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姐姐是个好人》。

正当洪林英思索间,忽见高台下方帐篷门一掀,出来一人,洪林英凝目细看,却不是刚才入内之人,却是季文禾从中先走了出来,待他出来后,后面才又跟着一人迈步而出。

“嗯?这是?”洪林英一怔,继而坐直了身体,眼睛忽的睁开,旋即又缓缓放松了身体,表情恢复了平静。

此时台下,季军师也侧身抬头望向高台之上,遥遥一礼,微一躬身,双手在大袖中一拱朗声道“原来洪元帅也在此地,属下这厢有礼了”。

洪林英缓缓站起身来,也朗声道“噢,前来校军场看看近卫军招的如何了,若是今日能招满,稍后也得安排将领们负责新兵训练之事。军师,这是要回府了吗?今日可有收获?”

季军师听罢此话,看了看洪元帅,眼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弄之色,然后一笑,随即右手一指身后的李言,说道“大帅有心了,呵呵,总算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着实的不易。”说罢轻轻的摇了摇头。

“噢,你寻到要寻之人了?这倒是要恭喜季军师了,你这也算是浪里淘沙啊,那不知此人与上次所收之人比较如何?。”洪元帅一副由衷高兴的样子说道。

听到此话,季军师那青白色的面色上不由得黑了几分。他可不想上次徒弟之事马上就让李言知道,若是知晓的多了,那么李言心存疑虑,是否还愿意修炼就难说了,修炼之事又不能强迫。

如果他不愿意,谁也无法。洪林英此时说出此话,那像他表面那样的恭喜,但话已至此,又能如何?他双手向后一负说道“此子熟读书经,资质极是合我心意,这也是冥冥之中注定之事,想较上次那自是好了不知多少,文禾多谢大帅了。”

旋即不待洪元帅答复,回首对李言说道“李言,还不上前拜见元帅。”

李言自出得帐篷后,尚还一直处在惊喜之中,不能自拔,今日这番奇遇让他还未清醒过来,今天不但入了军伍,还入了大名鼎鼎季军师之门下,每月俸银更是远远超出自己的想像。这样下来,那自己岂不是几年就可以回家孝顺爹娘了,但继而又想到,到时老师不让自己走又该如何了?那是否还要在城内买所宅子,接了父母和三哥过来,一家人团团圆圆,定是人间之美事;还有就是过得几天就去找李玉、李山,定然羡煞他们....;嗯,还有一会出去就和国新叔说了此事,让他回家先告诉爹娘,不知爹娘会如何喜欢,三哥、四姐也定是高兴的紧;一时间胡思乱想起来,脸上一时喜,一时忧,万般思绪扯乱不清。

正当他这般胡天海地乱想时,忽听得耳旁一声呼喝,他顿时醒悟过来,抬头看见老师正回头望着自己,一时间倒有些发楞了,其实刚才洪元帅与季军师之间的对话,他听是听到的,只是心中胡乱想着自己事,脑中已自动忽略了他们所谈的内容,现在见老师看着自己,便赶忙细想起来这是为何,刚才老师好像说“大帅什么的”,那洪元帅也说什么“上次所收之人,比较什么的.......”

“李言,还不快上前拜见元帅。”又是一声呼喝,声音中已隐隐带着不满。季军师看自己让李言上前来拜见,他却站在原地发着呆,好像在想着心事,心中一动暗忖“难道他对刚才洪林英这厮说的话起了什么心思,真是可恼这厮这般用意,回去后还得给他解开这心结了,这洪林英真的可恼”。想到此处,脸上已有丝丝怒意,然后又对李言喝了一声。不过这在李言和旁边军卒以及台上洪元帅看来,这怒意自是对李言不听师尊之言而生了。

李言见老师有些不悦的样子,赶紧快走几步,走到老师前面少许,对着台上洪林英跪地一拜“小子,见过洪元帅,刚才失礼之处,请元帅责罚。”。李言在这半天之内已参见了本地最大的二个官员,这哪是寻常百姓可以做到的,自是忙不迭大礼参拜。

台上洪元帅稍一凝神看着向自己跪拜的李言,心中暗想“这小子,看起来怎么有点呆头呆脑。”他可不知道,李言这那是呆头呆脑,他刚才只是被巨大喜悦冲昏了头脑,这一天之内接连二三巨大幸福砸到身上,任谁都会茫然如坠梦中,不要说他这一山村少年了,即使是成年人也会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无法从这喜悦中自拨的。见到这,他手一摆说道“起来吧,你叫什么名字?”

李言低头站了起来,恭敬答道“小子名叫李言,乃大青山李家村之人。”

“噢?那你家倒是离此也不算太远了,我们季军师可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近在阑珊处了,呵呵。”洪元帅面含微笑接着说道,他仔细看向此时已起身站立的李言,此子面容黝黑,相貌普通,身材精瘦,看起来很是平凡,这季军师选拔弟子的条件真是令人看不透。突地,他脚尖一点青石铺就的台面,身子竟凌

这有如避风掌一般的右手伸出,他们接着便再没有被这九头狮的怒吼音波给轰得倒退出去,当然还是有一点点的无阻力的,但还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他们接着一步步的沿阶而上,最后很快便接近了这九头巨狮。

九头狮接着九头张开巨嘴对他们啃咬,不止如此,他的两只前爪也对他们一阵横扫竖扑,九头配合着一对前爪,顿时便让林晓锋,铁柳一阵左右闪躲,好一阵他们都被迫得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

林晓锋,铁柳接着齐齐主动的倒退出来,与这九头狮......

”现在他们想必已知道冰冰的来人,古之人也。”既见,握手相

北冥玄大叫一聲,拋開手中的雜物飛奔到門邊:“啊啊啊,小焱,你可以打開的,剛才為什么…”

他突然停了下來,看了小焱一眼,小焱停在他肩上,點了點頭,然后拍拍翅膀示意北冥玄走進石門。北冥玄看了看石門和石壁,沒有看到什么機關裝置,但這肯定是極高明的機關技術,竟然如此巧妙,沒見小焱用多大的力,就能打開一扇如此沉重的石門,而且石門滑開寂然無聲,就是現代最高級的電梯也做不到。

北冥玄走進大門,門后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房間,而是一個通道,黑黝黝的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幸好北冥玄的手機有手電功能,通道特別長,不過整個通道修整的很平整,連地面都光滑如鏡。足足走了有一千多米,北冥玄不斷地兩邊打量,純粹就是一條在石壁中開出來的通道,兩邊也沒見有另外的房間什么的,千多米完全在石壁中開鑿出來的通道,還修飾的這么寬大平整,可是一個不小的工程呢。

在北冥玄的感嘆中,他拐了個彎來到一條向上的石階下,石階盤旋而上。北冥玄走上石階,石階有數千個之多,足走了五百余米,盡頭是一間石室,石室不像之前進入的山洞那么規則整齊,大致呈方形,有近百平方米,石壁凹凸不平但都是圓滑天然,顯然是自然形成的,沒有人工修飾的痕跡。一束束陽光從西方斜射入石室,北冥玄抬頭看了看室頂,室頂是一個個天然的石洞,透過石洞居然可以看到藍藍的天空,陽光也是透過這些石洞射進來的。石洞看去并不深,離頂部也就米許的長度,說明他們已經走到了山頂。

陽光照耀下,北冥玄看到,石室的東面石壁上有一片植物,綠葉蔥蔥枝條繁盛,爬滿了整面石壁,仔細看去是一根青藤從石縫中長出。所以石室中空氣干凈清新,同樣令人心曠神怡,而且這種感覺比進入山洞時在小焱的鳥窩前還要強烈十倍。北冥玄奇怪地感到,他的心情在看到這根青藤時也變的愉悅起來,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這時小焱飛了起來停在了青藤之上,并鳴叫著讓北冥玄過來,北冥玄立即走了過去,越靠近,之前的感覺就越強烈。來的青藤前,北冥玄忍不住閉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一陣不知道從哪里吹來的風拂過,藤葉嘩嘩作響,似乎在歡迎北冥玄到來。

北冥玄被這長在石室中的青藤所吸引,小焱特意在了凡走后將他帶來當然有它的想法,北冥玄目不轉睛地細細欣賞起這根青藤。漸漸地他沉迷了進入,眼前的這根青藤,一枝一葉的位置、模樣、方向都是如此玄妙,渾然天成,就算是隨風而動也有奇特的韻律,似乎只要你伸手去觸碰一下,都會破壞這份和諧自然。仔細觀察下,他強大的五感進一步感受到,青藤的藤徑、藤枝、藤葉都如同碧玉雕琢而成,帶有玄奧至極的暗紋。

北冥玄已經深切地感受到了這青藤的不凡,雖然完全無法領悟和理解,但他知道,這株青藤絕對不會比渡天劫的怪蟲,會噴火的小焱差什么,甚至比它們更神奇。這些暗紋在專心揣摩下竟然有一種符號、古文字的感覺。北冥玄將之與意識海中的各種古文字對照,又全然沒有相似之處。良久,他感覺那些暗紋發出微微的熒光來,就像要從枝干中凸出來了。

他下意識地伸手去撫摸藤干,可是那凸出的暗紋就如同隱形的倒刺一般,撫上藤干的四根指頭全都被劃開了皮肉,鮮血立即就冒了出來,北冥玄痛地一縮手,不料,手掌就像被勾住一般傷口被扯開了些,非但手掌沒能縮回來,條件反射地吃痛之下,反將手向前一送,整個手掌握住了藤干。這時整根青藤都一顫,冒出了閃耀的光華,靈光流動,所有的光華都向著北冥玄的手掌匯聚過來。

北冥玄被這一幕驚呆了,手上的疼痛也感覺不到。他沒有注意到,右手的整個手掌被藤干扎開了無數的口子,鮮血被很快地吸入藤干中。鮮血進入藤干后立即在手握藤干的部位形成一點紅光,紅光很快變成一條紅線向根部延展過去。整個綠藤在顫動中葉、枝、干都開始調整位置,形成一個以北冥玄手握著處為圓心的同心圓。鮮血不斷被藤干吸入,被眼前的景象驚駭的北冥玄感到一絲虛弱,他這才清醒過來。這看似親切、溫和、清新的青藤此時就像一頭嗜血的妖物一般,不停地吸取他體內的鮮血,甚至他感覺到精神力和生命力也離開他的身體進入藤干,這么下去他不是要成為人干了。

他驚慌地叫了起來,想奮力掙開自己的右掌,可是右手已經和藤干連接在一起一般,動不了分毫。北冥玄求助般地轉頭望向小焱,他看到這么驚人的變故下,一直與他親密無間的小焱絲毫沒有驚慌的模樣,在它的眼中北冥玄只看到了欣慰和興奮。北冥的情緒頓時穩定下來,靜下心來的北冥玄立即發現,除了失血過多的虛弱感外,后又看向了浮尘四人,“对阵之前,对方会派出各个境界的弟子打头阵,到时候前面五境轮到我们学院出手的时候,就由你们和东方负责了,后面的会有其他人负责的,至于会持续多久,谁也不知道,诸位做好打算吧!”

  接下来老孟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就安排人给大伙安排住所了。

  浮尘向东方长戈说了一声,就打算出去逛逛。

  看着街上走动的修士和士兵,浮尘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在断北关的情景,于是加快了脚步向军营中走了过去。

  军营此时也没有设什么防,出出进进,修士也有不少。

  浮尘在里面逛了起来,看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其中还有不少比自己还小的孩子,也有已经弯着腰的老兵。

  不少人都负了点伤,浮尘走遍了军中,依旧没有看到什么熟悉的身影,只得找人问问去了。

  很快就在军营中选中了一个身穿盔甲的男子,按照记忆,这样的盔甲应该也是个万夫长了,于是跑上前问道:“将军请留步!”

  那人回过头来,一个中年人,脸上一股沧桑的模样,胡子杂乱不堪,浮尘便认了出来,“李大刀将军?”

  李大刀将军看着浮尘的穿着,确实修行中人的穿着,倒也没有惊讶,毕竟自己现在经常跟修士打交道了,于是颇为客气的问道:“这位小仙师,不知找本将军何事?”

  浮尘赶紧上前,笑着说道:“刘将军,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旗下的伍长李浮尘?”

  李将军看了一下浮尘的模样,有些感慨的说道:“记得的,毕竟年纪那么小,也能奋勇杀敌,可惜也没能活下来!”

  浮尘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整理了一下,然后站到对方面前,“李将军看我像谁?”

  李将军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

  浮尘再次笑着说道:“李将军虽然当时还是个千夫长,但是手下也有千余人,伍长不计其数,想不起来也没什么奇怪的!”

  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就是李浮尘啊!”

  李将军皱着眉再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就抱了过来,老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浮尘也是眼睛湿润。

  两人此时坐在一处酒楼靠窗的位置,桌上一坛酒,两个大酒碗,一叠花生米,李将军喝了一口酒,看着浮尘问道:“我们当初还以为你死了呢,但是又没看到你尸体,以为是被对方给捡了去!被野狗给叼了呢!”

  浮尘一口喝完碗中的酒,有些辣也很苦,然后继续把酒给李将军和自己倒上,缓缓的说道:“当时两个路过的和尚见我还没死,就救了下来,知道自己擅自离开就是逃兵了,所以也不敢回去,就去了东宁城谋生!”

  李将军举起酒杯和浮尘碰了一下,一口饮尽,看着浮尘满脸褶子一皱,苦笑着说道:“也不错了,至少你现在有出息了!可是你怎么又回来了呢?”

  浮尘又给对方和自己满上,有些好奇的问道:“回来不好吗?还可以再出一份力!”

  李将军把碗拿在手上,但是迟迟没有喝,窗外一群受伤的士兵经过,李将军看过去,有些伤感的说道:“看来像你我这样的人,注定是逃不过啊!我老了死了不要紧,可是你还这么年轻啊!”

  说完一口饮下手中的酒,接着说道:“你知不知道每次开战会死多少人?会死多少修士?虽然你已经比我们强了,但是还是会死的啊!”

  浮尘继续给他倒酒,却发现酒坛已经空了,摇了摇也只摇出了几滴滴在简陋的酒碗里,于是对着小二喊道:“小二,再拿两坛最好的酒来!”

  “好勒,客官您稍等!”

  等着上酒的这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浮尘知道会死人,也知道会有危险,就算没东方长戈护着自己,也无妨,天下没有谁死不得,更何况是自己这种从死人堆里挖出来的人呢,再死一次也不亏。

  本来在东州学院还没有那么大感触的,但是此刻站在这里,就发现原来自己死了也没什么,反正每天有人死,也并不会因为死一个自己会改变什么,但是无数像自己这样的人正在改变这一切。

  自己和当初站在李将军旗后披甲的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区别。

  等到小二把两坛就端上来,浮尘一手拍开,给两人各倒了一杯,一边倒酒一边问道:“我今天来军营,就想看看当初的那些人还在不在!”

  李将军又猛的灌下了一碗酒,摇着头回道:“没有了,你们一个营的人马全都没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姐姐是个好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追仙浮屠

风啸北

追仙浮屠

三天两觉

追仙浮屠

元月月半

追仙浮屠

四叶荷

追仙浮屠

酒宝

追仙浮屠

画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