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遮天伞》。

“什么?你們去盜墓了?”鄧婉仙驚訝地喊了出來,克里趕緊把她的嘴給堵上。

緊張地看了看這職工食堂周圍,還好今天比較早,并沒有什么人來,只有遠處幾個仆人在忙來忙去,大家也沒在意他們在說什么。

“學姐,你輕一點啊,我還不想被抓去坐牢。”

“嗚嗚嗚嗚!!”鄧婉仙掙扎著示意他趕緊放開。這時克里才意識到自己下手太重,差點把她捂死,趕緊松了開來。

“你干什么呢?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么緊張做什么?”她拿出張絹帕,擦了擦嘴,又抿了一抿,顯然剛才克里捂嘴時,不小心把唇蜜給擦出來了。

這克里趕緊賠罪:“學姐對不起,這事牽連甚大,你不要對外亂說……我給你賠罪便是了。”

“你要怎么賠?”鄧婉仙靠近了他一點,直勾勾地看著他,想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樣。

誰知他站了起來,頭也不回地走進了廚房。

???

??????

不一會,克里便端著一盤東西走了過來:“來,這是我的賠罪。”

“這……”鄧婉仙似乎有點失望,本來是想調戲調戲這小男生,沒想到他是一個鋼鐵直男,一點都不好玩,還端了一盤布丁過來,真是太沒誠意了。

想是這么想,可這布丁的芳香飄散在空氣中,甚是香甜,不由得拿起了小勺子吃了一口。

這布丁可不簡單,雞蛋是本地的散養雞下的蛋,蛋黃飽滿而沒有腥味。這牛奶和奶油,都是東瀛島那邊的自然牧場進口而來,品質和味道都是一級品。

先將雞蛋分離成蛋黃蛋液。將蛋黃打散后,將奶油和砂糖煮沸,快速地倒入蛋黃液,再放入兩滴香草汁,放入模具中火去烤半個小時即可。

這鄧婉仙雖說是貴族人家,可這吃個甜品也沒有如此講究過。味道細膩而又有層次感,每一口都能感受到自然的芳香。

吃完后,她久久地回味著,倒是對這小子有點另眼相看了:“你這手藝不錯嘛。”說著看著他還舔了舔嘴唇。

克里見被漂亮的大姐姐稱贊,一下子不由得臉有些紅了起來,誰知道這鄧婉仙就是想調戲他而已。但還是說回了正事:“對了,你再給我說下,你那個什么詛咒?是什么情況?”

克里把那晚的情況一五一十地給她描述了。

這鄧婉仙不住地搖頭:“怪了……”

“怎么了?學姐?”

“按理說,操控系的法術,分兩種,一種是我爸之前教過你的,就是利用自己的意志操控物體。”

“哦……”克里猛然想起,鄧伯伯教給他的操控系法術的秘籍,還沒修煉過呢,將來若是問起來,說看不起他們鄧家,可如何是好。

“另一種呢,就是類似我哥召喚的樹人,把魔力注入后讓他自動行走戰斗。”

克里推算了下:“那干尸按理已經死了很多年了,自然不會是用意志去操控,想必是第二種法術?”

鄧婉仙拿小勺子,彈了下他的腦門:“所以我說怪了,一般魔力灌入后,這操控的物體能堅持個一小時了不起了。就算是我爸這種人,也就幾小時最多了。這尸體起碼埋了幾十年吧?”

“那這兩種都不是?”

“起碼和我家相傳的自然法術是完全不一致的。”

“那有沒有這種可能。”克里又想到一種可能性:“是不是有個人在遠處操控呢?”

鄧婉仙想了想,再次否定了這個可能:“遠程操控不是說不行,但是一般魔力傳輸的距離,幾十米就差不多了。”

克里一想,自己具現的銀絲陣,如果往單個方向的話,確實三十米就頂天了,再遠這魔力就跟不上了。

“那看來,真的和王虎老師所說一致,是什么上古時期的禁術。”

鄧婉仙一聽,立馬又逼近了一步:“對對對,有可能是禁術!你什么時候帶我去看看那個地方?我能弄點樣品不?能再挖開一次不?”

一聽到有禁術,禁書,反正這種古怪的知識,這原本溫柔可人的大小姐,就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十頭牛都拉不住。

“有時間的話,有時間我們再去,誒?尼雅?那么早?”克里敷衍著這鄧婉仙,可一抬頭,看到了尼雅正拿著幾份打包的餐食走過來:“怎么了?”

這尼雅見了克里,愣了下,應該是沒想到他會起那么早:“哦,這是三長老的早餐,我去一下。”說著便忙碌地走了出去。

鄧婉仙看了眼她,鼻子聞了下,有些疑惑:“為什么我聞到了……”

“什么?”

“沒什么,沒什么。什么時候帶我去現場看看?”她一瞬間又恢復了興奮的態度,拉著克里的手便走出了食堂。

~

<

如果要他單瓶肉眼去堅定一樣東西,他還需要好好斟酌,絕對不會像羅老那樣,一打眼兒就知道真假,不過好在他重活一世也算是有機會了,這一點倒算是一股助力。

許家人還想要看他的笑話,真是自欺欺人,好笑的不得了。

從那張桌子后走了出來,張成不急不緩的走到了許柬夫的身前,拿起了那串朝珠,微微笑了笑,也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干什么,竟然真的在陪著他們玩,已經確定了這東西是假的,竟然還要他自在浪費時間。

不過就算是為了保險起見......

方玉香:她就是飞天玉?长发少年道:今天我

那些鬼還是有點害怕,那個為首的鬼說道:“謝謝這位大人,但那只鬼很恐怖的,我們也不敢得罪……這香火,我們就不吸了,我們先走了。”

“不是吧?你們這么怕他?”徐浪倒是很意外,“你們放心,知道他為什么不在嗎?因為他被我嚇跑水中游一樣,森林就是河,這些生物都沒有腿,只能游,不知道什么原因,這些生物特別好吃…”。

維容講了一大堆,眾人愣神。

瓊熙兒淺笑。

弓仇目光怪異。

紫仙仙翻白眼。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遮天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六道魁首

流年非水

六道魁首

心中伤梦中泪

六道魁首

拒绝吃洋葱

六道魁首

暴怒唐三藏

六道魁首

十里剑神

六道魁首

亿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