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长长就好》。

  “什么?死了?那我这趟货岂不是又泡汤了?”楚怀沙脸都快绿了。

  这时别墅内也抬出来了两个担架,担架上的白布已经被鲜血染红。

  虽然隔着布,但是楚怀沙依旧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的死状应该都挺惨的。

  这时,陆红星也从别墅内走了出来。

  “你怎么又过来了?”

  楚怀沙也是哭笑不得,自己也不想过来,但是麻烦总是咬着自己不放,自己又能怎么办?

  此时诗召南也下了车,在三人的互相证明之下,楚怀沙的嫌疑自然也被洗脱了。

  “我说,你们三个回去吧,这里的事情,和你们没什么关系,当然也别乱说话干扰我们办案。”

  如蒙大赦的楚怀沙连忙答应,然而旁边的诗召南和齐乐山则一副十分好奇的样子,想要打听些什么。

  陆红星也懒得和他们解释,留下几个人继续勘察现场之后,他便坐上一辆警车扬长而去。

  看着远去的警车,楚怀沙喃喃道:“我去,老陆这是升官了啊!”

  这时解连环也从别墅内走了出来,这家伙的脸色相当苍白。

  解连环看到楚怀沙连忙上前道:“哎兄弟,帮帮忙。”

  楚怀沙警惕的问道:“怎么了?”

  “带我回去买点吃的回来。”

  这要求不过分,毕竟星沙到处都是夜市,买点吃的东西很快也就回来了。

  “走,上车吧!”

   ……

  车上,解连环蹲在后车厢里,十分憋屈。

  “靠,早知道这样我就自己开车了。”

  楚怀沙笑道:“我是干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让我带你买东西,你就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

  解连环也不争辩,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便放进了嘴里。

  “呼!太恶心了,我自己开车怕半道上吐出来,到时候还得洗车,太麻烦了。”

  “咋回事啊?”楚怀沙试探性的问道。

  没了陆红星的压制,解连环也不避讳了,他猛抽了一口烟说道。

  “老太太让那个女的割了喉咙管,脑袋都差点掉下来,随后,那女的也自杀了,或者说意外坠亡,从三楼的楼梯口直接头朝下摔了下来,脑浆子都摔出来了。”

  “目前我们还没找到其他能够指出第三人的证据来,所以陆所现在去鉴定所盯着那帮人加班加点的出坚定结果呢。”

  “那那根琴弦上的血迹到底是谁的?”齐乐山问道。

  “血迹确实是李太太儿子的,凶器也基本断定就是那根琴弦,我们刚想往下追查,紧接着两个关键性线索就这样断了,真是要命。”

  诗召南一脸沉思的想了一会说道:“一般来说,杀人无非就是三种,一种是仇杀,一种是情杀,还有一种是劫财。”

  “这家人住着这么大的别墅,我想应该是很有钱的,会不会是为了钱杀人?”

  解连环摇头道:“不太可能,李家的这个别墅,是李家已经死去的那个老爹挣下来的,他儿子,也就

在盘山路上,拖拉机坐起来居然比大巴车舒服。

就是冷。

江远坐在拖拉机车斗里,旁边的苗婉儿冷得瑟瑟发抖,下意识地往江远身边靠了靠。

吉泽沙依则独自坐在一边,一直在发呆。

几个大汉抽着烟,说着一些荤段子,时不时还警告似的瞪江远三人一眼。

江远看了看吉泽沙依,满脸疑惑地问道:

“你知道是谁让他们来抓你的吗?”

吉泽沙依摇摇头,目光里同样满是不解。

“我一直在外地工作,这次回来是要给我阿爸过五十大寿的。”

“那会不会是你爸......

”“你?”藏花又问:“遇见这一剑,束发的玉冠,却已被

“當時你為了修筑這個飛船還不是為了你自己,如果沒有這一次非常的話,恐怕現在你也需要去耗費巨大的正面力量不斷的趕路,所以說說到底你還是幫助了你自己。”

聽到秦輝說出這一番話之后,只見到現在的窮奇卻是整個人愣了一下,而后表現出非說道。

“那為什么不在東海舉行,把他們邀請過來參加會議不好嗎?”徐浪察覺到了這背后的一丟丟不正常,隨后,臉色微變,“系統打算研究別的鬼市?”

“是有這個目的,但我只是個探路的。”黃欣欣笑了笑,“目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长长就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魔啸九州

古呆子

魔啸九州

凰小悦

魔啸九州

意之幻

魔啸九州

小豆芽的爸爸

魔啸九州

阿梅儿

魔啸九州

宇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