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拜祭海神》。

丹风公主怒道你竟敢拿这种包子人都能忍耐痛苦和危难,她早已

……

车子已经驶入了七仙谷中,明晶难以置信地发现,车子的定位系统已然失灵,这怎么可能?

明晶本能地打开了车子的能量护照,无论怎样先保证安全是第一位的。

已经启动了车内的系统自检,经过15秒的检测,车中一切设备均处于正常运行状态,只不过通过明晶对车内其他几个人的健康监控扫描后却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之所以感到不对劲,是因为明晶发现车中的几个人此时的脑波图像都有些不正常。

只有一个生灵却没有异常,那便是小猫儿吉祥。

人们常说猫有9条命而小猫吉祥,她不是一只普通的猫,她的命一定更多。

能有更多的命,能比别人更多的活上几次,有时候并不仅仅是由于幸运。

对小猫吉祥来说,她的幸运就来自于如对周围环境无比敏锐的觉察。

车里较安静安静,没有什么异象。

但小猫机吉祥的眼睛突然亮起来了!

她的眼中泛出了一种蓝绿色的宝石般的光芒,因为她觉察了什么!

对车中一切间若观火的明晶不禁慨叹,所有的科技,所有的设备它使用了多么高的技术,但总是和人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

这或许便是人类自以为是万物之灵的根源所在吧。

有些东西人能感觉到,而这些科技造物却是无法具备这样的敏锐。

小猫吉祥环视了一下车中的众人,它觉得恐怕此时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只有路正行了!

于是她就扑到了路正行的身上,开始用舌头舔路正行的下巴,路正行睡得很沉没有反应。

小猫就用尾巴堵住路正行的鼻孔,经过小猫顽强地折腾,路正行终于醒过来,他只觉得脑袋有点晕,似乎有种幻觉。

恍惚门日似乎他已经是某位皇帝,似乎他正处于宫殿之中。

回头望去,有几个妃子则睡倒在他的旁边,一个个美貌动人。

还有一名妃子被捆得结结实实,似乎正在等待着自己的宠幸。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当上了皇帝或者帝王,他茫然地看着这一切。

有种意识从他心底升起:“你已君临天下,可以为所欲为,这些都是你的女人,这个天下都是你的,这个世界都是你的,这个宇宙都是你的,什么什么都是你的!”

听着这种不靠谱的引诱,路正行有些无语,就算自己睡得迷迷糊糊,但自己就这么好忽悠吗?

他是一个平常人家的子弟,没有各种特殊的背景和优越的生活条件,所以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天生高人一等。

并且他也很少做这样的白日梦,母亲从小就教育他,这个世界很多东西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就算自身这副臭皮囊,生时带来死了也带不走,什么你的我的纯属就是忽悠!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了一个神灵的声音:“清醒了,不要为所欲为噢,不然我会惩罚你,你会遭到天谴!”

看到这个场面,路正行乐了,一会儿又是诱惑,一会儿又是天谴,这真是演戏演全套呀!

世界有一个真理,越复杂的东西往往越不靠谱。

描绘莫莫姐姐,那幾個4.5米高,長9米的巨大蟲子,是坦克蟲的幼蟲。”

“它們能用嘴噴射火球進行遠程攻擊。它們主要有兩個弱點,一處在頭部下方的部位。另一處在背部頂端的一小塊兒地方。我建議你們用重武器或散彈槍近距離射擊其頭部。你……你們要注意安全哦。”

莫莫聞言用怪異的眼神看了李輝一眼,突然掩嘴輕笑道:“謝謝你小胖子。”說完竟然對著他做了個飛吻的動作。

李輝見狀差點兒沒幸福得暈了過去。尚伊則咬牙切齒的在他腦袋上重重的賞了個爆栗,惡狠狠地盯著葉風流道:“沒出息,都被你這二貨色魔帶壞了。”

葉風流滿頭黑線,“跟我有什么關系?”

使節團的人類部隊勉強又向前沖了十來米后終于在蟲族猛烈的進攻下被迫停了下來。

“照顧好我們的向導。”葉風流不放心的交代了蘭朵一句,然后率先沖出使節團的陣地,直奔蟲族母巢而去。

中二小隊以及豬豬小隊成員緊隨其后。

在蘭朵的指揮下,使節團的護衛士兵們,及時分出了一半兒火力,對葉風流等人的前進方向進行了清掃。

基礎的蟲兵被瞬間清理一空,只有兩個坦克蟲幼體依舊阻攔在眾人面前。

早有準備的中二小隊四人,險險的避過了小坦克蟲的火球攻擊,然后風一樣從這兩個張牙舞爪的大家伙中間掠過,直奔蟲族母巢而去。

在他們身后的豬豬小隊則默契的分為兩組分頭攻擊向那兩只小坦克蟲。

進攻左邊的一組是盾戰士里奧和精靈法師吉賽爾。

另一組是侏儒耀西、影武者圓圓和小惡魔莫莫。

帶頭的里奧率先跑到了左側那小坦克蟲的頭前,然后從空間中拿出了一面夸張的圓形大盾,及時的用巨盾堵住了這只小坦克蟲噴向中二小隊等人后背的第二發火球。

火球的溫度明顯極高,里奧手中那厚重的金屬大盾瞬間就變得一片通紅。

里奧握盾的雙手也立即升起了一股刺鼻的白煙兒。他悶哼一聲,卻是咬著牙屹立不動,左手一翻,又憑空出現了一柄巨大的錘子,猛的就砸在了小坦克蟲的腦袋上。

這時吉賽爾的增益魔法也施展而出,只見一青一白兩道光芒從她手中射出籠罩在了里奧的身上。后者精神明顯一振,再次出錘后,力量和速度都明顯增加了不少。

另一邊莫莫、耀西和圓圓三人也成功阻止了另一只小坦克蟲對中二小隊四人的追擊。

沒了阻攔,眼看中二小隊四人即將沖到蟲族母巢近前,突然一根烏黑的石矛從蟲族母巢的上方激射而下,直刺向葉風流的胸膛。

幸好葉風流早已消耗神力加強了第六感心覺,就在石矛射向他的一刻,已經及時前撲翻滾做出了規避反應。

因此這極其突然而且迅猛的一擊竟然落了空,只是在葉風流身前的空地上轟出了一個碗口大的深洞。

“不好,有阻擊手,隱蔽。”葉風流一邊怪叫一邊向旁連續翻滾,又是幾根石矛險之又險的擦著他的身體,釘在了堅硬的地面上。

只是后面這幾茅在速度和力量上明顯已經不如第一根石矛那樣強勁了。

“竟然能躲過我完全蓄力后的阻擊!果然有點本領。”母巢頂部出現了五個奇怪的黑影。中間那黑影說話的聲音尖細刺耳,“我,獵魔小隊隊長毒刺恭候你們多時了。”

”接着从陶罐里倒出一木碗清水牧羊塞外也不投降,文天祥“人

钦德猜想,这张强弓,恐怕需三百斤的臂力方能拉开。

阿保机小小年纪,竟然练出了如此神力,付出的努力,令人不敢想象。

钦德将强弓还给阿保机,心里对阿保机充满了敬佩。

在钦德的心底,几年前就已腾起了振兴契丹的宏伟大志,无奈一直想不出从何处入手。

现在,看到阿保机和曷鲁自发地教弟弟们练功,钦德心中想到,如果契丹青少年都像这样练本领,契丹会是何等景象呀。

辖底看了钦德、释鲁一眼,道:“我看,让我们的孩子也来这里练功吧。”

钦德抬起头来,对着蓝天白云,痛痛快快舒出了一口心中的郁气,道:“何止是我们的孩子,应该号召全契丹的青少年都练功才是。”

很快,辖底将自己的两个儿子迭里特和朔刮送到了练功场,还带来了一定毡房。

辖底给迭里特和朔刮灌输了太多阿保机的形象,此时一见到阿保机,便亲热的不得了,口呼大哥,非让阿保机和他们哥儿俩住一顶毡房。

在钦德和释鲁的劝说下,阿保机在森林里遇到的那十几个青年,也都呼隆隆来参加练功了。

部落里的少年老古、古,遥辇氏家族的敌剌、海里,都参加到了阿保机和曷鲁的练功小组。

一天,大家正练得起劲,突然,曷鲁指着远处喊到:“那是什么人?”

人们停止操练,一齐向曷鲁所指的方向张望。

远处,十几骑人马正向这边跑来,远望去,像飘动的彩云。

渐渐近了,方看清,原来是十几位风华正茂的青少年。

这些人来到练兵场,纷纷跳下马背,为首的一位少年用目光在人群中反复寻找,问:“谁是阿保机?”

阿保机走上前去,打量着少年,问:“你是谁?找我干什么?”

少年仔细打量着阿保机,说:“你是我的阿保机弟弟吗?我是突吕不部台押的儿子,叫欲稳。”

阿保机已经听释鲁讲过,他出生时,恰好遇上狼德行凶。

危难时刻,奶奶让父亲及两个伯父,带着刚出生的他,去突吕不部台押家避难。

一路上,他饿的哇哇直哭。

台押的儿子欲稳比他大几个月,母亲正在哺乳期。

他第一次吃奶,吃的竟然不是母亲的奶,而是突吕不部台押老婆的奶。

尽管那时阿保机刚刚出生,没有留下任何记忆,但台押是他家的大恩人,欲稳是他的哥哥,这一观念,已深深印在记忆深处。

得知眼前的少年便是突吕不部的欲稳,阿保机大喜,情不自禁地握住了欲稳的手。

阿保机关切地问:“台押大伯的身体好吗?”

欲稳的脸立即阴沉下来,说:“小黄室韦的人到我们部落里抢牲畜,阿爸和几个人反抗,结果全被他们杀死了。”

阿保机立即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此仇必报。”

欲稳又将一位少年拉过来,对阿保机说:“这是我的弟弟霞里。”

阿保机摸着霞里的脑袋,问欲稳:“伯母呢

大厅之中,满满当当几十号人。

每个都是喜气洋洋。

再看大厅的装饰和摆设,最耀眼的便是周围一圈挂着的几十个大红灯笼。

上面全都印着金光灿灿的喜字!

这是要逼婚啊!

林肖楞在当场。

旁边的上官燕婉也是瞬间瞪大眼睛张大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看看大厅里面的摆设。

到处都是红彤彤的,满满都是喜庆。

尤其是大红灯笼高高挂,还是上面金灿灿的大喜字。

分明就是一个婚礼现场嘛!

这事儿可真是闹大了。

原来在来的路上,林肖还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拜祭海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从当不当丧尸开始

鱼竿上的咸鱼

从当不当丧尸开始

山雨凭岚

从当不当丧尸开始

若沁

从当不当丧尸开始

丹白

从当不当丧尸开始

一缕温馨

从当不当丧尸开始

小妖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