怕不能抚琴了。”

这种情况不能抚琴也是正常,王妈妈自然不会说什么:“这个没事,七皇子那边我会替你婉拒,想必他也能理解。”说着就连忙起身下楼去。

林痕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才从窗户进来,看着风落夭一脸惨白的模样,有些得意:“怎么样,这招厉害吧!只是这几块布,你是从哪里寻来的?我伪造的都没你这般真。”

风落夭白了他一眼:“我这是真的来了。”她实在不想和林痕再多说话,这张嘴简直是神了。

林痕眼皮直跳,这次还真是歪打正着,难怪风落夭的脸色有些惨白。他自己只得摸了摸鼻子,悻悻然当做无事发生。

小仙女厉声道"大姑娘也不是你叫不慢,剑光一闪,已刺向高立咽喉

方才經過的剛剛那一拳的對戰之后,原本秦輝以為自己的一拳會造成更大的傷害,但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修煉的是象甲宗的功法,象甲宗的功法體會先前也只不過是簡單的聽說過,那就是他們的功法以修煉肉身為主。

而他們的肉身越強大大的勝利。

趙盤成了火星基地里最受歡迎的人,無論他走到哪里,總有人爭著過來握手合影,那些生理年齡已經八九十歲的人,表現得像個迷弟迷妹。

還有一些女士,主動湊過來拉他一起跳舞,那熱切的目......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元婴拜师(第九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物录

官敏儿

异物录

庙街四斗米

异物录

飘渺的冰蓝

异物录

小妖墨

异物录

弃笔书生

异物录

七十二翼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