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让往事随风!》。

现在连城壁就要来了,沈壁君就已荡入了一条山隙里,水底的水

李言收回神識,他必須要行動了,因為按照目前王朗他們的前進速度,前方只要再經過二道門后,王朗他們就已攻擊到十里之處。

不過此刻他內心有些震驚,想不到太玄教等三宗為了對付魍魎宗,竟然密謀了幾百年,而且想不到這天地間還真有五行雜靈根之人在沒有特殊功法的前提下,不但筑基成功,竟然還修到了金丹后期,聽全九星話的意思,這名發現藍色菱晶秘密的太玄教金丹前輩最后還是在沖擊元嬰時失敗了。

“不知那位太玄教的金丹修士吞服的是何丹藥,竟然能讓一個雜靈根修煉如此逆天,如果我能有這樣一枚丹藥,想來修煉速度上定會快上數倍不止。”李言不由舔了舔嘴唇暗自想到。

繼而李言自嘲的搖了搖頭,退出了光帶隔膜。

李言神識在藍色菱晶中沉浸而入,這時倒數第二道門已然自底部到中間大亮,半圓拱門上面一半也是散出了橘黃色光芒,正是逐漸點亮的前兆。李言見狀一步向前跨出,眨眼間已來到了最后一道黑暗之門處。

李言伸手一拍,一張新的“鬼車符”已然出現了在身體之外,原先的那張已然在他出來后就已自行潰散一空。但好在龔塵影把自己的三張也給他,這樣一來,李言就有了六張“鬼車符”,一時間倒也夠用了。

李言身形迅速穿過黑暗之門,已然來到了鐵鎖鏈橋之上,他展開身法疾速在他出現的位置方圓十丈之內游走了一遍,然后以最快速度再次躲入了光帶隔膜層之中,這次他極是冒險了,他雖然已經展開了極速身法,但在他進入光帶之前依然有一頭黑色怪雕出現在了他的身后伸出長長尖喙狠狠啄向他的背部,李言只感背后勁風不善,但他又哪里敢回頭,手上菱晶青芒一閃中,拼盡全力撞向那并不存在的隱型之門,就在他進入光帶的一剎那,后面只響一聲悶響,李言竟感到這層堅韌的隔膜都在隱隱晃動,不由嚇出一身冷汗。

“嗯?前方有動靜。”與此同時,正在一里多外的王朗和全九星不約而同開口說道,然后二人急忙擴展神識,一散而出,稍頃后,二人均是臉帶疑惑之情。

“奇怪,王兄你發現了什么嗎?”

“怎么會有一只黑色怪雕?全兄,這應該是我們到了那處時才會出現才對?莫非出了什么變故不成?”王朗也是一臉不解,按照之前通關經驗,隊伍只要沒到關卡中的某一段路,那里是不會出現任何事情的,所以他們為了節約體力,神識也就放在了當前位置和身后天空中的巨大黑影之上,根本沒有向前外放太遠。

“難道是關卡難度變大,隨之一些規則也變了不成?”全九星急皺眉頭說道,但內心深入卻有種隱隱不安的感覺。

王朗并沒有出聲,而是手上攻擊動作一緩,又用神識掃視了數遍后,發覺連剛才那只黑色怪雕都已消失無蹤,也不由心中生出不妙之感。

“全兄,此事古怪,你我當小心才是,現在還有一里多路,必當全神戒備才可。”他面色凝重的說道,面對這種未知的狀況,不由得他們不萬般小心應付。

一里外的光帶隔膜內,手持藍色菱晶的李言此刻一邊維持青芒不斷,一邊暗忖“還是讓他們發現不妥了,看來這次回去之后要找尋一套身法仙術才是,我這身法十丈一圈下來竟用了一息時間,不然根本不會觸動這里的禁止。”

又過了二息后,他小心翼翼的手持藍色菱晶射出一絲青芒后,在還是黑色的半圓拱門之上開了一絲縫隙,然后慢慢的放出一縷神識,片刻后,李言不由輕呼一口氣,那頭黑色怪雕已然消失不見,外面除了江水滾滾,和遠處傳來的仙術爆裂之聲,卻一時也安靜了。

十幾息后,王朗他們已然來到了最后一里之內,只時此時他們速度并不是很快,而且將周身防護的極是嚴密,令那些空中黑色怪雕尖銳嘶鳴不斷,下方金色線蛇更是層出不窮,一條條如射在空中的密集箭雨,只打的他們腳下木板紛紛斷裂,化成碎屑紛紛揚揚掉入江中,而留下幾條空蕩蕩的長長鐵鏈通向前方彼岸。

這下倒是弄的凝氣期修士一陣忙亂,有的歪歪斜斜勉強懸浮在空中,有的則是雙腳前后成“一”字踏在鐵鏈之上,身體隨著橋身不停擺動。但前方的王朗和全九星仿佛沒看到一般,他們身體飄浮飛行,神情更是嚴肅,絲毫沒有要加快通過這里的意思。一時間,后方凝氣修士被這來自上下方更加密集的攻擊打的狼狽之極。

幾頭黑色怪雕挾風雷之勢自天際疾速俯沖而來,其長長的尖喙與空氣摩擦中竟然產生了弧形光芒,一名十步院劍修腳踏一根長長鐵鏈,身形牢牢吸在其上,其身負巨大劍匣,舉手投足間便是幾十柄飛劍自背后匣中呼嘯而出,飛她发现黎娜的灵力不纯,而且有逆行的现象。

宋若儿问道:“你服用了增强灵力的丹药?”

黎娜此时已经撑不住了,强忍着疼痛说道:“是…又…怎样。”

宋若儿眼神一凝,怒声道:“我平生最讨厌向你们这种,不付出任何努力就想不劳而获的人,这样的人不配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

说完,宋若儿运行灵力,调整角度,一剑刺了过去。

黎殇发现了不对劲,快速的垫脚飞驰过去,但还是晚了一步。

黎娜的胸膛被狠狠地刺了一剑,伤口虽小,但剑的威力太过强大,以至于内骨出现断裂。

黎娜被弹飞了出去,落在了黎殇的怀中,黎殇接过黎娜之后检查了一下伤口,发现伤势之严重。

黎殇一气之下,控制不住体内霸道的灵力,狠狠地瞪了宋若儿一眼,连带着灵力的冲击,差点将宋若儿轰翻。

宋若儿见状不对,抬起武器等待迎击。

但黎殇并没有再去理会她,而是将黎娜与自己盘膝在地,双手贴背,由于丹药的原因,造成黎娜体内多出的灵力来路不正,并且不稳固,从而导致反噬。

黎殇将自己的灵力介入,试图帮助,但这股灵力无法将之归顺,也无法将之祛除。

黎殇此举,导致了比赛没有再进行下去,在场所有人都盯着二人,比赛出现这种事故谁也想象不到,就这样,两人成为了大家注视的对象,也扯开了许多的话题。

吕微微在选手席处不可思议的盯着黎殇,她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竟是黎家那个废物黎殇。

一旁的姑娘道:“微微,这黎殇怎么回事,他不是个废物吗?我怎么觉得场上有一股令我压抑的气息,似乎是他的灵力。”

“别瞎说,那怎么可能是他的灵力,人的灵力怎么会如此强横。”吕微微说着,眼神一直盯着黎殇,这是她不愿相信的,也是她不敢相信的。

同时这一幕也另最上方的灵玉宗宗主王秦大吃一惊,在他旁边的是灵玉宗的师祖王松,王松看着下方说道:“这人是谁,他今日是否是来参赛的。”

这时,有人拿着一本笔录看了一下说道:“禀师爷,今日虽未见此人参赛,但名单上却有一位名叫黎殇的,牌号为七十七,连续轮空了两局,而现在场中受伤的那位女子名为黎娜,想必那二人是兄妹关系。”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场内的那个就是黎殇?”宗主王秦说道。

那人点了点头道:“是的。”

王松看着下方问道:“在紫灵城姓黎的就一家吧。”

“确实没有其他了,不过我怎么从没听说过黎家有位惊才绝世的小辈啊。”王秦说道。

王松抚了抚胡须,深沉着望着下方说道:“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招揽我宗。”

“是。”

说完,王松与王秦还有其他宗门长老便起身离去,一位小辈看到后便追问道:“宗主和各位长老不再继续观看下去了吗?”

宗主留了一句话,便头也没回就离去了。

“已经杀青的比赛,没有再观赏下去的必要了。”

回到擂台,黎殇琢磨了半天,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就那么一直控制着这股灵力,来减少它的暴动。

这时王岳走了过来,对着黎殇说道:“黎兄,我知道该怎么办。”

黎殇看了他一眼道:“说!”

王岳道:“黎娜小姐目前的灵力是在十二级巅峰,就差突破瓶颈了,她体内那股灵力之所以不受控制的原因,就是没有可以收纳它的地方,如果可以将黎娜小姐的灵力顺利突破至十三级,那么到时就好办了。”

黎殇似乎明白了,心情也好了点,他将黎娜放入自己的怀中,用手摸向黎娜的胸口,虽然这样很无礼,但也是没有办法,黎殇催动灵力,试图接上黎娜断掉的骨头,但效果没有特别的好,虽然将其纠正,但想要治好,还得长时间的静养。

黎娜此时处于昏迷状态,但却已经汗流浃背,看起来十分的痛苦,她的手紧紧的握住黎殇的衣领,看起来十分的憔悴。

还没到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胸襟外,还得要有很大的勇气!

第二百四十二章 恐惧的太子

李峰解释道:“这就是显微镜,可以让你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我保证你会喜欢。

把它拿出来吧,我现在教你怎么用?轻点,这就一台,想要第二台暂时是不可能的。”

见到孙思邈大手大脚,一点

他身后的弟子也是一脸的疯狂,跟集体抽疯似的,原以为空临道尊已经是最疯狂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群比他牛逼的人。

“小家伙儿,别老是苦着一张小脸儿,以后到了我们天衍宗,我们自然是不会虐待你分毫,所以别老是想着逃,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让往事随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步步锦莲

禅猫

步步锦莲

执剑长老

步步锦莲

da青蛙

步步锦莲

醉非酒罪

步步锦莲

月色娟

步步锦莲

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