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重重迷雾下的真相!》。

史胖子一听,急得刚擦于的汗,又往下直掉了,回头求助地望着除了她的主人之外,别的人在她眼中,完全就象是死人-样

一听赵亮说什么“放心离去”的话,众人纷纷大惊失色,连忙追问缘由。赵亮顺着方才的思路继续瞎编:“那位来接郑仙姑会天庭的使者说啦,我在人间的使命已经完成,也到了要返回仙界的时候啦。你们别忘了,我可是天上的水瓶星宿下凡,正儿八经有编制的活神仙,总不好一直留在凡人堆里混日子吧。”

徐福闻言略一拱手,问道:“仙长的话自然有理,只是不知您何时启程呢?”

“顶多一两个时辰吧,没办法,上面催的急。”赵亮答道。

听说小国师一两个时辰后便要登天,思雪此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中那份眷恋之情,也顾不得旁人什么眼光,直接扑进赵亮的怀里,哭的好似梨花带雨一般:“赵郎,赵郎,奴家舍不得你,求你不要走啊。”

长青在旁边劝道:“思雪姐姐莫要悲伤,仙长重返天界,应该为他高兴才是啊。”说着,自己也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

赵亮轻轻搂着思雪,抬眼环视众人,发现大家都是一副依依不舍、眼圈泛红的模样,连忙宽慰道:“哎呀,你们这是怎么了?长青说的对呀,我这是升仙,又不是去死,别弄得如此悲伤啊。”

思雪紧紧搂着赵亮的腰,抽泣道:“我知道你是升仙,可就是舍不得嘛。你走了,我也不想独活人间了。”

“千万别!”赵亮被吓了一跳,赶紧哄她道:“你可得给我好好活着,说不准哪天我奏明玉皇大帝,还能下凡出个差什么的,到时定要与我的小思雪相会。”

思雪听他如此说,感觉稍微好些,又道:“赵郎,思雪是奴家从艺时所起的花名,以后你要来人间找我,须记得奴家的真名才好。”

赵亮好奇的问她:“哦?你的真名是什么?”

思雪羞赧道:“我的家在会稽郡,向来以养蚕织布为生,所以阿母给奴家起的名字叫——织女。”

我去!织女?!赵亮大感意外,心中暗道:我是牛郎,她是织女,这尼玛也太巧了吧?难道那个流传千古的爱情故事是打我们这里演变而来的?

思雪好奇的看着赵亮,不知道他为何听了自己的名字会微微发愣,正欲开口相询,只听徐福说道:“请仙长放心,思雪姑娘是您在凡间的眷属,亦算是我等的半个师母,我们必会悉心照顾,等您再次临凡与她相会。”

赵亮回过神来,点头道:“嗯,我正想说这事呢。拜托你东渡的时候带上思雪一起,不然留她自己在咸阳,我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这个绝对没有问题,”徐福连连点头:“只要思雪姑娘不怕旅途劳苦,小道自当遵从仙长之命。”

蒙奇也说道:“国师大人放心,末将一会儿便回府中,向家母秉明此事,请她老人家拨给二十名侍女,随我等一起出海东渡,专门在路上伺候思雪姑娘。”

赵亮见如此安排非常妥当,又闻言安慰思雪几句,直到她慢慢止住哭泣,才又对徐福说道:“距离你们东渡的日子已经不远,千万记得我当初跟你交代的那些事,保持信心,勇敢面对未来。”

徐福知道赵亮是在暗示提醒自己,此番寻访仙山不过是一个幌子,最终的目标是要在化外之地,建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不禁微微颔首,郑重的说道:“仙长,您指点弟子的那些话,我都牢牢记在心间,不敢有丝毫遗忘。东渡大业,必定成功!”

赵亮心领神会的笑笑,一拍肚子说道:“好啦,咱们别光傻站着了,快去准备些好吃的,我都要饿死了。”

众人闻听此言,这才想起小国师折腾一夜,到此时恐怕早已经饥肠辘辘,于是赶紧簇拥着他走进道观,安排丰盛早餐供他享用。

赵亮趁着道童们忙碌准备,独自溜到后院,找到藏在隐秘处的时空穿越航行机,按照操作手册上的步骤,启动了设备自毁程序。

看着航行机逐渐解构分化,如同沙尘般慢慢飘散在风中,赵亮不禁又想起了下落不明的小雅,心里分外焦躁难过。他暗暗下定决心,不管面对怎样的艰难险阻,也一定要亲自把小雅给找回来,哪怕是为此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待航行机完成自毁程序,终于消失不见后,赵亮便打算联系总部汇报情况,没想到正在此时,徐福和蒙奇二人忽然联袂而来,脸上的神情都显的有些焦急。

赵亮暗叹一声,问道:“看你们这副模样,恐怕这早餐又吃不成了吧?”

蒙奇听他这么说,顿时想起在井口镇时,也是准备好早饭后遇到事情,害的赵亮饿了一上午的肚子,于是不好意思的笑笑:“实在对不住您啦,的确如此。刚才宫里来人,说陛下召见小国师,请您现在速速入宫面圣。”

赵亮闻言一愣,没想到秦始皇这个时候要见自己,心中暗暗思量,会不会是与昨晚大闹太乙长生殿有关。蒙奇好像看出了他的担心,说道:“大人不必过虑,方才末将已经跟传旨内侍打听过了,应该不是为了昨天的事情。”

徐福也道:“这几天陛下一直卧病在床,今天略有好转,估计是惦记着仙山海图,所以才急着召见仙长。”

赵亮点点头,心道:正巧,走之前再跟秦始皇见见,也好把东渡之事再敲实一些,免得中间出什么变故。

想到这里,他轻轻一挥手,招呼徐福和蒙奇随他一起去往道观的前院正堂。到了那里,早有恭候多时的太监迎上来,言明陛下只传见小国师一个,其余人等不必随會這么厲害。”這時候黑熊傭兵團的老大終于出現了,只見他渾身上下都是黑色,而且到處長者黑毛,只是她的聲音實在是與他的身形不搭配啊。

“我說,你這是苛爾蒙分泌過剩嗎?長這幅模樣你是準備嚇死老百姓啊。”王二虎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吐槽道。

“小子,這里不是可以放肆的地方。”這時候那個精明的成員立刻站起來大聲地沖王二虎喊道,反正老大在這里,這時候還是露臉要緊。

那黑熊一看王二虎頓覺又些眼熟,這下子他一開口就立刻想起他是誰了,這不就是那個拿紫金幣砸死地精的家伙嗎?這可惹不得。

“胡說八道什么?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嗎?給老子滾一邊去。”黑熊立刻尖聲呼和那個團員,然后匆匆地跑到王二虎旁邊。

“大人來這里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嗎?”黑熊把自己的腰努力地往下彎,只可惜他那水缸一般的身材讓他下不了腰。

看來是商會那個時候的瞎搞出了效果了。

王二虎也不說話,就只是靜靜地看著菲莉皮。

菲莉皮好奇地看著王二虎,不知道這個連傭兵小鎮的常識都不知道的家伙兒究竟是怎么認識這個黑熊的。

被菲莉皮盯得有些發毛,只好瞥了一眼黑熊,然后說;“我只是來看戲的,你們繼續,但是這個小丫頭可是我家的,你們不可以碰她。”

“我……”見過不講理的,沒見過這么不講理的。黑熊遇上這么個主也是沒了法子。仔細想了想,黑熊直接將自己的兵器拿了出來給自己捅了一刀,然后跪在地上說道:“是我們黑熊傭兵團右眼不識泰山,這就給野荊棘傭兵團賠罪,還請大人寬恕一二。”

這下子不僅菲莉皮發愣了,更是讓王二虎發愣了,這貨可以,人才啊,直接就認輸了求饒了。

“怎么回事兒?”菲莉皮很疑惑地問道。

“我怎么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兒?”王二虎也很是懵逼,只好將菲莉皮抱了起來

“你,你干嘛?”菲莉皮被王二虎這么一抱弄得不知所措,想要掙扎。

“別鬧,回家了。”王二虎笑著說道,然后直接轉身就離開了,只是在邁出黑熊駐地的時候說道:“你很機靈,要不然的話你們今天估計就只剩下一抔土了。”

這話嚇得黑熊直哆嗦。

“難道我們就這么算了?他們可是把我們的駐地給弄沒了。”菲莉皮慢慢地適應了一下王二虎的懷抱,感覺還是不錯的,便也不再掙扎,只是心中對于沒有把黑熊傭兵團的駐地給廢了耿耿于懷。

“怎么,你還不滿意啊?”王二虎笑著轉身準備回去。

“算了,都出來就不要回去了,這像什么?會被笑話的。”菲莉皮沒想到王二虎居然還會轉身回去,只好趕緊攔住他。

“喂,為什么他們那么怕你?你之前做過什么嗎?”菲莉皮很是好奇地問道。

“我說我不知道,你信嗎?”王二虎摸著自己的鼻子,苦笑著說道,他也沒想到商會的那件事會有這么大的影響。

“切,不說就算了。”菲莉皮直接靠在王二虎肩上不說話。突然間感覺這個樣子還蠻舒服的嘛。

“不是不說,是真的不知道。”說出來了就算是你也不會信的。

王二虎沒得到回應,低頭看了一下,這丫頭居然睡著了。苦笑著搖了搖頭,繼續走。

回到駐地的時候發現沒人在這里,只好放出神識,找了起來,這時候才發現原來他們只是找了一家飯店在吃飯,只是飯菜都上來了,卻沒有一個人動筷子。

這估計是等著他們呢,王二虎無奈只好趕緊過去。

“哥哥。”小涵小茹都趴在桌子上面等著王二虎,一下子就看見了大門的王二虎,直接就過來抱大腿。

“行了,快點兒吃飯吧!”王二虎摸了一下兩個丫頭的腦袋,讓她們坐會原位,然后準備把菲莉皮放下了卻發現這丫頭居然拽著他的衣服不放了。

“我說二虎啊,你究竟是怎么辦到的?”亞格麗絲一副見鬼了的表情,看著抱著菲莉皮的王二虎。

”什么意思?”王二虎莫名其妙地問道,手上仍然抱著菲莉皮。

“公主殿下自從成了這個樣子以后是不肯讓人抱的,連皇后要抱都不讓。”艾莉亞在旁邊解釋著說道,然后偷偷地伸出手捏了一塊肉塞進嘴里。

“你們的意思是菲莉皮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王二虎還是抓住了她們所說的重點,菲莉皮這個樣子還是不是一個小孩子該具備的,這他老早就在懷疑了。

“這事兒以后再說吧,別把我們的兩個小公主給餓了。”亞格麗絲覺得這里并不是一個能說話的地方,一看小涵小茹都在看著桌子上的菜流口水就趕緊說引開話題。

“對,吃飯才是最重要的。”艾莉亞早就等不及了,趕緊催促道。

“那好吧,開飯吧。”王二虎此時代替了菲莉皮成了這個隊伍的最高的領導者了。

王二虎看著懷里熟睡的菲莉皮,心中有些感慨,這個傲嬌的丫頭熟睡的樣子其實跟小涵小茹沒有什么區別。

吩咐侍者再做一些飯菜過來,王二虎也開始吃起了異世界里的飯食,只是他大多只是嘗一下味道罷了。

真心不怎么樣,王二虎抬頭一看,兩個小丫頭除了一些好一點兒的,對其余的東西都是興致缺缺的樣子,根本就沒吃多少。倒是艾莉亞還有亞格麗絲吃得還不錯。

雙方針對許多問題展開了交流和探討,沒想到顧琴和對方老總年齡相差甚遠,卻聊得很是投機。

這讓陸敏微微有些吃醋,眼瞅著時間都到一二點了,顧情從進來到現在都沒有再看過自己一眼。

“咳!咳!”,干咳兩聲,想要引起顧情的注意,似乎收效勝微。旁邊的王秘和采購部的總監低著頭,憋著笑。

但陸明還是發現了兩人用手捂著嘴都掩蓋不了都快咧到耳根的嘴角。

最可怕的不是拽著明白裝糊涂,而是不知者無畏,卡特公司小公主Linda看著陸明咳嗽,急忙擰開自己手邊的水,站起來,趴在桌上遞給鹿鳴。

滿臉關切的問:“你怎么了不舒服嗎?”金色的秀發,順著低頭滑落下來。發尾貼在桌上,擋住了他的右半邊側臉。

顧琴聽見了,偏偏頭望了一眼,即使看不見他的表情,也可見小公主的緊張。

心中略有不適,但是這邊和卡特老總的對話都沒有停頓一下。以至于這小小的風波都沒有引起老總的注意。

陸明見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低著頭,也沒有接小姑娘的話。旁邊的王秘都替小姑娘略感尷尬,小姑娘卻絲毫不在意。

見他酷酷的板著臉,比自己的老爸都有氣勢,心中對他更是喜歡,也同時暗暗給自己打勁:一定要將他拿下。

反正他們感情也不好,這樣的大寶貝顧情不知道珍惜,自己替他珍惜。

趴在桌上,都沒有縮回去,反而將雙手撐在桌上,捧著臉,一臉花癡的望著。

陸明雖然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卻不代表著能忍受別人這樣看著自己,皺著眉頭。罵了一句:操蛋!

小姑娘不知道他說的什么意思,還滿是愉悅的以為他在和自己說話,連忙問到:“你在說什么?”

陸明依舊沒有抬頭,更沒有回答,王秘不知道怎么跟他翻譯一下這句國語。但是畢竟自己為客也不好這樣晾著人家。

端著對待晚輩的和藹笑容對小姑娘說:“Linda小姐,陸先生說:謝謝你的水。”小姑娘連忙擺著頭,披著的散發,隨著搖擺像波浪谷似的晃起來。

又有陽光順著玻璃照射進來,打在她的金發上,讓王秘都不禁看癡了,有點像童話里的公主,總是讓人目不轉睛羅不開眼。

但好在還知道對方是自己合作老板的小千金。低下了頭,沒有再看小姑娘。雖然同是女生,但是對于美好的事物誰都喜歡。

陸明實在受不了了,卻不敢斥責他,害怕把顧琴的生意搞砸了,顧情對自己就更加不再理睬,之前的努力就全前功盡棄了。

只能在心里再三建設,抬起頭板著臉對姑娘說,“你累嗎?那麻煩你能坐好嗎?”

小姑娘聽不出來反語,還以為她在關心自己,連連點頭。“我不累,我不累。看著你就不累。”

顧情雖然與老總在一直說話,但是這邊兒的耳朵可沒有閑著,內心噗嗤笑了一下。可真為初生牛犢不怕虎。老“不知,只知那人是一名男子,当时他披着一身袍子,我们都看不清他的模样,他只是将此物放下,便匆匆离开了此处。”

萧慈又问道:“除了此剑,就没有别的什么留下来的吗?”

掌柜的做出一态思考的模样,过了一阵子,他才开口道:“有的有的,那人给您留下了一张纸。”

说罢,他便将纸拿出来递给了萧慈。

萧慈接过,他发现这张纸是对折的起来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包装。

刘小别看了掌柜的一眼,问道:“你看过吗?”

他摇摇头,“这是给公子的,我自然没看过。”

“算你识相。”刘小别先是看了掌柜的一眼,紧接着又看了看萧慈,“师兄,上面写着什么?”

萧慈一看,这才念出了上面仅有的几个字,“这柄最雪,很是适合你。祝你入世一路昌盛。”

至此,便话落了。

“就这样吗?萧师兄,没有落款吗?”刘小别问道。

萧慈摇了摇头,“没有。”

刘小别道:“萧师兄入世的消息怎么那么快的传出去了?萧师兄知道此人是谁吗?”

萧慈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人应该是剑宗的大师兄,沈越。”

沈越,字涟华。

“沈越?!”

听到这个名字,出萧慈之外,他们三个人都微微露出诧异之色。

刘小别问道:“萧师兄,这沈越与你交好吗?怎么给你送了那么珍贵的剑?”

萧慈淡淡的道:“除十三岁那年一面之缘,我们就没有见过了。只是后来与他有几封书信来往,便认识了。”

叶小叶问道:“只是他怎么那么快就知道萧师兄要入世了?”

萧慈道:“估计是在神宗那里得到的消息。”

刘小别恍然,“原来如此,八宗之一的神宗知晓天下事,他从神宗中得到消息,也不为过。只是萧师兄为何确定这人就是沈越呢?”

萧慈轻笑一声,道:“感觉吧!这剑,我便收下了。”

“嗯,这本就是给萧师兄的。”刘小别道,“对了,萧师兄,这里还有一些东西是给你的。”

说罢,刘小别侧身从掌柜的手里又拿来了一大一小的两袋沉甸甸的物什递给了萧慈。

刘小别先是将其中一袋推到了萧慈的面前,道:“这是一些灵石,想必师兄一路上都会用到的。”

紧接着,另一比较大袋的又推到了萧慈的面前,“师兄,这些是玄霄阁内的一些奇珍异宝,想必你应该是也是能用得上的。”

萧慈也不推辞,将刘小别为自己准备的东西都一一收了起来。

刘小别看着萧慈,一眼认真的道:“萧师兄,你等着我把玄霄阁越做越大,到时候,我就去找你。”

萧慈点点头,“好。”

未完待续!

细细想来,确实如此。当你失去中,突地起了一阵波动,颔下的谨望。寇至,夜举火,昼鸣砲量突然消失,竟借着他的掌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重重迷雾下的真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江湖之不归

孟萱

梦江湖之不归

大白佑雨

梦江湖之不归

颜夫子

梦江湖之不归

风十里

梦江湖之不归

陈家三郎

梦江湖之不归

木雨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