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帝王相逢风雪中》。

楊磐進入森林后,腰部就開始微微下弓,腳步也逐漸放緩,眼神一刻不停地打量著四周,提防著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

他現在需要找一個足夠隱蔽且堅固的地方作為庇護所,最好還能在找一些可以食用的食物。

雖說儲物空間里還有狼肉,但那畢竟數量有限而且是生的,最多只能用來應急,而且生肉吃多了很容易生病的,若是在這種地方生病那幾乎就等于判了死刑。

除此之外在這里生火烤肉也不可取,一方面在沒有任何工具的條件下生火需要耗費大量體力,另一方面在沒有找到庇護所的情況下露天烤肉,那氣味肯定會把附近的野獸吸引過來,到時候他這小身板可不夠它們分的。

楊磐在森林中走了沒一會就不得不暫時停了下來,然后在周圍折斷了一顆小樹經過簡單的修剪后充當拐杖和探路棒之后,這才重新開始前進。

之所以如此他也是有苦衷的,在樹林中行進十分費力,有好幾次他都差點被樹根和地上的坑洞給絆倒,在有了拐杖和探路棒后他的前進起來也會順利不少。

手上有了工具,楊磐繼續開始探查,在太陽開始西斜的時候,他已經有了一些收獲。

這期間他在一處灌木中找到了一些不知名的漿果,這些漿果外表呈紫紅色,個頭很小味道很酸,但是量比較大,并且在經過了親身試驗之后,楊磐確定了這些漿果沒有毒可以食用。

他記下了這處位置,并將一棵漿果較多灌木枝折斷收入了儲物空間中,準備晚上吃。

除此之外,他還在一些倒塌腐朽的樹干上找到了很多的蘑菇。

楊磐將那些自己認識且可以食用的蘑菇摘了下來,而那些五顏六色且明顯帶著詭異味道的毒蘑菇他也沒有放過,同樣收集起來然后單獨放置,他感覺這些毒蘑菇應該也會的到。

不提楊磐在剛才巡視中的收獲,此時的他正躲藏在一處草叢中,身體緊緊貼著地面,仿佛要把整個身體都擠入土中,而他的眼睛則死死的看著前方,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映入眼簾的赫然便是一只有著黃黑條紋山林之王—老虎。

光看體型就知道這是一只十分健康的成年老虎,算上尾巴其體長接近3米,而體重保守估計也在150公斤以上。

此時這只體型巨大的猛虎正趴在一顆大樹底下,它的旁邊還有一具鹿的尸體骨架,看起來時剛進食結束。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它應該并沒有發現楊磐,但它同樣也沒有要走的意思。

而此刻躲藏在草叢中的楊磐,默默地估計了一下自己和老虎的戰斗力,然后得出一個結論‘正面硬剛,必被放倒’,而這還是算上天賦‘野性’和狼骨刺的情況下。

正這么想著,楊磐的面前突然傳來了空間的提示信息。

“發現任務目標,‘探查’功能解鎖。”

“探查:消耗精神力對目標進行探查。若目標實力過強則無法獲得完整信息并有可能被察覺。(注:該功能無法對執行者使用)”

“這來的真及時啊。”心中這么想著,楊磐的動作也不慢,直接就對著老虎使用了‘探查’。

楊磐的眼前突然彈出了一條信息,而那只老虎卻突然抬起頭朝四周觀望了一下,不過在沒有發現異常之后,就重新把頭低了下去。

“老虎,普通野獸,生命100%,

介紹:生活在山林中的肉食性捕食者,力量較大攻擊性強,目標當前處于飽食狀態攻擊性降低。”

相較自己的屬性面板,探查得來的信息顯得十分簡單甚至可以說是很簡陋,但眼前老虎那碩大的體型已經決定那不是自己現在能夠挑戰的目標。

楊磐查看完得到的信息后,并沒有什么動作,而是繼續趴在草叢中,不敢輕舉妄動。

不知過了多久,太陽都已經快要落山了,那只老虎才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然后向著一個方向離開了。

直到老虎快要消失在視線當中時,楊磐這才站起身,認準老虎離去的方向悄悄跟了上去。

跟了大概半個小時,楊磐目送著老虎走進了一處位于巖壁的山洞,自己則默默記下了山洞的位置,然后在周圍的大樹上留下標記,便悄無聲息離開了。

在離開老虎洞后,楊磐就來到探查森林時發現的一顆大樹的旁邊,因為之前在探索森林時并沒有找到安全且能住的地方,所以現在為安

楊晨曦一邊看著車,眼神一邊往后面亂飄。副駕駛上的楊曉儀,也心不在焉,一臉憂心忡忡之色。

在小車的后面,還跟著一輛體積龐大的牧馬人。

這是經過多次思考,徐浪下的決定,沒辦法,楊晨曦的車,裝不下這廁所門。

丘陵一邊開著車,一邊說道:“我說徐老板,我堂堂全真道的傳人,給你當司機,怎么樣?感覺不錯吧?”

“那感覺是真的好,不過,我還是那句話,不要隨隨便便干擾楊晨曦的生活。”徐浪坐在副駕駛上,撐著下巴。

他覺得,丘陵......

父天生,宋末为列将,克司徒袁粲声,突然下了一道命令:“杀了他

“你這個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動不動就吐血啊!你的身子也太虛了吧?以后還怎么侍奉我們家主人啊!”紫發少年說著,手一揮,一道雷光打在冷秋雨的身上。

幾乎的瞬間,冷秋雨身上的傷勢就好了,這速度,這效果,冷秋雨直接呆住了,都忘記了去反駁紫發少年的話。

“這里荒郊野嶺的,沒啥意思,我們趕緊走吧!”紫發少年說著,手一伸,冷秋雨的身子被雷光拉扯,落在長劍上。

“你放開我,我不要跟你回去。”冷秋雨很是驚恐,她第一次發現被人支配是這么的恐怖。

“瞧把你嚇得,主人那么喜歡你,怎么會強迫你呢!你想去哪就去哪,沒有人攔著你!”紫發少年說著,身上光芒一閃,直接消失了。

冷秋雨見狀,直接從長劍上跳下,往前走,長劍立即跟上。

“怎么?你不想要我們嗎?我們可是仙劍啊!仙劍啊!”紫發少年坐在劍身上,很是認真的問著冷秋雨。

“我不要,你趕緊走,不要來煩我!”冷秋雨煩躁的揮著手。

“你為什么要趕我們走呢?你現在可是我們的主母,我們是屬于你的!”紫發少年很是疑惑的問著。

冷秋雨聞言,臉色很是難看,怒視著紫發少年。

“哼,有你這樣當劍靈的嗎?你還欺負你的主人。”

“這個怎么能叫欺負呢?你是主人認定的主母,你們早晚是要在一起的,我只是加快了這個進度而已。而且我說的也是實話,你現在確實可以指揮我們為你戰斗。”

“我不要戰斗,我要解除這個相思咒!”冷秋雨可不想自己喜歡一個人渣,淫賊。

“不好意思主母,這個相思咒一旦施展是無法解除的。”紫發少年攤了攤雙手,很是無奈道:

“你——”冷秋雨指著紫發少年,都不知道該說啥了。

“你們女人真的是麻煩,真不明白主人為什么會喜歡你,除了長的好看一點,啥也不是!”紫發少年撇了撇嘴,一臉嫌棄的樣子。

“哼,你以為我稀罕他喜歡啊!還有,你能不能換一張臉,我現在不想看到他的臉!”冷秋雨第一次覺得,被人喜歡是一件非常惡心的事情。

“不行!”

“為什么?”冷秋雨很是不解,這劍靈既然可以化形,那想必也是可以改變面貌的。

“睹物思人,你不看著我家主人的臉,怎么能一直想他呢!”

“你——”冷秋雨指著紫發少年,氣的身子直哆嗦。

惡心,這個劍靈跟燕無雙一樣的惡心,她現在真的是想撕爛劍靈的嘴,省的他繼續胡說八道。

“你什么你,我要是你,就識趣一點,自己去找主人,省的去晚了,主母的身份都混不上,成了小妾!”紫發少年可是很清楚,燕無雙并不只有一個人,也不只喜歡冷秋雨一個女人。

“你,啊!”冷秋雨煩躁的撓頭,她已經徹底的抓狂了,現在的她,若是被熟悉的人看到,絕對都會驚呆掉了,這個還是那個常年面若寒霜的冰仙子嗎?

“哎,就你這個氣量,確實是不太適合當主母,我看你還是多修煉修煉吧!不然到時候直接被氣死了,那多丟人啊!”

“你——”冷秋雨紅著眼睛,指著紫發少年,氣的渾身直哆嗦,卻不知道該說啥了。

“行了,不逗你了,你趕緊上來,回宗門吧!就你這點修為,若是遇到高手,肯定是要掛了的。”

“哼!”冷秋雨雖然不滿,卻無法反駁,因為她七品的修為,確實是不算高。

是生氣重要,還是活著重要,冷秋雨心里有數,所以她很是直接的踏上了飛劍。

“這才對嘛,你回去之后好好修煉,順便把自己養的胖一些,到時候好嫁給我們家主人。對了,忘記跟你說了,我們家主人喜歡胸大一點的女人,你要好好練練啊!”紫發少年很是認真的說著。

冷秋雨聞言,身子一個哆嗦,直接從長劍上掉落了下去,好在紫發少年反應及時,一個轉身,借住了冷秋雨,不然弄不好她還真的有可能會被摔死。

“你激動個啥啊!我不就是提醒你,要你吃胖一點嗎?你至于嚇成這個樣子嗎?”

“你到底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你就給我閉嘴,我不想聽你說話!”冷秋雨再好的涵養,也是忍不住了。

“行行,我不跟你說話就是了!”紫發少年說著,直接回到劍身。

沒有紫發少年的干擾,冷秋雨可以專心的飛行了,可是經過紫發少年這一鬧騰,她的心已經亂了。她一想到自己被施了相思咒,以后還要跟燕無雙在一起,就感覺前途一片黑暗,了無生機。

冷秋雨正在發呆,忽然發現長劍停止了飛行,她疑惑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凌天劍派。

“我去,

嚴奇靈的現身,讓虞淵意外至極。

以荒神定下的規則,這方大澤不允許魂游境,七級的大妖進入,否則格殺勿論。

嚴奇靈,絕對處于該被抹殺的階梯行列,可他肆無忌憚地橫行在大澤,安然無恙。

呼!

空間泛起一陣微弱漣漪,嚴奇靈無視李玉蟾釋放出來的,遮蔽魂念感知的昏黃光幕結界,長驅直入。

對于精通空間真諦的嚴奇靈來說,李玉蟾臨時搭建出來的,粗略的所謂結界幕帳,就是一個笑話。

剎那間,他就閃入進來,在虞淵面前站定,驚喜道:“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帝王相逢风雪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蛋里开出一朵花

泛东流

蛋里开出一朵花

刻舟吏

蛋里开出一朵花

康特罗布

蛋里开出一朵花

消失方糖

蛋里开出一朵花

青衣呀

蛋里开出一朵花

龙久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