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心魔劫》。

所谓的当枪使,就是让女帝误认为小少年是她的孩子,也是目前存活的唯一亲儿子,然后在战斗的时候拿她当枪使,让女帝一时不察被干掉,这就是她的作用。虽然小少年没死,但是对于抚养自己长大的师父的真正目的还是十分伤心,因此选择离开,不去面对。

作为白慕,她觉得反正自己不让对方计划得逞就是了,没必要去额外做什么。女帝虽然冷酷无情,但是实力强,治天下的手段也确实是无话可说,因此她其实不觉得这群大男子主义反对女帝甚至想搞死她是对的,毕竟这会给人族带来不必要的动荡,这实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且这场内战中许多人族高手也挂了,不管怎么看都是没必要的。

不过现在的她离那种层次的战斗还是很远的,不必多想。

……

白慕写了一封信,带去了南方。她觉得婚约这种事还是和当事人商量更好,因此她很直白地表示自己想要退婚,也不愿意耽误人家姑娘的终身大事。她一心修行,不会考虑这些事情,想要解除婚约,看看她怎么想。

踩在木板上发出清晰的声音,白慕看着眼前排列整齐的书籍,恍然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生活十几年的道观中,一日又一日地看书。

不同的是,那时候有师兄陪她,现在没有了。

白慕轻叹一声。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修行还是相当细腻的。专心去悟道是大部分人的修行方式,而这不仅需要努力,更需要天赋,因此人们才会对那些后力无穷的新秀颇为期待,毕竟现在人族是处在魔族潜在的威胁下的。曾经魔族给人族带来的伤害是不可磨灭的,无数传奇般的人物都在人魔大战中死去,而魔族在天赋上就是远超人类的。

人类一开始就是普通人,其中只有部分人能通过修炼去变强。然而魔族一生下来就是有修为的,修炼速度也是极快的,这种差距即便有人数差距也难以弥补,因此人族对强大的魔族颇为忌惮,和妖族因此也算是关系可以,毕竟有共同的敌人。

而妖族曾经考虑过和魔族联姻,也就是后面的新任魔君想要娶明梦,因为他刚刚登基,暂时位子不稳,想要拉拢妖族。当然,这对妖族来说也是极为有诱惑力的,毕竟他们也不愿意得罪魔族,有这个联姻就等于有了免死金牌。当然,后面因为明梦的逃跑这件事也不了了之,同时妖族和人族的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

白慕坐在垫子上看着那些记忆片段,默默地读着。

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她沉默地站起来,将纸窗关上,窗外只有雨声,一片寂静。

白慕点了蜡烛,轻轻放在旁边,抽出一本书,拍了拍灰便开始翻看。

除了雨声,只有翻书声。

……

明梦百无聊赖地走在园子里,撑着小伞,往深处走去。她和女帝关系很好,因此在皇宫里可以说是畅通无阻,没有人敢拦她,即便这个花园一般是只被發現那就不好了,而且明天早上還要被送往監獄,他可不想這樣。

可崔斯特不聽他的,一臉自信的說很快,那種自信好像他已經贏了一樣。

崔斯特又假裝警衛把門打開,走了進來。

瑞克緊張的問道:“警官,還有什么事嗎?”隨后掏出錢準備塞給他。

崔斯特顯然看不中這幾個小錢并沒有接,而是問:“你們剛才是在玩牌嗎?要不帶我一個,晚上太無聊了,我也想玩玩。”

瑞克看著崔斯特大喜,心想又來個送錢的傻子,趕緊把另外幾個招呼過來。

“我只能玩一把,一把定輸贏,怎么樣?”崔斯特對他們幾人說到。

瑞克看著他想了想,感覺沒什么問題也就答應了。

“行,你說怎么玩。”為了表示友好,瑞克也是讓崔斯特來選規則,這可就著了他的道了。

“你們每人抽一張,只要有一個人抽的牌比我手里的大,就都算你們贏,如果你們贏了,我手里的這個紫金幣就是你們的,如果你們輸了,你們的全部家當都歸我。”崔斯特人畜無害的對他們說到。

幾人看到還有這等好事,連忙答應了,畢竟他們的全部家當連半個紫金幣都不值。

但崔斯特有個條件,必須要他來洗牌,牌還要從他手上抽。

幾人也沒有拒絕,畢竟四個贏一個那還不是輕輕松松的嗎?

只見崔斯特已經開始洗牌,崔斯特的洗牌手法普通人可是看不清的,這幾人看到崔斯特的洗牌手法后就感覺到不妙了。

但為時已晚,最大的四張A已經被他藏到了袖子里。

幾人抽了牌后還在抱著僥幸心理,當崔斯特直接亮出他手里的四張A,這幾個賭徒也就徹底死心,輸掉了全部家當,劉天的衣服也回來了。

隨后他們出了警局,崔斯特把剛才的警服給那個昏迷的警衛還了回去。

“老崔,我餓了,贏了這么多,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

他們就這樣消失在了皮城。

第二天,看守所里面就只剩下四個穿著內褲的“裸男”。

這可把蔚氣壞了,直接把他們四個都打成了豬頭,下令出動所有警衛出去搜查。

而劉天此時還在高級酒店里面睡大覺呢。

劉天經過昨天的事后想了想,既然來了就先跟著崔斯特混吧,畢竟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曰:“吾家子妇敢有効尤这两条人影几乎是同样大

你聽過最美的情話是什么?

那人說,你的世界太孤獨,如果可以,我想死在你后頭。

王小明在黑暗中抬起頭,視線穿過遠處紅墻十丈的宮殿,記起那個曾經那道瀟灑與不羈身影應下承諾時溫和模樣,他的眼里泛起一絲柔光,然后那道身影在記憶中沉到了血一般的深淵里,柔光瞬間褪去,他雙目通紅,只剩下血一般的狂暴。

“商墨生!”王小明一口咬在手臂,猩紅的血流了一地,暫緩了他殺入宮殿想將商墨生撕成碎片的嗜血沖動。

他又看了一眼遠處的十丈紅墻,終于在鮮血的安慰下緩緩閉上了眼睛,黑暗重歸黑暗,只剩灰市的王者雙目緊閉,在一片黑暗中俯瞰人間,如視草芥,卻又深懷情意。

“快了。”灰市的王者說,冷漠而淡然。

商武二十四年的春天。

商國四皇子商清逸離宮出走,太子商楓曲踏足灰市,肆國的滾滾故事終于展開。

……………………………..

穿過枯萎的花,破碎的鏡子,殘缺的馬車,太子商楓曲終于到達了他今日目標的終點,藏在明亮的商國皇城金樓之下的灰色地帶,它的盡頭。

盡頭是一堵墻,墻上有塊牌匾,上面寫著字。

白匾黑字,像橫放的墓碑,卻字走行云流水,落筆如云煙,形成反差。

王家鋪子,下面記著題字人,商明初。

商楓曲熟悉這個名字,他神情肅穆,在牌匾前微微彎了下身體。

牌匾下面有一道門,門半掩著,似乎在招呼人進去,像一家黑店,不壞好意。

黑色的店,在等待商楓曲進去。

推開半掩的門,商楓曲進了黑店。

門后沒有噬人的怪獸,只是一間幽靜的小院。

月光透過斑駁的樹影照下來,引出無數的光點落在院子木的地板上,那里有個人,穿著白色的長衫坐在地板上,背對著商楓曲。

“想要保你弟弟的命?”那人說話,聲音很年輕,卻透著毫無情緒的平緩,像橋上受盡五百年雨打風吹的石板,不起波瀾,生硬而堅定。

那人轉過身,是一張年輕的臉,卻生的普通,整張臉找不到能使人驚艷的點,甚至是有些難看。

接著他睜開了眼。

人的眼睛是靈氣所在,商帝的眼睛霸氣凌厲,商清逸的眼睛帶著自由,皇后的眼睛像水一樣柔和,甚至商楓曲他自己都有一雙溫暖的眼睛,但都無法與面前的眼睛相比,或者說任何人的眼睛遇上他,都會變得暗淡,失了顏色。

那是一雙怎么樣的眼睛。明亮且睿智,充實著光芒,仿佛滿天星辰都裝在里面。隨著他睜開眼睛,臉上的五官也舒展開開來,所有的氣質就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那張普通甚至說有些難看的臉發生改變,煥發出這世上沒有的神采,變成了最完美的臉。

他坐在那里,俯視蕓蕓眾生,如視草芥,卻又深懷情意。

“我等了你很久,你最終仍是來了。”

他自顧的說。

“門口牌匾上題字的那人曾經告訴我,如果遇到解決不了事情,可以來找你。”商楓曲對他躬身。

“灰市之主,王小明。”

王小明坦然受他一拜,他商楓曲看著,只繼續問:“你想救你弟弟?”

商楓曲再躬身:“請看在那個人的份上,請救他一命。”

躬身的姿勢不變,商楓曲的記憶回到了數日前的金樓白塔,商帝布謀天下開始那一日。

金樓,商國王城,天下最富有的城市,也是天下消息流通最快的城市。

萬商之城。

金樓最高的地方是哪里?

很早以前是臨金樓,那是金樓最貴的酒樓,總共九層,一層更比一層高,每一層都需要與之匹配的身份才能登上。金樓里多的是權貴,卻從來沒有人能打破這項規定。

如今看來,至極也只登上八樓,那是太子商澤睿十八歲的成人禮。

九樓始終空著,沒人登上過。

傳言只留給四位人間帝王。

臨金樓雖好,九樓再高,也不過尋常人間之物。

在這商國之內,帝國之神,又怎么會讓人間之物穩居城中至高。

于是,在皇城之內,一座白塔拔天而起,高聳入云端。

商帝常登塔一覽江山,山河盡收眼底,是謂之壯闊。

白塔往日空蕩,層層守衛,無人敢擅自登頂。

而此時,有兩道人影。

塔外衛士眼帶狂熱,卻不敢抬頭看兩道人影。

塔入云端,兩人一起俯瞰江山。

其中一道穿著金黃色的袍子,袍子上有五爪金龍,九條相互纏繞,做工仔細,用的是南蘇最好的綢子,繡龍的針法是蘇城云家的云針。金龍張牙舞爪,被風一吹幾乎活過來,要沖破云霄而去,卻被一條玉帶系在腰間,不得掙脫。

整個天下,只有一人用金黃做袍。

人間四位四帝,他屬其一。

商帝。

商國

松柏峰東門。

龍青云站在城墻上,看到“興元戍邊軍”蜂擁而至,已經到達大門口,敵人用一根巨木撞擊著山寨大門。

喊殺聲愈來愈猛烈,聲震周遭。

東一宗守軍據險而守、依山成勢,居高臨下,用巨石、弓箭招呼敵人,倒也能對峙而戰,不落下風。

驀然間。

興元戍邊軍騎兵營從遠處奔襲而來,浩浩蕩蕩,聲威之猛,有摧古拉朽的強大氣勢。

為首的三員小將。

一襲黑色鎧甲,手握雁翎刀、水火鐵棍、狼牙棒,威風凜凜,正帶領幾百名騎兵朝大門奔襲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心魔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后汉长夜

艾兮兮

后汉长夜

艾酱威武

后汉长夜

虚眞

后汉长夜

张凯林

后汉长夜

错诰

后汉长夜

猫大魔王家的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