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陈姓修士》。

嗯。侯一元早已知道第一个青衣人已走了,已换成了史秋山,所适从京师来诣,过正阳十数里许遇之,虑劫兵器为叛,

“白鷺師兄,我們回去不會被師尊責罰吧?”路乞兒還是有些擔心。

“哎呀,沒事,若是回去師尊怪罪下來,就師兄一人扛下來。”白鷺拍著胸脯保證道。

“也不曉得那胭脂水粉貴不貴,能不能用那雙首奔雷鷹的內丹換上幾盒?”路乞兒自言自語道。

白鷺聽罷一拍腦袋,翻了個白眼道:“我們這是四品靈獸丹,可以買半個胭脂鋪了。”路乞兒頓時眼前一亮,那除去給師姐買些胭脂水粉,還能剩下不少錢呢。

白鷺悄悄說道:“跟你講哦,我們先去靈器鋪子將這靈獸內丹換成靈石,然后你去買胭脂,我去找個老朋友。日落之前我們定能返回。”

路乞兒聽罷點點頭,他也覺得這樣是可行的。很快,兩人便到了鎮上,路乞兒看著那熟悉的街景,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時有些恍惚,幾個月過去了,這里依舊沒有什么變化,只是自己變了,就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覺。

走到北街的時候,兩人忽然聽見前方人群中傳來一陣咒罵聲:“臭乞丐,讓你在這里討食,影響這里生意,看我不打死你!”言語間便是一陣拳腳聲和人的痛苦呻吟傳來。路乞兒和白鷺往前走去,就看見一間酒肆門前,一個年輕乞丐趴在地上蜷縮著身體抱著腦袋,一個小廝模樣的年輕人手中揮著一根木棍,一下一下狠狠的砸在乞丐身上,嘴中還不停的罵著:“天天在這門口待著,客人都不敢進來了。”邊上站著四五個和路乞兒年紀相仿的小乞兒,都不敢上前幫忙。有的捂著臉不忍去看,有的則狠狠的盯著那打人的小廝,恨不得將他咬死的模樣。路乞兒很快認出了他們,正是數月前搶自己燒餅還將自己打死一次的那群乞丐。那個為首的乞丐躺在地上,身上到處是傷痕,若是小廝再打下去,遲早會沒命。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小廝打的也就越加賣力,就好像要證明自己高人一等一般。路乞兒攥緊了雙拳,雖說他們以前經常打罵自己,但是都是乞丐,都為了一口吃的活著。路乞兒突然很憤怒,正在他想沖上去的時候,人群中突然傳來一句話:“住手!”

眾人都愣了一下,那打人的小廝也停住手,接下來眾人就看見人群中走出個一襲紅衣的少女,約莫十四五歲,扎著高高的馬尾,手中拿著一串糖葫蘆。路乞兒好奇望去,只見那少女眉若青黛,那蒲扇一般的睫毛下藏著一雙靈動的琥珀色大眼睛,小巧瓊鼻,絳唇映日,肌如霜雪,粉嫩兩頰顯現著兩顆深深的酒窩,右手皓腕之上是系著一串銀白小鈴鐺。除了師姐姜曄,路乞兒從未見過這樣好看的女孩子。此時一顆糖葫蘆將她嘴巴塞得滿滿的,說話便有些含糊不清。

“你怎么這樣欺負人?”少女瞪大了眼睛,對著小廝說道。

“這位小姐,這是一個乞丐,天天和他的同伴堵在小店門口討食,讓過往客人都不敢踏入這里,影響了小店的買賣,我勸過,他們不聽,我便只好動手了。小姐想來也是尊貴的人,你且讓開,讓我將他們趕走,免得他們臟了小姐及各位客官的眼。”小廝見來者衣著華貴,定是哪家的小姐,不敢得罪,于是陪著笑道。說罷又要舉起手中的木棍。

“你不許打了,人家也不過是討個生活,何必咄咄逼人?”少女有些不依不饒。路乞兒見狀走過去將地上的乞丐扶起來,回頭對白鷺說道:“師兄,可否借些靈石給我?”白鷺知道路乞兒心善,從須彌戒中掏出一袋靈石,扔給路乞兒。路乞兒抓住袋子,朝白鷺點點頭,回首就將袋子塞進那乞丐的手里說道:“你和他們去買點吃的,以后不要再來此處乞討了。”那乞丐一怔,瞬間有些不知所措,自己今日是遇到大善人了。他早就記不起路乞兒,只是覺得眼前的少年有些面熟。正在錯愕間,紅衣少女也將一袋靈石遞了過來,有些驕傲的說道:“喏,還有本女俠的!”乞丐看看少女又看看路乞兒,不知道接下來該干什么。直到路乞兒對著他點點頭,他才收下兩袋靈石,跪倒在二人面前,重重的磕著頭:“謝謝兩位恩公,謝謝兩位恩公......”旁邊那四五名乞丐也跪下來,學著那名乞丐磕頭跪謝。看著這一幕,路乞兒心中很不是滋味,白鷺見狀也是悄悄嘆息,這小師弟,到底還是心善啊。

那小廝眼見又有人出來,心中憤憤不平,丟下手中木棍,對著那群乞丐冷哼一聲,便轉身進了店里。那群乞丐千恩萬謝之后也是結伴離去,眾人也便散了。唯有紅衣少女瞪著大眼睛盯著路乞兒,上下打量,直到看得路乞兒有些難為情,才緩緩笑道:“你比> 我只要这个家伙身法稍微慢一点,我就用掌心雷给他下子。

这个家伙一时间,也是被我和胡惠茜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下,有点手忙脚,没想到我和胡惠茜早就设计好了,抓住他的身影就不会停止进攻的。

这个家伙在躲闪我和胡惠茜进攻的同时,我终于看到,他现在也是一脸紧张的样子。

这个家伙脸上那种恶作剧一般,嘲讽的笑容再也看不见了。现在正用一种恶毒的目光看着我和胡惠茜。

终于这个家伙,被我和胡惠茜打的手忙脚乱,身法也露出一些破绽,我抓住难得的机会,左手一记掌心雷打出来。

挨了我一记掌心雷,这个家伙被我发出的胳膊粗的,噼啪作响的电弧,烧的哇哇大叫,看样子这记掌心雷让打疼了这个家伙。

过了一会,这个家伙又被胡惠茜的狐尾鞭狠狠的抽了一下子,虽然没有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我发现这个家伙那道淡淡身影还是似乎清晰了一些。

看样子,这个来偷袭我的家伙,被我和胡惠茜接连击中,隐身法术已经有点削弱了。

我高兴极了,大喊着,要胡惠茜加把劲,再给他几下子,就会把这个家伙的隐身法术给破掉了,到时候,他隐匿不了身法,我和胡惠茜就不怕他了。

因为这种情况下,只要再过一时半刻,这个家伙隐身术在被我的掌心雷和胡惠茜的狐尾鞭不停的进攻下,破坏掉,那样他就会无处可逃。

就在我以为,我的计谋得逞胜利在望的时候,令我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刚刚见到这个家伙的身影凝实了一些,可是这个家伙突然身法加快了,一瞬间,屋子里出现了八道这样的身影,手里都举着梭形的白芒,不停的绕来绕去。

胡惠茜的狐尾鞭虽然也击中两道人影,可是被击中的人影随之溃散掉后,很快旁边又聚积两道一模一样的淡淡的人影。

很明显,被胡惠茜狐尾鞭击中的人影,只是幻像,不是那个家伙的真身,这幻化出来的身影,被胡惠茜的狐尾鞭击中后,随散随聚,而且出现了这样的身影越来越多的迹象。

奶奶滴,这个家伙和我在玩什么把戏,我和胡惠茜不停的进攻,不敢有半点松懈,这样也是相当耗费法力的,但是现在被击中的都不是这个家伙的真身,这个家伙还真是难对付啊。

我看着现在屋子里,已经十多到这个家伙的人影了,步伐姿势,整齐划一,在胡惠茜的狐尾鞭不停的进攻下,飘来飘去的,几乎让我眼花缭乱了。

我知道,这里面只有一道身影是这家伙的真身,可是究竟那道身影是这个家伙的真身呢。

我仔细的观察这这屋子里的身影,这时候,又有一道身影被胡惠茜的狐尾鞭击散开来,很明显,这道身影也是假的 ,不是这个家伙的真身。

因为刚才我和胡惠茜击中这个家伙的真身后,虽然他的真身也是一道淡淡身影,可不是一击即散的。

这个家伙在这些幻化出来的身影的掩护下,在胡惠茜的狐尾鞭不停进攻中,没有刚才那样狼狈了,他的脸上又显现出那种嘲讽和戏弄的笑容。

他现在开始反击了,手里的白芒又化出一道骇人的白光,向我飞来,我的脸上都感觉出这道白芒带着火辣辣的热风。

胡惠茜此时正忙着用狐尾鞭像这些道人影不停地进攻,根本没想到这个时候,这个家伙还能抽出手来,对我下手。

胡惠茜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我急忙一个大哈腰,狼狈的趴在地上,才躲过这突然到来的袭击。

这道白芒撞到屋子的墙壁上,然后在空中又兜个圈子,回到那道淡淡人影的手中。

我看到我家非常结实的混凝土承重的墙壁上,已经被这道白芒撞出一个碗口大的坑,这梭形白芒的力量太大了,几乎把墙壁击穿。

真特么的好险,我暗暗的叫道,还好我早就防着这小子梭形飞芒的偷袭,如果我躲慢一点,这下子真打在我的脑门子上,我的脑袋可没有钢筋混凝土的墙壁结实,肯定得开了花。

就在我躲避这道白芒袭击的同时,趴在地上的我突然发现这个家伙的真身是哪一个了。

這一巴掌扇的力量很大,娃娃臉的半張臉上頓時浮現五個清晰的手掌印。

“你敢打我?”

娃娃臉一下沒反應過來,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唐曉曉。

然后就像是發瘋了一樣,作勢就要往唐曉曉身上撲。

“你敢打我!老娘今天要是不教狗急跳墻之類的事來,什么樣反應他都可以接受,然后放過他,就是別像現在這樣,沉默著一言不發,像是個啞巴一樣,好像根本不是你在打他,而是他在折磨你。

“你打我可以,別把我母親扯進來。”北堯終于開口了,伴隨著血沫,他聲音嘶啞得不像個八歲的男孩。

最毒辣,最无情。武功却又最高懂得人意,俺唤它一声马儿,也”丁灵琳看了叶开一眼,心里在也必将追随先贤的身影,与时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陈姓修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维世界传说

砖砖zuan

万维世界传说

淑女派

万维世界传说

泉见

万维世界传说

秀才随风飘

万维世界传说

咖啡色的团子

万维世界传说

恶鬼福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