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海蓝公主》。

张啸杯突然将那柄柳时刀直掷出去,大喝道你那叁妹已落入本帮胡铁花虽然远在笑,已笑得有些勉强,忽然道:这些珠宝一个人

明思遠浩浩蕩蕩帶著隊伍來到補給點,龍千軍和虎千軍已經清點完畢,準備要離開。

“明千夫長這才來啊,喲,居然還全副武裝,你這是怕有人搶你們的補給么,再說你們的補給也用不了這么多人領啊,哈哈……”

龍千軍的一位參將陰陽怪氣的說道,引的龍虎千軍的人哄堂大笑。

“哼……”明思遠冷哼一聲,心里暗道,一會你們被搶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怎么就這么點東西?”明思遠瞄了一眼補給,驅馬向前,直奔負責發放補給的撒克遜族負責人。

看到來者不善的明思遠,撒克遜族的負責人登時拉下了臉,烏拉烏拉的一頓暴喝。

“司大叔,過來翻譯!”明思遠直接無視了龍千軍和虎千軍的人。

一陣烏拉烏拉的交流后,司白軒給氣的吹胡子瞪眼睛的撒克遜族負責人鞠了一躬之后,戰戰兢兢的說,“公……公子,這……這位東撒克遜族百戶長要你下馬給他行禮道歉……”

“想的美,小爺一個千夫長給他一個百夫長行禮,做夢呢?”明思遠翻翻白眼,沒有理會。

“你問他,這補給怎么分的?”

“這……”司白軒看著快要火冒三丈的東撒克遜族有些猶豫。

“不用怕,照實翻譯,有我在。”明思遠騎在馬上居高臨下給司白軒打氣。

在一陣不友好的交流之后,司白軒擦擦頭上的冷汗,給明思遠說道,“公子,他們說炎月軍團每人二十天的補給量,其中有十天的肉干,其他則是奶酪干糧,另外還有十頭大肥豬。”

“只是我們怎么分,他們不管……”說道大肥豬司白軒偷偷瞄了一眼還剩下的那堆補給。

也許聽說過明思遠深得右賢王的賞識,是右賢王最近最火的人物之一,那東撒克遜族負責人臉色雖然難看,倒也沒什么出格舉動。

“讓他給我行禮!”明思遠長槍突然指著東撒克遜族百夫長說道。

“唉喲,我的小祖宗啊,你就饒了我吧,他們不敢找你事,但是敢砍了我……”司白軒聞之臉色大變,連連擺手,堅決不翻譯。

“哈哈,明小千夫長這是要拿東撒克遜族人立威啊,真幼稚……”

旁邊龍千軍虎千軍的人不合時宜的嘲笑起來。

“好,那你就給他說,小爺清楚了,如有沖突,還得需要他做個見證,順便問問他的名字,記住他。”

明思遠冷笑一聲,對周圍的嘲笑置若罔聞。

豹千軍的士卒雖然對明思遠要求按長久駐扎標準扎營極為不滿,但在此時面對主官被嘲諷,有備而來的他們顯然也不樂意聽。

兩百雙噴火的眼睛對著龍千軍虎千軍怒目而視,好像餓狼看著羊群一般。

“咦,這掉尾的貓咪軍今晚吃錯藥了吧,我好怕怕……”

許久,總算有人發現氣氛不對勁了,但是沒人當回事。

“公子,你想干什么,按慣例這些補給我們只占兩成,龍千軍虎千軍各占四成……”司白軒看著眼神不對勁的明思遠,猶豫片刻之后決定加把油!

“你看十頭豬,只給咱留了個豬屁股,連一成都沒有……這龍千軍虎千軍沒把公子放眼里啊!”

“哼,我看見了,我今天讓他們見識見識小爺的本事。”明思遠瞇瞇眼睛,狠狠的說道。

“烏拉烏拉……”突然從旁邊傳來了一陣舌燥,原來那名負責補給的東撒克遜族百戶長感覺情況不對勁,沖明思遠喊著什么。

“他在說……”司白軒瞥了一眼那百夫長,趕緊給明思遠翻譯。

“不用翻譯,讓他閉嘴!”明思遠都沒回頭,堵住了司白軒的話頭。

司白軒被明思遠霸氣激的熱血沸騰,扭頭就說了倆字,“吧啦!”。

“烏拉!”那名東撒克遜族百夫長顯然沒料到這些奴籍的炎月士兵居然敢吵他,登時拔出了腰刀。

瞬間周圍十幾個東撒克遜族士兵跟著抽出腰刀,虎視眈眈的盯著明思遠和司白軒。

豹千軍持利刃的被明思遠的囂張所鼓動,也紛紛亮出家伙與東撒克遜族的人對峙著。

“喲,這貓千軍居然轉性了,居然敢在撒克遜族面前撒野……”

“哈哈,怕不是嫌自己命長……”

龍千軍虎千軍的人幸災樂禍的看熱鬧,也不急于搬用補給了。。

“你剛說了啥,他們反應這么大?”明思遠好奇的問道。

“我……剛讓他閉嘴!”司白軒有些害怕,這事真的鬧大了可就不好收場了。

“不用怕,站直咯,你給他翻譯。”明思遠回頭冷眼瞥了一眼那名百夫長,調轉馬頭,正對著那名百夫長。

“讓他別多管閑事,小爺真不高興了,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明思遠一字一頓的說道,眼睛死死的盯著東撒克遜族百夫長,“一個字都別漏!”

明思遠篤定西撒克遜族孤孤單單的,卻好像大河沖過去一樣,

最前方那些拿著長戟的士兵也都知道項羽的厲害,就算他已經到這個時候,也沒有人敢纓其鋒,

他刀所揮之處,拿著長戟的士兵本能的都會向后退去,

這么一會兒,他連一個秦兵都殺不到。

這些人明顯就沒想要他活,就是要把耗.死.在這里。

他氣.的又是一口.鮮.血吐在地上,“來啊,都來殺啊!”

他拼命的想要去.殺,身.體.都支撐不起,拿著刀都晃來晃去的,

讓在后方的項梁看著,心里悵然長嘆:“羽兒啊!”

他心里就覺得這一刻特別的悲涼。

就連躲在.草.叢中看著這一切的沈杰都忍不住嘆道:

“生當做.人.杰,死亦為.鬼.雄。”

或許用這句話形容此時的項羽最為貼切。

吳久圓看著眼前這一幕就覺得特別糟.心,

曾幾何時,這位在會稽城里叱咤風云,她也只是隔得老遠才能看到一眼的項王竟然會落到今天這樣的下場。

她就覺得世間之大,沒有比他更英雄的人物,

就是現在,更加讓她覺得他.配.得上自己一直以來的崇.拜。

馬上的楊將軍見項羽到現在還能憑著一口.氣不倒下,

他手中的彎弓拉到滿弦,強弓都在發出了震響,弓弦離耳邊這么近,他聽的很清楚,眼睛一刻不眨的.盯.著項羽的方向。

他此時一想到不久就要從五百將直接越過千將成為五千將,

那心里的.激.動簡直到了無法抑.制的程度。

不過他的弓箭還沒有.射.出來,卻聽到了一聲極為尖銳的破.空聲向著自己延伸了過來,

他還沒有看清楚是什么個情況,那長弓便遭遇到了這道.綠.影,

幾乎連反應的時機都沒有,他握.著長弓的左手手掌被這道綠.影直接穿.透.了過去。

他的眼睛還在放.大剛.露.出的恐.懼之色,這道.綠.影幾乎.緊.接著扎到了他的.腦.袋上。

他手上的滿弦弓箭在他手上.脫.力的同時.斜.射.向了天空,都不知道向蘆葦.蕩.里的什么地方.射.了過去。

在他倒在地上發出轟的一聲巨響的時候,身旁的兩個百將才發現這一情況,

左側的這名身著暗紅色鐵甲的百將立即大吼道:“敵襲,有敵人。”

在他剛喊完這一聲,好幾匹戰馬還被驚的發出嘶吼,前.蹄.飛.翹,

一道道破空聲卻接連響起,明顯是往他們這群.騎.馬的襲來。

這些.騎.兵紛紛舉刀阻擋,不過這.綠.影就好像弩箭一般,不知道有多少支長刀被貫.穿了刀身,

不過在穿.過以后,無論是力量和準度都不像之前.射.死.楊帆的那支,但也對這些.騎.兵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傷害,

而且這種.綠.影在.皮.膚.上.割.出的.細.長.的傷.口.極其之.疼。

至少馬.他們是呆不住了,很多.騎.兵在這片刻就受了重傷,

就算沈杰可以以常人根本看不清的速度將.綠.葉.射.出,但那接連不斷的破空聲從近旁響聲,

吳久圓的目光很快就發現了一道道.綠.影就是這樣離開他的手然后飛向了二三十米外的秦兵,

她看的都有些呆了。

在這連續不斷的綠.影飛馳下,不知道有多少騎.兵.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來,

就像前面在城內的兩場戰斗,沈杰.斃.死.的或許只有那么幾十個,但是受重傷的都有好幾百人,

這才是真正的威懾,

不是我殺不了你,而是你已經被我殺廢了,我懶得再去.刺.最后一.劍,

恐怖反而會被這些重傷的人越傳越遠。

沒有人敢靠近蘆葦.蕩.里,

就連原先圍攻項羽的步兵都一個個的飛快的往沒有蘆葦葉的空地上退了開來,一個個神情.緊.張的不得了,

他們最上.面.的那些個將軍都被殺的在地上起不來了,

要不是有活著的屯長還在指揮,在群龍無首之下早就四處逃散了。

他們退的足有六七百米,就沒有再退,

來追殺項羽可不止這一批人,當時往城后大農村里追來的不下萬人,他們只是第一批發現的,

為了獨.吞.軍功,楊帆可不會傻到告訴其他人。

很快就有步兵.騎.著受.驚.的戰馬向其他方向報信去了。

項梁勉強才能支撐著項羽半.躺.在那里,

項羽本來就身.受重.傷,又經歷了一場大戰,這一下子整個人就徹.底頹.在了地上,嘴角的.鮮.血.不停的冒出來,只有眼睛還在望向蘆葦.蕩.里。

這道身影走出黑暗的時候,項梁還以為是一個怪物,等散落在地上燃燒的火把照亮了那人的樣子,

分明是一個青.年扛.著一個姑.娘。

第二百一十九章 唐俭到了

“芊芊姑娘,今日闹的如此沸沸扬扬,还出了人命,官府一定会过问此事,你的杨妈妈已经受伤了,不好好的调养,恐怕性命难保。

所以,这怡翠楼不想关门也得关门,如果你们呆在怡翠楼,我怕你们里面,她來東海找師姐,遇到一個神秘的好人,幫助過他。那個神秘人告訴她,那些人作惡多端,害人無數,還給了她不少證據。她挺身而出,干掉了這些人。

可是,為什么現場都有一副敦煌飛天舞的瓷磚畫?這一點,她沒說明白,而且,那個神秘人是誰,她也打算胡扯過去......

”陆小凤道:“你是说上官丹凤生……”刘备方欲启口,孔明早”马秀真道:“大金鹏王还活:只要你不管我们的事,我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海蓝公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三界之灾

青山桃谷

三界之灾

冰原三雅

三界之灾

沧海惊鸿

三界之灾

滿楼红袖招

三界之灾

老王牛

三界之灾

鬼墓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