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蠢不可及!》。

苏樱眨著眼道:你怎知道他们八明之耳目,亏无为之大道哉!(

陳立聞言一笑。

指了指身旁的護衛隊成員,又指了指部落領地上,那一片片巨石等人未曾接觸過的文明產物。

回道:“這些就是我說的好處。武器、護具、住宅、美食……只要加入我們,就可以免費享用了。”

對于其他氏族的人,他甚至都不需要針對性的給出什么獎賞。

光是新手部落的生活水平,就是一個極其誘人的條件。

巨石等人雖然不是很明白新手部落到底有多好,但僅僅是看著護衛隊的裝備,就已經讓他們十分動心了!

“這……都可以給我們嗎?那……我們要做什么?”巨石問道。

好處已經看見了,接下來就是談付出的時候了。

總不可能身為投降方,還能啥也不付出,就平白得到好處吧?

要是這樣的話,人人都不想抵抗了。見面直接投,投了就有房有肉有武器,豈不美滋滋?

……巨石等人是這么想的。

陳立聽他這么問,也沒怎么考慮,便回道:“你們要做的,就是聽我指揮,我讓你們干什么你們就干什么。事情呢……其實也沒多少,反正肯定比你們天天和野獸搏斗要輕松多了。”

加入他的部落,其實就跟加入一個企業沒什么兩樣。

付出一些勞動力,換取更好的生活條件。

大家一起努力,把小部落經營成大部落,創造更好的條件,讓生活質量越來越好。

盡管沒工資,但是對于原始社會而言,這樣的待遇,可比現代社會領工資的還要舒坦些。

“就……就這樣?”巨石眨巴眨巴眼睛,“這也太簡單了吧?!”

陳立給出的要求,讓他有點不敢相信。

他本來還以為投降以后要天天賣命,一個人負責好幾個人的食物,被壓榨得疲憊不堪。

可是聽陳立的意思,除了聽話之外,好像也沒有太多事情要忙的。

真的能這么輕松?

世界上能有這種好事?

巨石等人有點不信!

他們覺得陳立一定是在騙他們的!

“陳立大王,你沒有騙我們?”巨石問道。

“我騙你們干嘛?你們又沒值得我欺騙的地方。要不是愛惜你們的勞動力,我剛才就直接讓弟兄們把你們剁碎了。”

對于這樣的反應,陳立早有心理準備。

原始人嘛,沒經歷過幸福的生活,懷疑這懷疑那的,都是正常反應。

他說了句,提醒巨石自己手頭上的力量是完全碾壓他們的。

而后又換了個溫和點的語氣,說道:“你們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先在我的部落生活一段時間。要是覺得我欺騙你們,或者日子過得沒有你們以前在大力氏族舒服,那我隨時可以放你們走。”

反正他收人也沒多大成本,包吃包住幾天,就算對方想走,對部落而言也沒什么損失。

陳立相信,憑借自己一手打造起來的文明部落,留住幾個原始人還是輕而易舉的。

聽了他這句話,巨石等人這回真的動心了。

“大哥。”

他的十幾個小弟們紛紛露出幾分意動的表情,小聲道:“陳立大王的話……感覺挺不錯的樣子。反正我們和大力王關系也不好,被他逼著干這個

二人一狼在這處區域飛遁了許久,季遼無奈嘆息,“這里已經被打的支離破碎了,天地混亂不堪,靈氣一點也沒有,看來應該是沒什么機緣了。”

龍姬贊同的點點頭,“要不...我們離開這里?”

季遼微一沉吟,才說道“算了,現在距離寂滅界關閉已經沒剩多少時間了,我們把這里探查一遍后,要是沒找到什么,那我們就在這里歇一會免得出現什么意外,等寂滅界關閉的時候我們就離開這里。”

龍姬一聽季遼這話,知道他們這次寂滅界之行是找不到......

,卑不谋尊,疏不谋戚。臣收逃田以募归复,罢工役以

第三阶段就是炼神还虚,也就是修炼元神,甚至元神可以出窍。那红衣僧和这个佟寨主就是第三阶段。”

“那‘五气朝元’呢?”

“五气朝元,五气就是指心神、肝魂、脾意、肺魄、肾精,五气朝元就是指通过修行打通任督二脉,身体这五气归集到脑海,从而达到‘金仙’的仙道极品境界。但这‘金仙’只是戏谈而已,那些寿命很长,比如我父亲和哥哥,他们一个一百多岁,一个八九十岁了,却都看起来不过六七十和四五——这就是所谓金仙的不生不灭永不轮回境界。但没有人真的可以永生不死,还是要轮回。”

常空道:

“原来如此,那这就是外家功夫了,又回到了肉身修练。”

丁秋云笑道:

“所以是你小看了这里的道人,他们也是注重肉身的。”

看着常空,又笑道:

“金仙的永不轮回不生不灭是假的,是不是?你会不会长生不老?”

常空笑道:

“也不能,只是老得慢些而已。”

两人又说了一些武学上的事情,丁秋云又道:

“我方才忘了我哥有个姓佟的仇家,我说出来,他们反而更不会放过我。”

“现在好了,你哥少了几个厉害仇家。”

常空笑道,说着咳嗽起来。

丁秋云紧张地道:

“你怎么样?”

“没事,肺还没修复,不能大笑。”

丁秋云松了口气,道:

“等到了城里,找个太夫看看。”

丁秋云又道:

“你和关敏的事怎么样了?”

常空神色黯然,道:

“你知道,我不会追求女子。她和白衣秀士严明樟在一起,也怪我,不该介绍他们认识。”

丁秋云蓦然感到一阵心酸,道:

“你也不用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可以再找别人。”

常空摇摇头,不说话。丁秋云道:

“其实有许多女子喜欢你呀,而且这些还都是出色的美人儿。可你为什么又不接受他们?比如王家的婧意,还有那个小菊,花月影,那些仙霞派的女弟子,青莲派的那几个道姑,其实她们中都有许多喜欢你,你为什么不选她们?”

常空叹了口气,道:

“我不知道,婧意太小了,而且她的个性我不想和她真的有亲密关系。我不喜欢小菊,花月影是个妖,那几个仙霞青莲的弟子们,我又脸皮薄,不知如何去追求。”

“可你为什么喜欢关敏、王亚男这样的?你有没有发现,她们其实很相似?你喜欢的女子都有些相似,不是说长相,是说性情,她们都相似。”

常空一惊,道:

“我也隐隐觉得她们似乎有些相似,这我也奇怪,为什么我偏偏喜欢她们这种?而且从你们的眼光来看,她们的长相也就是中上等,并不是绝色美女,可我就是忍不住喜欢她们。”

常空低头道:

“难道是因为我的妈妈和哥哥?”

丁秋云不解地道:

“为什么和她们有关?”

常空沉思道:

“我也想了很久。有二百年,我被关在一个地方,终日无所事事,就想这些东西。我的命运和性情好像和他们有关。比如,这关敏和王亚男,你猜她们的性情像谁?”

“像谁?”

“像我的妈妈和哥哥,都那么以自己为主,都是在人群中傲然自立,只顾自己开心,不管别人死活,却又魅力无穷。就像你那天说的,‘烈酒最香,毒花最美。’他们就是烈酒和毒花。我明知他们心肠冷酷,可竟然就是喜欢他们。有时我真觉得自己贱到可怕,家里那两个伤我很深,可我现在喜欢的女子竟然和他们一样!”

常空看着丁秋云,道:

“我好像不由自主的,由不得自己,看到这样的女子总是让我无法自持。我知道,在王青芳家附近有个和尚告诉我,那是因为我身上缺少她们的这种特质,她们的活泼,她们的不受她人影响的独立和自在等,我失去的东西就是她们拥有的。”

丁秋云想了会,道: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也使自己拥有这些东西,不必求于她们,这样你就不会不可救药的迷恋她们。”

常空微微一笑,道:

“正是如此,所以我总说要改变性情,就是不想被这命运摆布。拥有和她们一样的性情,这样,就不会让被她们吸引得无法自拨了。”

丁秋云疑惑地道:

“可你能做到吗?这好像比武学还难钻研。”

“我努力吧,我曾经在没有指点的情况下,自己练成这样的武功,这些问题我想一定也有解决之道。”

丁秋云道:

“那祝你成功,可以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两人吃完粥,收拾离开。丁秋云道:

“其实也不必,这几人都是东江那边的山匪,官府正求之不得要征剿他们,只会奖赏你,不会追究你杀人之罪。”

“还是走吧,怕这麻烦。”

两人连夜离开,但是两人都有伤,马不能走快,第二日早上才进白州城。

丁秋云笑道:

“没想到夜里的风景还不错,月色清朗,寂静神秘。”

常空道:

“所以要多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这样活着才有意义。”

丁秋云看着常空道:

“嗯,亏我从家里出来了,不然,一生都是在那个笼子一样的屋子里过。”

两人安顿好,丁秋云腿疼,正要去房里躺一会,一个人匆匆奔进来,急急地道:

“常空在吗?”

丁秋云一见是关敏,皱了下眉,道:

“他睡下懸停不動,心中一喜,抬手將二物召至身前。

這兩件法器在方才一戰中,被斬龍劍砍得傷痕累累,不過,日后有時間稍加培煉一番,就可以為他所用了。

“老爺子,你看這兩件法器成色怎么樣?”

林天自然不懂得辨別法器優劣,此事只能交給老頭子了。

很快,清風子便回道:“兩件上品法器而已,在老夫眼中一文不值,不過卻非常適合你現在的修為,使用起來應該會很合手。”

林天嘿嘿一笑,他終于也有了趁手的武器,省得以后對敵時無寶可用了。

斬龍劍和引魂刀雖是至寶,但不敢以法力催動的情況下,就跟燒火棍沒有區別。

他又想起那名丑陋修士手中那張墨綠長弓似乎威力也不俗,急忙回身望去。

“嘔”

剛一轉過身去,就看到地上那堆散落的尸體碎塊,又想起剛才他竟然殺了人,精神上一時有些難以承受,彎腰干嘔起來。

若不是一年以來早已辟谷沒有進食,恐怕他連腸胃都要吐出來了。

雖然他現在已經是一名修真之人了,但思想上還是一名新時代青年,一時無法接受這樣的場面。

“哼,沒出息!”清風子毫不掩飾對林天的鄙夷。

“老爺子……嘔!”

林天直起腰來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這才舒服了許多。

“老爺子,這可是我第一次殺人,吐兩口也說得過去吧,您老人家當年就沒有殺人眨眼的時候嗎?”

“你是問老夫嗎?”

清風子語氣突然變得冰冷:“當年為報好友被殺之仇,老夫一夜之間滅殺了東流門兩萬余修士,也不曾眨過一眼!”

林天聞聽,渾身打了個冷顫,好家伙,難道這個世界就這么的弱肉強食嗎。

兩萬修士,這老頭子又是怎樣做到的呢?

好惡心……

林天腦補了一下那種畫面,又打了一個冷顫,趕緊停止了想象,向那堆“丑陋修士”走去。

有了剛才那一番惡心腦補,此時再看地上那堆碎肉,好像也沒那么恐怖了。

先是將地上那張墨綠長弓召入手中,林天喜滋滋地把玩了片刻,才收入儲物戒中。

然后又雙手齊探,對著碎肉堆中虛空一抓。

兩只銀灰色儲物袋飛入手中,雖鼓鼓囊囊,卻并不沉重。

一道法訣打出,將儲物袋打開,林天用神識探去。

“嘿嘿!”

看清第一個儲物袋中物品后,林天咧嘴一笑。

又向第二個儲物袋探去。

“嘿嘿!”

林天又咧嘴一笑。

“小子,你傻笑什么?”清風子鄙夷地問道。

“嘿嘿,嘿嘿!”

林天兩眼放光,擦了擦口水道:“老爺子,我數了數,這兩個袋子里面一共有三千五百一十八塊靈石,我……我發財了!”

“哈哈……嗝!”林天仰天大笑。

“唉”

清風子長嘆一聲:“區區幾千靈石就讓你高興成這樣,實在是沒出息,哪里有老夫當年半點風采。”

林天好不容易止住大笑,意猶未盡地說道:“老爺子您當年自然風光無限,但是晚輩以前每個月的生存費用才一千五百塊……靈石,還時常要我那雙修道侶接濟,這幾千塊靈石嘛,晚輩知足,知足得很呢。”

清風子不再說話,似乎已經對林天無言以對。

“這些就是裝丹藥的瓶瓶了吧?”

林天將一支乳白色瓷瓶拖在手上,將瓶塞打開聞了聞。

“好濃郁的藥香,老爺子,你看這些藥丸我能吃不?”林天將一顆赤紅丹藥捏在指間問道。

“這個丹藥么……”

清風子再次出聲:“老夫雖不知此丹叫什么名字,但藥力尚可,是適合融境中期修士修煉的丹藥,你雖是初期修為,但法力渾厚可比中期,此丹倒也可以服得。”

“得嘞,這回有藥吃了。”

林天滿意地點點頭:“儲物袋里有三十多瓶,夠我吃一陣了,那我們還要去風波城嗎?”

“三十瓶丹藥并不算多,日后你修煉起來需要大量丹藥,還是要設法尋找靈草自行煉丹才行”清風子回道。

“看來三千多靈石好像遠遠不夠啊。”

林天歪頭思量片刻,道:“好,既然沒錢,那我們就去打……”

“打劫?”

清風子警告林天:“小子,別說老夫沒提醒你,你這點修為雖然遠超同階,但一旦遇到真正的高手,你會死無葬身之地的,萬事還是小心為好。”

林天嘿嘿一笑:“老爺子您多慮了,晚輩是說,剛才搜魂得知,萬里之外有一座萬獸山,我們去打……怪獸,賣金幣!”

“打怪獸?”

清風子不解道:“你是說打妖獸,賣靈石吧?”

“對,就是打妖獸。”

林天雙眼放光:“順便打劫!”

“唉”

清風子又是一聲長嘆:“你這小子,早晚會吃大虧的,既然你主意已定,那就出發吧。”

“不,現在不出發。”

“為何?”

“我疼!”

“你疼?”

林天指了指胸前傷口:“傷勢未愈,我疼,不宜打怪獸。”

“那何時出發?”清風子問。

“哈!”

林天一樂:“不要著急,不要著急,休息,休息一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蠢不可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真言大道

唯刀百辟

真言大道

姒城城

真言大道

老猪

真言大道

吃瓜党

真言大道

追沙子

真言大道

双水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