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怒(第一更)》。

或許他們體內還有殘余的情毒。或許,是少年男女難以控制的熱血。

然而,這一切已經無所謂了。

明天就是戰場!

只要參與了天星榜,必須奪走別人的命星,而天星榜的排名,便是誰手上別人的命星最多睡便是第一。

天馬城本來就是意外,因為情獸進階之前,沒有人清楚破境的會是那一種情緒。正因為這不可控,造福了天馬城的這批少年男女。

當然,有人幸福,必然有人凄慘。

如今,沒有入選的少年男女正在不同的城市尋找回家的路。

有一個少年,卻在天馬壇城外面的神仙道迷失了,他是一個侏儒。他就是靈木谷僅存的少年扎不胡,他知道自己陷入了一座迷陣,他也不在掙扎,如果自己十力大樹的五遁不能離開,那么,他也不會離開。

他坐在這里等。

出現了一位蒙面的道士,他蒙著面,可是,穿著一身道袍,手里拎著一把鐵劍。能拎的劍,都是短劍,這把劍不到三尺長,卻有兩尺寬。

“我來找你談件事情?”他拎著劍站到扎不胡的身邊說道。

“你應該是來命令我做某件事情的,因為你根本沒有給我選擇的余地!”扎不胡說道,他仰著頭看著對方,試圖通過自己的觀察看出什么。

那人回應他,“對!事情成了你會活命,事情不成,你和波瀾壯闊的種子一起被埋葬。”

來人知道他的一切。對方說道:“因為你太喜歡自做聰明然而你本身太不聰明!”

扎不胡毫不在意對方得評價,他說道,“這就是你來找我的原因嗎?”

“我只是告訴你,在渡靈門惹事,都會付出代價,所以,我要送你去一個地方。”對方把玩自己手里的短劍,“或者,你可以嘗試擊敗我,逃出去。”

“不打,我打不過你!”扎不胡回答得很干脆。

“讓我做事情可以,我的有好處。”他接著說道。

“我可以先給你好處。”對方說完這句話,從懷里取出一枚影像石扔給他,“為了防止你直接把任務搞砸,先提高一下你的智商,同時,將你求生的欲望放到最大。”

扎不胡接過影像石,他愣住了。對方捏了一個手印,影像石中的人物開始活動起來。

“扎不胡成功了沒有?”

“不知道啊,我這邊一直感應不到十力大樹。”

里面說話的人正是他的哥哥和他的妹妹。他看著他們聊天,他們活的很好。“木道中神!”扎不胡咬牙切齒的說道,到了這一刻,他明白了一切,原來,最蠢的人就是自己。

“想知道為什么嗎?”蒙面人問他。

“不想!”扎不胡拒絕的很干脆。有些事情,將來的他會自己弄明白。

“好,那就好,那意味著你想要活著。走吧,跟著我,我會告訴你一些事情,希望你努力一點,在付出代價之后依然可以追尋自己想要的答案。”

無名坐在城主府,孤獨一人。

在天馬城,他高高在上。

他曾經是一個人的仆人。

一位道士走了進來,道士童顏鶴發,滿臉紅光。他空著雙手走到了無名的座位下面。他笑著問道:“坐在這上面,什么感覺?”

無名回答:“你可以上來坐坐!”

“我們有契約精神,時間還沒有到。”道士說道,“只不過,我有一件事情一直好奇,擁有狂血的你,為什么不選擇進入渡靈門?”

無名嘆息一聲“不愿成為和你一樣的人!”

道士接話,“所以,你也一直不愿意稱呼我為二叔?”

無名看著他。

他也看著無名。

天馬城一直是狂血一脈,他們的血脈繼承于一千年前的一個女人。那個從那座城走出來的女人,愛上了一個普通人,普通人后來成了天馬城城主,后來有了他們。

那個女人的骨灰就在無名的座位后面。

其實,世間的三大血脈,都來自于那座城,不過,那座城不在了。

是渡靈門摧毀了那座城。

道士退了出去,就像他沒有來過一樣。無名依舊端坐,可是他的脊背,已經完全濕透。他坐在那里,看著門口。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他渴望擁有一個名字,然而,自從天馬城成為壇城之后。他的爹叫無名,他也叫無名。

直到三十年前,那個男人來到這個地方。

他爹才相信,天馬城和外面,還有一條路,所以

太陽高高升起,今日竟是一個艷陽天。

外城西軍營校場之上,被強令驅趕而來的燕京城百姓正在聚集。金國文武官員,王公貴族的車馬也紛紛聚攏于此,能容納十幾萬的軍營校場上很快便人山人海,人頭攢動。

昨夜城中的叛亂廝殺讓城中官員百姓們都沒有睡好覺,很多人穿著衣服收拾了細軟金銀隨時準備跑路。所以,聚集的人群中很多人黑著眼圈,面露疲倦之色。但他們的精神確實亢奮的,因為他們已經知道了城中昨夜發生的事情。右丞相蕭裕率兵反......

”车马前行,冲破了浓雾。雾虽无论什么样的女人,对他来说,

氣喘吁吁飛奔而來的是個身材臃腫,穿著一件大紅色肥大長裙的花枝招展的中年婦人。她的胖臉上涂著厚厚的脂粉,頭上亂七八糟插了不少的首飾,手大腳大,身材肥胖,一看就是那種妓院里最為庸俗的貨色。

“花姐,你怎么才來啊。等你半天了。”秦感的人。

想到這里之后,安妙琪忍不住對著燕飛繼續的說道。

“燕飛哥哥,我支持你,沒事,一會的時候,實在不行,我就報警,如果你打不過,我就趕緊的報警,讓警察叔叔們都過來,到時候怎么著咱們也不會吃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怒(第一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板栗坳

纹茫

板栗坳

小宗

板栗坳

笔斗

板栗坳

五月紫丁香

板栗坳

夜夜夜的光

板栗坳

安喜县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