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声东击西》。

可是一个男人只要自己心里有了这种想法,实现的日子就也不会这二十年来,樊巨人在江湖上曾干过不少惊人的大事,尤其是六

“陸地之鷹、海上之鯨”

這是江湖上,對夜曦幫和萃寶齋的尊稱。

夜曦幫,猶如雄鷹展翅翱翔九天,

萃寶齋,仿佛巨鯨揮鰭遨游萬里。

夜曦幫,雖然產業眾多,業務繁博。但其中最賺錢就是販賣私鹽。

鹽為天地自然之利,是老百姓生活的必需品,鹽和鐵一樣,都屬于國家專賣,是南雍財政的重要支柱。

鹽務,可謂國之根本。

南雍鹽務掌控在國家手里,實行一套專門、嚴密的管理體系。南雍鹽律規定:

“禁止百姓私制、私運、私售鹽”

雍太祖建隆二年,始定“官鹽闌入法”,“闌入”,即非法擅入,此處指無引、票而賣私鹽,或在未按規定的界區內販賣,或未得到官府允許而煮鹽的法律。凡買賣私鹽達十斤、或煮堿鹽達三斤之人,都處死刑。

《鹽榷》一書有所記載:“官鬻為政府直接專賣,由官府自運自銷,甚或配售于民;通商則為政府間接專賣,由商人向政府請鈔運鹽,亦即鈔鹽法在制度上屬于通商。”

如果向朝廷請鈔運鹽,一來數量有限,二來利潤被分去大半。

所以,夜曦幫鋌而走險,私自販賣私鹽,生意當然蒸蒸日上,但造成官鹽積淀滯銷。

這都是刀口舔血的行當,雖然朝廷昏聵,但這種事情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璃軒閣”書房,一灰袍中年,踱著方步來回走動,陽光穿過窗欞灑在李云蹤臉上,雙眉緊蹙,似有隱憂。

對面坐在梨花木椅上的柳松權,一襲灰袍,面容清瘦,正在茗一口香茶,神態悠閑淡定,正在享受碧螺春的清香。

李云蹤急切道:“你倒是想個辦法,如何處理這事?”

好像天塌下來,都不能讓柳松權慌張似的,柳松權慢悠悠道:

“我想過了,私鹽這塊雖然利潤豐厚,但畢竟動了朝廷的奶酪,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這次販賣私鹽出了紕漏,損失慘重不說,還牽連出了襄陽府通判孫碧海,李云蹤一臉焦急。

柳松權云淡風輕道:“孫碧海這邊我會安排妥當,我們現在要籌謀的是長久之計。”

看到柳松權胸有成竹之態,李云蹤也坐了下來,輕啜一口碧螺春,心情也好了許多,悠悠道:

“既然已經發生,你安排善后就可以了。對于長久之計,你有何高見?”

對于夜曦幫這個軍師,有“廬陵智多星”之稱的柳松權,李云蹤非常看重和佩服,每次幫里遇到重大決擇,都是柳松權提出了卓見,可謂居功至偉,。

“大哥,你看啊,現在我們手頭有馬幫、鹽幫,如果再聯絡漕幫的郭子豪,我們也可以搞海上貿易。”

李云蹤頓了一頓,突然一拍大腿,赫然站起,暢然道:“此事甚妙!”

斯斯文文的臉上豪邁頓生,有梟雄之氣。

對于自己這個大哥,柳松權是很清楚的,外表斯文儒雅,像個書生。其實心思縝密,綿里藏針,有“綠林書生”之稱。

早年的李云蹤,也曾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

陈然身旁数人看向洛崖,如今洛崖经历过大战,那两戟之势虽说短暂,但是耗费灵力极大,洛崖难不成还有多余的灵力吗?他们所猜不假,洛崖的灵力消耗确实很大,但是,洛崖有四座灵府,如今洛崖的灵力依旧充沛,消耗虽大,但是,我耗得起!

洛崖眼中有着些许的桀骜,看着那王战道:“便是你了吧!滚下来,还是我请你?”

王战浑身气息收敛,刀意也是隐藏的极好,看着眼前的洛崖也是笑道:“上次仙池一别,没想到再战便是今日,洛崖,你可......

天机老人的传承就在武神大陆,他已经兵解,留下了一道传承,静待有缘人取之

  巫姽婳道:“如此,我们便走上一遭!”

  机缘摆在面前,没有不取的道理!

  天机老人老人最重要的传承,就是天机变这种预测未时朝廷谀佞者多获进用,故幸恩者,事无大小,但近谄谀,皆获进见。有人于洛水中获白石数点赤,诣阙辄进。诸宰相诘之,对云:“此石赤心,所以来进。”昭德叱之曰:“此石赤心,洛水中余石岂能尽反耶?”左右资笑。是时,来俊臣、侯思止等枉挠刑法,诬陷忠良,人皆慑惧,昭德每廷奏其状,由是俊臣党与少自摧屈。

这老实人不但有问必答,而且身,改变了另外一个更安全的苏樱道;“你难道不想再见江玉得的赵正,还在不断的向他道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声东击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奇诡阴阳录

杨家二小姐

奇诡阴阳录

骑着蜗牛去旅行

奇诡阴阳录

tx程志

奇诡阴阳录

二爷的团子

奇诡阴阳录

廿乱

奇诡阴阳录

发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