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声势浩大》。

人的心理,岂非总是充满月,吏卒以无罪被捶挞者

齐雪拉开院门,却见自己父亲黑着脸站在门口,而江远坐在摩托上抽着烟,正笑看过来。

  “爸…”

  齐德隆没应声,直接走进了院子,一看到自己外孙跑过来,他却又大笑起来:

  “哎哟,我的宝贝孙孙,跑慢点儿,小心摔咯。”

  门外,江远见齐雪又要关门,连忙扔了烟头冲院子里喊:

  “老爷子,我来做生意的,给你送钱的!”

  齐德隆抱着外孙转身走到门边,皱眉看向江远。

  “谁介绍你来的?”

 “铜瓷街一个叫萧聪明的摊主,说是您亲戚的亲戚的亲戚。”

  齐德隆冷哼一声,“那你是知道我齐家的来历了。”

  “老九门之一的齐家嘛,”江远抱了抱拳,“久仰久仰。”

  齐德隆脸色并不友善,本想赶江远走,却又不经意瞥到齐雪躲在厨房落泪。

  老爷子叹了口气,对江远点点头,“外面说吧。”

  说着,他把外孙放下来,轻声细语道:“去厨房找妈妈去吧。”

  说完,齐德隆关上院门走出来。

  江远掏出香烟敬了他一颗,“是这样的,我在金星搪瓷厂旁边开了家古玩店,想收一些好东西,可现在市面上的情况您应该清楚,好东西太少了。”

  齐德隆抽了口烟,犹豫了一会儿才道:

  “两个方法,第一,我自己让些古董给你,第二,再给你一些宝主藏家的信息,他们都有出手古玩的意向,有做生意亏了的,有急需钱治病的,反正各种原因都有。”

  “你选哪一个?”

  江远笑着摇摇头,“我从不做选择题,两个我都要。”

  齐德隆点点头,“既然你知道我们齐家的来历,那有些话我要先和你说明白。”

  “首先,我是有那么一两件好东西,不过都是年轻时候凭自己的眼力收回来,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东西,这一点你要清楚。”

  “清楚清楚,”江远笑着点点头,“齐家人的眼力我还是相信的。”

  “这第二点嘛,你不准和任何人提起我和你交易的事情。”

  江远心说老九门的恩怨到这一辈应该早就没人在乎了,这老爷子还担个什么忧。

  可嘴上却是保证道“老爷子你放心,我嘴严。”

  

  江远这才得到允许,跟着齐德隆进了院子。

  院子里有并排的几间老房,齐德隆带着江远进了最左边一间。

  他让江远在屋里等着,然后自己走进了旁边屋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带着几样东西回来。

  在江远的视线中,这几样东西都散发着强烈的光芒,瞬间让江远眼前一亮。

  桌面上一共摆了五件东西,一本泛黄的古籍,所说已经做了保护措施,可还是能够看到曾经碎裂和‘起霜’的痕迹。

 古籍封面上有几个模糊的毛笔字迹,要不是眼尖的估计都认不出来是“高启诗集”这四个大字。

  高启是谁?那可是元末明初时候最著名诗人和文学家之一。

  这本古籍散发强烈的光芒,加上江远的眼力,能够肯定是明初时候的纸张。

  江远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翻开一页,想要证实一件事情。

  现在这本古籍可能有两种来历。

  第一种就是明代其他人把高启的诗抄录形成的《高启诗集》。

  第二种,这本诗集是高启本人亲笔书写。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这本古籍的价值就要翻上十甚至是百倍不止。

  前者只能算明初一本小册子,后者则是明初大诗人高启手稿,两者的差别犹如云泥。

  江远咽了口口水,双眼放光地看向其他东西。

  既然齐德隆老爷子把这些东西一并拿出来,就说明其他东西也不会差。

  另外还说明一件事,齐家还有更多更好的藏品。

  可惜齐老爷子太低调了,估计滨海九成九的圈内玩家都不知道他。

  “清代宫廷首饰盒!”

  “八大山人的《竹石鸳鸯图》!”

  “清代紫袍玉带葫芦形砚台。”

  江远一件件叫出名字,却是不由得苦笑起来。

  想要吗?想!

  这些东西都是收藏的精品,虽说远远比不上叶知秋存在银行的那件“镂空粉彩转心瓶”,却也不是想收藏就能收藏得到的。

  齐德隆叹了口气,“要不是急用钱,我说什么也不会把这些拿出来,都是我父亲在世的时候收来的,卖掉哪一件都不舍得。”  

  “二十万一件,你自己挑吧。”

  江远:“……”

  大意了,草率了,过于自信了。

  “咳咳,”江远笑着打了个哈哈:“齐家不亏是老九门之一,底蕴真厚啊,谁也想不到,滨海还藏着齐老爷子您这么个身家至少几百万的富翁。”

  “这些东西嘛是不错的,不过论收藏,我还是更喜欢极品一点的。”

  江远有些心虚地看了齐德隆一眼,生怕他看穿自己的心思。

  同时江远心里惊讶急了,这样看来,齐老爷子的收藏,比起重生之前的自己也丝毫不弱啊。

 把齐老爷子放在自己那个时代,身价妥妥的百亿富豪。

  “看不上眼?你眼光还挺高,”齐德隆微微皱眉,“现在的年轻人这么有钱的吗?”

  说完,他收起这盼。

“妾身也要一首詩!”身后頂著紅蓋頭的新娘子陳麗卿,帶著哭腔說出自己的心愿。

“唉!”安寧也是慚愧不已。

可是,俺原本也想著要從一而終啊!奈何這腐朽的大宋制度,對俺們男人來說,也太放縱了,太荒唐了!由不得俺去守身如玉呢,怪俺咯?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心人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愿。”

啊?!原本對安寧嗤之以鼻,勉強過來證婚應酬的徽猷閣待制、海州知州錢伯言目瞪口呆。特喵的!誰誰誰說的這個安兆銘只是個赳赳武夫的?老夫去撕爛他的嘴啊!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這樣的詩句,人生能得一首,就已經很圓滿了。昔日盛唐的張若虛,不就是一曲《春江花月夜》嗎?誰敢自吹比他強?

新房的門額上,來回往復地堆疊張掛一緞七色彩綢,碎裂其下如穗。

安寧橫抱披戴蓋頭紅的新娘豪邁踏入洞房,后面的賓客們,爭相撕裂那門額上的彩綢穗片而去。明日的海州城內,各處店鋪紛紛懸掛,謂之利市繳門紅。

等到安寧把新娘放在婚床上,二人就各執彩緞綰出一個同心,謂之牽巾。之后安寧以瓜于笏,新娘搭他手上。面相向,安寧倒行出,至陳西真、張叔夜、呂氏座前恭拜畢。

此后新娘倒行,二人再相攜退回洞房。男左女右對拜,就坐婚床上。伴娘爭以金錢彩果散擲,此謂撒帳。然后各留少許頭發,出疋段釵子、木梳頭須之類,謂之合髻。

再有以彩結連的兩盞米酒互飲,謂之交杯酒。飲訖,擲盞并花冠子于床下。其盞務必一仰一合,曰大吉。則眾喜賀,然后掩帳訖。

再然后?賓客們喝酒去吧,沒你們啥事了。

錢伯言相攜張叔夜一路走去,細看賓客居然千余眾,其中不乏八閩富豪之輩,嘖嘖稱奇。

又見那些賓客的賀禮,琳瑯滿目,粗粗估算價值,不下萬貫財貨,心中駭然。再翻檢新郎送過新娘子的彩禮,所見上好的金沙,足足裝了四石,上面覆蓋著各種綾羅綢緞。

其他五谷彩禮,卻都是呂家溝從今年的田地收成中精挑細撿,呂家姑姑忙的徹夜未眠。

“這、這?張兄,錢某卻聽聞,那安兆銘孑然一身,投靠張兄來,如今也不過半年有余。如何就能備出這多彩禮?某粗粗算去,總不下兩萬貫吶?!”

“喔喔,錢兄是問這些啊?”張叔夜心說這算什么?你要是知道安兆銘的千萬貫身家,難道還要投河上吊不成?

“安兆銘昔日擒梁山泊,所得賞金不下一萬七千貫。后來他又攬了童太尉好多軍糧營生。海州這里,也做出一些生發的貨品,所以這區區兩萬貫,他呀,倒是拿得出來。”

原來如此啊?此前只以為安兆銘是赳赳武夫,沒想到這人的詩詞也是如此華麗、應景,竟是個文武雙全的好兒郎啊!錢伯言再次慨嘆。

“呵呵,詩詞此事卻另有說法,錢兄可知那新娘子為何一定要索詩嗎?”所謂文人輕薄,一提起這些風月事情,兩位滿腹經綸的朝廷學士、大員立刻猥瑣、咸濕起來。

“某家聽說啊,這個安兆銘,他此次走海上來,卻在萬里波濤間偶遇月仙,纏綿多日乃相別離。告辭時候,那月仙卻要索他填詞,這安兆銘就即興曰:

可憐今夕月,向何處、去悠悠?是別有人間,那邊才見,光影浪頭。是天外空汗漫,但長風、浩浩送將秋?飛鏡無根誰系?姮娥不嫁誰留?

謂經海波問無由,恍惚使人愁。怕萬里長鯨,縱橫觸破,玉殿瓊樓。蝦蟆故堪浴水,問云何、玉兔解沉浮?若道都齊無恙,如何漸漸如鉤?

錢兄卻來品品這首《木蘭花慢》的詞句意境,與他今日的洞房之詩,高下如何?”

“竟有此事?”錢伯言慨嘆良久。這首《木蘭花慢》,此前未聽說過,應是新作。要說應景之事,差相仿佛。不過意境上看,錢某更喜他今日的洞房之詩。

“呵呵,某家也是這樣看法。若是今夜的詩蓋不過海上的詞,怕是安兆銘洞房難諧啊。不瞞錢兄說,這首海上明月詞,海州到處流傳呢。你說安兆銘今日這詩,他不寫成么?”

兩人擠眉弄眼,哈哈大笑。一起駐足觀賞院外的煙花盛景。

大廳里燈火通明,卻并無一絲黑煙裊裊。窗外的煙火,卻更如春日的花朵般,爭奇斗艷。甚至空中,還淡淡留下“百年好合”四個煙花痕跡,滿園賓客皆嘆為觀止。

“師兄,師兄,你看到俺剛才的煙花了嗎?”洪七一頭撞了進來,打破安寧和陳麗卿意亂神迷的溫馨時刻。

“啊~!”這是陳麗卿羞憤的哀鳴。“滾蛋!”安寧憤怒的嚎叫隨之響起。

洪七抱頭鼠竄,大發恨聲:“武松!武松!你且出來,與小爺大戰三百合!”

福州的海商們在完成考察、對接商談后,喝過海龍王的結婚喜宴,興高采烈地回航了。

跟隨他們回去福州的人當中,還有喬思恭、羅閑十、雷橫等人,他們要在福州建一個辦事處,專為處理海商諸事。

此外,三人也被安寧秘密囑托,暗中關注二姐安云兒一家的安全問題。特別是外甥林長生,不能有任何閃失。

原本羅閑十、雷橫還會覺得這件事可能會勞神費力,亞歷山大。他們搞不明白為何老喬會如此淡定?到了福州不久才明白,這件事其實很容易做好。

因為每天下午,林小夏的驢車就會拉著八大桶魚丸,不緊不慢敲著類似木魚的東西“咄、咄、咄”走遍南臺的大街小巷。他們只要買一碗“林記”魚丸吃吃,順便嘮嘮嗑就好。

嗯吶嗯吶,這“林記”的魚丸,當真是神仙美味啊。

——身上的尘埃是可以洗掉,但狠的给这半真半假的疯子一巴掌

“哈哈哈,關鷹呀,其實你也很聰明的,好好干吧,老師終還是老了,會有退下去的那一天,那個時候兵部就會是你們的天下了。”鄺野實在是太高興了,說話間難免就把自己的心里話給講了出來。

原本還在聆聽著老師教晦的關鷹一p>

仿佛对发生的事一概不知。这天墨峰终于开口了。希望张航允许他们扫平其他势力。

因为墨峰投靠了人类,三股势力经常以为为由进攻他们,他们不敢反抗张航,只能把仇记在其他狼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声势浩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凡归流

天翔

仙凡归流

罐装可乐

仙凡归流

风许昌平

仙凡归流

明熙尔尔

仙凡归流

文苑舒兰

仙凡归流

临渊醉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