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笔仙回归》。

丁秋云点点头:

“也不全是,我改了些。”

常空拔剑出来,“我们对练一下?”

丁秋云笑了下:

“不比了吧,我又打不过你。”

常空听她声音温柔,禁不住一阵心动。心里却又想,我不能这样,这不合适,就道:

“又不是打架。”

“好吧。”丁秋云持剑站好,一剑向常空刺来,常空伸剑一格,剑下沉向她肚上刺去,丁秋云也打开,也刺了一剑,常空有意喂招,配合她,打了两下,丁秋云生气地道:

“你不要喂招,照常的打,这样练什么!”

常空剑一变,又刺又砍,丁秋云左右遮挡,两人过了十几招,常空收剑,惊讶地道:

“你的剑法大有长进,其他的武功也有长进。”

丁秋云喘了口气,“是吧,和这段这时间与比丘会的实战有关,长进了一些,和你也胶关。”

“和我也有关。”

“是呀,”丁秋云笑道:

“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也学了不少。”

“那你该叫我师父了?”

“我也自学的。”

常空嘿嘿一笑,真想一把搂着她,强忍住了。

“确实长进非常大,让人吃惊。当然是指你的打斗技巧,但内力长进不太大。”

“知道。内力不是一朝一夕的,我也时时在练吐纳。”

“是你家的混元功?”

“不是,爹说练混元功我的功力还不够,要等练好现在的基础内功玄月功,然后才能练混元功。”

“什么功力不够?一样练,你爹也是有些死板。”

“你又来了!”

“其实没有什么基础不基础的,我就是乱练的,得到什么心法,就练什么,想先练哪个就练哪个,哪个有意思就练哪个。”

“那应该循序渐近吧?基础的没打好,就练高深的,不是基础不牢吗?”

常空哈哈一笑:

“基础其实差不多就行了,因为基础不一定对,基础很重要,但知道的差不多就行了,练到后面,你可以回头再找基础的东西,打得太牢反而会影响后面的修练,基础重要的是理解,不是‘打’,在理解的基础上掌握基础。”

又道:

“因此,你需要从一开始就要多看到一些全局,比如你练玄月功,也要了解混元功,其他内功等,不可局限在一个范围内,要由心而发,由心指导你去寻找什么样的武学见解,不管它是低级的,还是高明的,你要自己思考,要有自己的理解,自己把这些知识统一到一起。”

丁秋云皱眉道:

“你为什么总是说的和别人的相反?他们都说要循序渐近,初学者应先练好某个小的范围,比如玄月功,甚至是玄月功的一个运气路子,练好一处,等到功力成了之后才能练更高深的,你却说没有什么先后,想练什么就练什么?”

“我不是说就不分先后,而是用你的心寻找先后,凭感觉。”

“凭感觉?这有点胡闹?”

常空不想说了,“随你吧。”转身向客栈走去,

丁秋云两步跟上,“那就是说我现在可以看混元功?”

“可以,可以尝试,但要多思索,不能没理解就瞎练,但可以试着练。”

“就是说先可以多看些多了解些这些心法,尝试一下修练,理解多了,再多练?”

“对。”

“爹看都不让我看,说会误引我入岐途。”

“你爹是个笨蛋。”,常空哈哈大笑。

丁秋云愠怒,还想再说,常空却已进自己房内去了。

涟州雪越来越大,常空坐在二楼临窗桌边,路上行人匆匆,旁边有人道:

“听说那宗真和尚死了,血玉佛确实是宗真所拿。这秃驴把玉佛藏在汝南城外的一个破庙里,那天夜里他去取,被竹林四友所杀。后来,那竹林四友据说又被姬风所杀,姬风又被铁鹰帮所杀。唉呀,反正汝南城里乱套啦,天天死人,大白天街上杀人,连那个玉剑唐岚清也卷入其中,深夜被杀。”

“反正我们凑不上,轮不到我们!”

“那是,咱门这等身手,也没这命!听说,得了这佛,就可以佛。”

“那你说现在在谁手里?”

“不知道,知道我就去了。”

“就你?你行吗?”

“你懂个屁,你以为武功高就能赢?明打,当然我们不行,力夺不行,可以智取。”

“那我们去试试?”

“明天吧,我们先去弄点好东西。”

“迷魂香?”

“嘿嘿,蒙汗药也要添一点,用完了。”

两人离开。

看着外面的漫天大雪,常空感到一阵孤独,向窗外的雪花举杯,

“只有你们才是我的朋友。”

呆呆发愣。

“谁才是你的朋友啊?”

一个人屁股在对面坐下,常空一惊,抬头看去,原来是那个持鞭的女子。

常空指着窗外,

“这些雪花,多好看,美妙无比,无声的落下来,静悄悄的,大地上一片洁白,没有人声,没有吵闹,一切这么安静,这么安详。”

女子呆呆听着,过了一会,道:

“你很孤独?”

常空道:

“不,你不是来了吗,喝酒吗?”

“只怕你喝不过我!”女子向下招手:“小二,换大碗。”

两人大口喝酒。

“大漠有些荒凉吧?”常空道。

“是呀,所以来你们这看看,可你们这也是有些无聊。”

“没找到好玩的?”

“有!”女了眉飞色舞起来:“那个赌坊,很好玩呀,就是你们汉人太奸,一晚上输了我一百两。”

“他们会出千的娘嘟囔道:“不吃也不早點不說。”

金曦只是瞪了他一眼,小姑娘這才轉過頭去悶悶不樂。

金曦替她道歉:“公子,小妹還小不懂事,我替她給你道歉。”

這時正好剛進船塢的船夫聽見,他立刻道:“杏兒怎么說話的,平時胡鬧也就罷了,能跟客人說這樣的話嗎?還不快給客人道歉。”

小姑娘本就給自己姐姐瞪了一眼有些生氣了,見父親也這樣責備自己,不由得更加委屈,下一刻小姑娘的眼眶通紅,但就是緊閉著嘴巴不讓自己哭出來。

江塵給小姑娘的話弄得有些尷尬,但小姑娘說的也的確是實話,因為自己修煉讓人家等了這么久。

他趕忙道:“老伯沒事的,小姑娘童言無忌,再說本來就是我的錯,讓老伯累了一天了還到現在都沒吃飯,要道歉也應該我道歉。”

小姑娘一聽江塵的話,好像真正戳中了她的痛處一樣,立刻就哭出了聲,她口齒不清道:“本來就是嘛!”

船夫秉持的觀念歷來是客人就是衣食父母,他當了一輩子船夫也不曾對客人有過絲毫的不敬,他這時也怒了抬手就要打小姑娘道:“還不閉嘴,客人就是咱們的衣食父母,我是怎么教你的。”

金曦從來沒想到過會是這樣的結果,在他記憶中父親,連重話都不會對自己和妹妹說更何況是動手打人。

于是她下意識的閉眼護住妹妹,只聽啪的一身,但沒有巴掌落在自己身上啊!她輕輕抬頭滿臉驚訝,原來這時江塵已經不知什么時候站在父親面前,原來那一巴掌打在了少年肩膀上,幸好臨時他已經發現不對勁,才沒讓那一巴掌拍在江塵臉上。

至于江塵為什么沒有用手去阻止,這是因為江塵認為父親教訓子女理所當然,自己一個外人沒有阻止的權利,而自己動手和挨那一巴掌是完全不同的兩個結果。

船夫見此立刻道歉,但是被江塵阻止了,他笑道:“老伯要是再這樣我罪過就大了。”

船夫還要道歉。

江塵立刻道:“老伯就此揭過,不然我立刻下船。”

船夫這才沒有道歉只是道:“小公子真是宰相肚子能撐船,家女頑皮讓公子看笑話了。”

江塵道:“我叫江塵,老伯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之后他又看向金曦笑道:“肚子的確餓了,就勞煩姑娘,把飯菜熱一下了。”

金曦這才反應過來她學著也道:“我叫金曦,公子叫我名字就可以了,我立刻去熱飯菜,公子還請稍等片刻。”

于是她這才拉著還沒回過神的小姑娘去了那處簡單搭建的火爐開始熱飯。

很快就問到了菜香,可是氣氛沒有絲毫緩和,安靜得落針可聞,江塵接過金曦舀好遞過來的飯,所有人都要他下筷了他們下筷。

桌上有一碗蓮藕燉鱸魚,一碗小炒肉,一碗花生米,在這樣的農家的確算是很高等的待客飯菜了。

在江塵下筷吃了一口飯后,所有人才開始下筷,這時的江塵可是毫不見外,下筷就開始大口朵頤,邊吃邊道:“曦兒姑娘真是好廚藝,我還好久不曾吃過這樣可口的飯菜了,等下次煮好飯啊!我一定準時出現。”

一句話打破長寧靜,船夫哈哈笑道:“小兄弟喜歡吃就好,小女別的不行,就這廚藝啊!我還真不是吹的,十里八鄉沒幾個有我家姑娘做得好。”

女子俏臉微紅:“還怕江公子吃不慣呢!好吃我就放心了。”

至于金杏啊!依舊只是小筷小筷的刨著自己碗里的飯,從始至終都不多看江塵一眼,小姑娘還生著他的氣呢!哪容易這么容易消氣。

金曦知道自家妹妹還生著氣,他趕緊給她夾了一筷子魚,小姑娘依舊頭都不抬,只是使勁刨著碗里的飯。

江塵哭笑不得,外界農家的熱情好客與多禮,是江塵以前不曾體會過的。

在吃完飯后江塵本主動幫忙洗碗,但是在金曦和船夫的堅決阻止下他只能做罷。

他也在房間里待了足夠長的時間了,于是吃完飯他就立刻出去了。

即便已經是夜晚,但是碧海湖面,不僅不黑反而非常亮堂,遠遠看去是一望無際的湖面,波光粼粼,把天上那輪明月拉成成無限光暈。

天上云舟渡云海,和地下舟船渡江湖,是兩回事,看過天上云海風光的江塵,覺得天上風光很好,而這水面的大好景象依舊很動人。

只是一個人看終究容易升起書上所謂的鄉愁,以前一直覺得離開家去到葬墟也就那樣,從來都不曾思念過那個冷清的巷落小屋,如今看來哪里都可以為家,但是思鄉和思家是兩回事。

想到此時江塵難免有些迷茫,聽說就算想要走過這東勝洲,到達北方的魚尾渡也有數萬里山河,那倒是獨舟跨海又該是多遠的距離。

到時候又去哪里找那個神秘的道人呢?還有那紅妝到底隱藏著什么樣的秘密,怎么會值得那個道人千里迢迢來到這東冥鎮呢?

江塵想著搖了搖頭,算了反正慢慢找不管多遠山河,我總得完成自己說過的話,做過的決定。

有些話說到就要做到,也許聽的人未必在意,但這不是自己就不去做的理由。

月頭緩緩落下,江塵全無睡意,就在這時他目光一瞥,眉頭上挑看向遠方,他呢喃道:“這世間哪來那么多山精野魅,水木精靈,該不是要吃人吧!”

原來遠方水底有巨大陰影正在潛水游曳,而其目的,似乎并不再江塵所在舟船,所以江塵只是不動聲色,他相信這絕對不是個簡單的山澤精怪,這么大的陰影所過之地水波不興,該不會只是江塵眼花吧!

夏芸到底不是呆子,心里的疑心,稷许之。十二月丙寅旦,珍国

這沙塵好像根本就沒有消退的意思。

沈杰站在城門口憑借著他的視力勉強能看到近處的地方到處都是斷.壁.殘.垣的,

“這得死多少人啊!”

有可能是拯救了一人,讓他的心里都受到了某種.觸.動,

在看到這樣的場景,他心里禁.不住有些.觸.動。

他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第一次來谷城坐在包子鋪家,外面人聲鼎沸的,中原和西域的很多商鋪這里都有,各個文化在這里相.融,還有一支趙國軍隊從城中走過。當時街道兩邊站的都是人,多熱鬧啊!

很明顯就是在這一輪大沙塵暴中,什么都沒了,整個多元文化的城池化為了廢墟。

一時情.感的得失有時候會這么深刻的影響他的心情,他一直把這個低階世界當成他心靈里可以隨時縱橫的自由天地。

這個時候他特別不想任由它被自然這么肆.虐.下去,

‘要毀也應該由我來毀滅才對啊。’

他隨手對著右側的城墻一拂而去,被狂風還要強大的力量立即嵌.入.了城墻.黃.土之中,里面躲著的張兆和張凌其兩人,前一刻還處.在一片黑暗之中,躲得世界太平的,

忽然間狂風就再次.襲.來。

他們兩個瞬間就被一股極.強的力量推到了一旁,然后那個壓了不知道多少層.黃.土墻和石頭墻的城墻就被.硬.生.生.往城墻更里.面更.深.處的地方開鑿了過去,

為了防止再被狂風吹.倒,那些墻壁被他憑借著強大的法力壓.得實實的,

一會兒的功夫,張兆、張凌其這兩個中年士兵前方就出現了一條二十多米長的城墻空間。

雖然內部光線暗淡,但是這鬼斧神工般的一幕,還是被他們兩個看了個徹底,他們兩個剛剛真的是連喘.氣都沒敢用力,還以為有什么怪物在外面,要是被它抓住了,很可能會死.的很慘。

劉灝就感覺自己好像一頭小.雞.一樣被那人隨手扔了進.來,然后又是一聲巨響,一道厚重的墻壁結結實實的蓋在了這處墻內空間的.洞.口。

里面顯然是黑暗的,不過劉灝在被扔進來.洞.口.沒被堵住之前,還是憑借著一點亮光看到里面有兩個人。

“喂,你們兩個。”

因為是內部空間,張兆和張凌其兩個人聽到這聲喊叫特別的清晰。

但是兩個人此刻還像剛剛一樣不敢講話,生怕有什么怪.物在這里。

白熊看似狂暴的一擊確實威力不小,但是在呂澤眼里這種水平的進攻還是不夠看的,這種水平的攻擊也就相當于青銅頂級的妖獸攻擊力,在妖獸叢林之中呂澤已經擊殺了很多只這種等級的妖獸,對于白熊的攻擊呂澤根本不放在眼里。

當白熊撲到呂澤面前的時候,呂澤這時候動了,只是一個微微的閃身就輕松的躲過了白熊的進攻,而且捕捉住白熊進攻的空當出手了,一記重拳打出,準確的擊中了白熊的咽喉。

“噗!”

白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笔仙回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世召唤

黑暗LOLI

异世召唤

指云笑天道

异世召唤

肥妈向善

异世召唤

不冷

异世召唤

烟枪大叔

异世召唤

桃桃桑柘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