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开启虎遁》。

蒋政落座,面对方子安期待的目光缓缓说道:“方大人可知道我大宋海贸船行之中哪一家最大?”

方子安想了想道:“昨晚那位周东家拥有海船数十条,难道不是最大的船行?”

蒋政呵呵笑道:“看来大人了解的不够细致而且还是个女子。

季辽身在碎片界,其间最顶级的修士不过炼神,在太乙破灭笔内倒是封印了两个凶兽,不过巨虎的修为只在后天真灵,不及巨虎的玄甜就更不用说了,绝对不可能达道先天元灵之境。

“师尊为何如此发问......

“今日之会,可谓乐矣。“统日:“伐人之国的范围过于庞大,不在我简单的思想可以处理

准备放过他们,所以在他的眼里,这些人不过是渣渣而已,跟一些渣渣计较,就想着自己,还没有水平呢。

所以他决定要放过这些家伙,不想跟他们一般计较。

“如果你选择这样做的话,说明你真的是懂了。”平时在叶天成的身体里面说道,听见他这话叶天成不由得笑了起来,觉得他这个家伙真的是太可恶又太可笑了,自己的事情,自己怎么没有把握,也没有哪里准呢,既然是有把握的拿捏准了,干嘛要跟他解释那么多,解释太多也没有必要。

“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所以我很想要跟你说明白一点,我的心是怎么回事。”叶天成的意思就是让他搞清楚,在自己的立场里面是何等的坚决。

这个时候黄柏和黄世仁两个人唯唯诺诺的,他生怕叶天成一个不开心,就让自己吃不完兜着走。

“我认为是出于什么样的问题,首先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惩罚你们的过失,因为你们两个让我觉得太失望了,如果你们都挡在我的面前,阻挠我,耽误我的时间,我决定会饶恕你们,从现在开始,你们要为你们所做的一切承担无限的后果,这一点你们应该有心理准备才是的。”

说到这里叶天辰准备让他们付出代价,所谓的代价就是自己的苦菜销售,要他们帮忙。

看见一天才要自己帮忙,两个人不由得苦笑起来,心里面所承受的压力骤然而生。

造成这样的后果,就是因为他们自食其果。

“怎么了?你们不愿意接受我的条件吗?”叶天成总看见他们一副吃瘪的样子,冷冷的笑了起来。

将叶天成笑起来的样子,他们就非常苦恼并且很是可怕,得看着他,脸上的那些表情简直就像是一个乞丐的样子。

“我知道你们很难受,也不愿意接受我的条件,但在我的人里面你们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如果你能打败我的话,我倒是愿意接受你的条件,当然是无条件的接受。”

“怎么可能是无条件的接受,有很多东西,本来就超越了我们的能力和限度,如果是这样子,我宁愿去死掉。”黄柏无奈的笑了起来。

没想到他这样子敢拒绝自己的要求,这大约是他嫌弃自己的命太长了,叶天成不由得又是几个巴掌,然后问道:“在常州的面前,你不配谈条件,只有接受条件的份,如果你能击败我的话,我也会接受你的条件,而且是无条件的接受。”

所以说叶天成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在他的眼里面,只有他接受自己的条件而已,这样子他只能叶天成的任何无条件的要求作为药材生意的黄家,自然有本事将叶天成的各种销售渠道打通,本来叶天成没有遇见这两个活宝的时候,会一家一家的去跑,但现在他们的出现让他节约了很多时间的成本,这可谓是塞翁失马叶天成祸福啊!

“真是的,你们应该不招惹这个瘟神啊,他就连侯家的人也敢得罪,更何况你们黄家?”此刻,只听见一个声音在他们的耳朵里面想起,这个人就是杨小耳。

杨小耳是回阳堂的老板,他知道叶天成的故事,所以在此刻他不得不提醒他们。

所以,在这之后,他们只能有一个选择。

那便是——无限地接受这个悲催的现实。

本来没有听见杨小耳的话他们还会心里不平衡,但在听了杨小耳的话之后,他们的任何条件也都瞬间消失不见了。

就这样他们接受了这个无法接受的现实。

“真是受不了啊!不过这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办法。”叶天成看着黄柏的样子,就心里很想笑话。

“你们现在没有什么意见了吧?”叶天成对他们说道。

听见叶天成的话,他们顿时的没有任何意见。相反,他们还是有意见的话,那真的就是在找死了。

所以他们没有任何的意见。

“那就对了。”叶天成呵呵地一笑道,“你们若是还有意见的话,我会让你们坐飞机的。”

那意思便是他叶天成会把他们父子两干掉。

他叶天成这样做过了,在小河村的后山,他亲手把两个障碍清除了。

在大能力的人的面前,他们简直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这个世界很现实——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

没有能力的人注定了悲剧。

这个世界是丛林法则,没有人会可怜你的弱小,只会在你的背上踩一脚。

要天成就是用他的能力冰冷的告诉,这两个家伙事实,所以说他们的任何反对都是无效的,他们只有接受他的条件才会活下去,如果有任何的反对,他们将会死无葬身之地,在明白这个道理之后,两个人面面相觑,也算是同意了叶天成的意见,叶天成看见他们已经认为其难的接受了,不由得走过去拍了黄柏的肩膀说道.

“你们非常的现实,但是他却没有真正的明白,我这样算是教育你们,怎么做呢?如果一个人不会做人的话,这辈子想要成就,那都是很可悲的……”

在他们两个人的心里面很想骂叶天成的娘,但是却又不敢骂出来。

这种事情怎么敢呢?今非昔比,此时的他们就跟孙子一样。

“那么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你们有利润的,大约是我的利润的一层。”

“一,一层?”黄柏想哭了。这话拿出来说不杀了他都难受。

本来就不能在叶天成的面前表现出这样的样子的,他们一表现出这样子的表情,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处于死的份儿上了。

“糟糕极了!”在此刻,他门父子两个发现了叶天成已经愤怒了。

“靠我的话,你们会有所成就的,不要表现出这样一幅样子。”叶天成冷笑了起来。

“那,你想怎样?”

“不想怎么样,就是想让你们明白,要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能明白怎么样的才能做成一个高手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叶天成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笑里面带着很大的优越感。

一瞬间他们的世界观都崩塌了,没想到叶天成,得理不饶人,还把他们看成了一种可以让你欺负的对象了,所以他们两个别提有多么愤怒了,眼睛里面简直充满了火焰。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只有勉为其难的接受叶天成的各种各样的欺负,也许这样的问题已经促使了他们更加的明白,在叶天成的面前,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更加的面临苦难所以黄世仁马上赔礼道歉,对叶天成说道:“我们错了,我们错了,有什么错我们决心要接受阁下的惩罚。”

“惩罚?”叶天成,冷冷一笑,指着地上的地板,然后不再说什么,黄世仁和黄柏两个人马上明白了,扑通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然后给叶天成磕头道歉,这样易天城才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们的道歉,然后他眉毛一挑,淡然的说道:“我给你们的利润和利益绝对是你们这辈子都难以想象到的,你只要做下去,我敢保证那一层的利润,比你们做任何药材生意的利润都要高。”

虽然他说的信誓旦旦的,但这些人都不会相信叶天成的话,因为他们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看见真实的利润这样才会打动他们的心,如果没有真实的利润摆在他们的眼前,就算你说的像花一样,他们也不会相信的,这就是眼睁睁的现实。

叶天成知道黄家,心里面在想什么,所以他根本就不在说什么,然后摆了摆手骂道:“现在你们可以滚了,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最后一次警告你们,希望你们认认真真的记住我的话。”

“记住了,记住了,绝对不会忘记的。”黄世仁看见自己的儿子一幅还要发火的样子,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巴,即刻向叶天成表示了自己的意愿。

叶天成然后转让了店里面的得多。

也不是自己走進來的,而是喝得爛醉如泥,醉倒在書店門口,被江臣撿進來的。

農濤清楚的記得,那是個大雪紛飛的晚上。而那時候的他,也遠沒有修煉到寒暑不侵的地步。若真在雪地里躺一夜,即便不會死,但大病一場總是免不了的。

“我說這是我時隔五十年,第一次喝酒,江老板信是不信?”

“為何不信?”

“其實說是第一次喝酒,也并非這樣。五十年臥底生涯,有很多應酬的時候。不過因為怕酒醉誤事,每次應酬,我都是在喉嚨里藏了個小儲物袋,酒從嘴巴灌進去,直接便落到了儲物袋里,所以喝了等于沒喝。酒量自然無所長進。”

農濤再次仰起頭,將剩余的大半瓶酒一口氣倒進嘴里,然后放下酒瓶,捂住自己的嘴,將翻涌而上的酒液又咽了回去,方才長舒了口氣:“那種假喝酒,哪有今天這般來得暢快!”

他將另一瓶未開口的酒瓶朝著江臣推了推:“江老板真的不感受一下?這酒糙是糙了點,但滋味也是真的別有一番滋味。”

江臣拿起酒瓶,放到鼻尖聞了聞,贊嘆一句:“確實不錯。”但他并沒有喝,而是又將酒瓶放回桌面推了回去。

農濤扶著桌面,讓自己的身體不要搖晃:“江老板這是何意?莫非也是和我一樣,酒量太小,怕喝多了獻丑?”

江臣輕輕搖了搖頭:“對于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尤其是像我這個年紀的老人而言,美丑早已沒有了分別。我不喝,只是不想浪費而已。”

“這是何意?”

江臣笑笑,沒有解釋。

所謂喝酒,無非有三點享受。

一是嘗其辛辣滋味,二是小劑量的興奮作用,三是大劑量的麻醉助眠作用。

但這三點,卻恰好對江臣毫無半點作用。

他早就失去了味覺,便是再烈的酒,到他嘴里,也和白水無異。

而酒的興奮和麻醉作用,相比較無時無刻不在侵蝕江臣心神的因果罪業而言,就更不值一提了。

見此,農濤也不再堅持,伸手握住瓶口。因為懶得擰瓶蓋,他索性拇指輕輕一頂,將瓶蓋頂了下來。

“既然江老板看不上你,那還是讓我把你給喝掉吧。”

說完,他將酒瓶口對準嘴巴,咕嘟咕嘟,又是兩口下肚。

江臣看著他左搖右晃,坐都要坐不穩了,笑著說道:“這么多年沒喝酒,今天一喝就是這么多,不怕誤事?”

“誤事?”農濤將酒瓶往桌面上重重一頓,“在這里能誤什么事!若是江老板您想殺我,那我早在五十年前就死了。”

“沒準我改變了主意呢?”

農濤翻了翻眼睛:“若是江老板您真想殺我,呵呵……”

他騰的一下站起,卻因為頭暈目眩,站立不穩,趴到在了桌面上。他抬起頭,伸出手刀在脖子處輕輕砍了兩下:“五十年前,我就該死了。是您救了我,我才活了下來。若您不嫌棄我,只要一句話,我自己把頭剁下來換給你,也算早點跟兄弟們到下面團圓了。您看怎么樣?”

江臣看著農濤一臉認真的神色,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您還是坐穩了,別摔了。”

農濤很順從地坐了回去,倚著椅背,看著頭頂的天花板:“江老板,五十年前,我只顧著耍酒瘋,讓你殺我,是不是沒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確實沒有。”

“那我能講講嘛?有些事憋在心里,一過了些時日,容易發酵,度數高,稍不留神,就燒得人人腸穿肚爛。”

“但說無妨。”

“謝謝。”農濤坐著對著江臣鞠了一躬,“希望您也別嫌棄我沒用。現在這個世界上,就剩下你一個人認識我了。我不和你說的話,也沒有第二個人可以傾訴的。”

“愿聞其詳。”

農濤扭動了下身體,換了個更舒服點的姿勢,繼續望著頭頂的天花板:“五十年前,我醉倒在書店的半個月前,有一伙妖怪到了梧桐市附近。調查局想要將之一網打盡,怕有漏網之魚,便尋思著先派個人去查聽下消息。當時剛好三只秋風小隊都各自出任務去了。而考慮到那些妖物的修為也不算高,所以這個事就落到了我們候補小隊頭上。”

“我們都挺高興。憋了這么久,終于能有機會活動活動筋骨了。誰都想去當這個前鋒。最后沒辦法,經過一番激烈的猜拳之后,我贏得了那個前去偵查的名額。可把我高興壞了,帶上調查局分配的妖氣模擬器就出發了。那群妖物修為真的很低,見識也少,沒見過妖氣模擬器這種東西,沒能分辨出我的真實身份,很自然地接受了我的投奔。”

“以無心對有心,事情當然很順利。當天晚上,我就把它們都灌醉了,然后從他們口中得到了數目。跟我們猜測的一樣,這是群沒有后臺的小角色,啥也沒弄清楚,聽說梧桐市這里沒什么妖物出沒,以為是塊未開發的寶地,便跑過來想搞事。他們一共四個,夢想著拿下梧桐市,當梧桐市四大天王。這里有三個,剩下的那個回老家取兵器,還在路上,要過兩天到。所以我便抽時間發出了信號,讓其余五個兄弟在他們約定匯合的那天,給他們一鍋端。兄弟們也回應了我,說是在家摩拳擦掌,等我的信號。”

“到了它們匯合那天,我及時發出了信號。因為貪功,怕打草驚蛇,把后趕來的那個嚇跑了,我們雖然有能力先抓住那三個妖怪,卻沒有動手,而是想著等剩下那個到了再一起動手。然后……”農濤忽然給了自己一巴掌。

打完之后,他看著江臣,笑容都有些瘋狂:“你知道后來發生了什么嗎?”

江臣只安靜看著,一動不動。

“說出來你都可能不敢相信。我弄錯了一件事。一件很簡單,但卻很致命的事。”

農濤又給了自己另一邊臉一巴掌。

“這群小妖來自西南的山下,他們的人話實在不咋樣,口音又有些重。我聽他們老吹噓什么四大天王四大天王的,就以為他們真的是四個。但他么等剩下的妖怪到了一看,我才發現,這幫狗日的說的是十大天王。你說他們是不是有病?哪里來的狗屁十大天王。自古以來,人家傳說的都是四大天王。這幫廢物,連個人話都說不明白,居然還妄想到人類社會搞事,你說是不是有病?”

江臣依舊一動不動。

“根據我的情報,它們不過是四個。我們一共六個人,打它們當然綽綽有余,所以也沒有叫支援。但他們一下多冒出了六個人,變成了打我們綽綽有余。我們自詡為狩獵的一方,卻一下攻守互換,變成了被狩獵的一方。所以毫無懸念的,他們死在了我面前。”

“至于我為什么沒死?因為我慫了,沒敢站出來和他們一起并肩作戰。而他們,居然任由我繼續隱忍不動,到死也沒有拆穿我。甚至,有個傻子,臨死前還偷偷傳音給我,要我一定忍耐住,要留有有用之身,把這情報及時傳回去,免得造成更大的損失。而我呢?居然真的被他說服了。你說他們遇上我這樣的朋友,是不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你說像我這么廢物的人,是不是才是最該死的那個?”

這個事情的轉折是如此滑稽,連大心臟如青橙,聽到了也不免抬頭看了農濤一眼。但看著他紅著眼有些癲狂的樣子,她沒敢多看,又把頭低了下去。

而江臣,仍然是那副面無表情的表情,甚至察覺不到呼吸的跡象,恍若一位公正至極也冷漠至極的神明。

農濤抄起空酒瓶瓶口,用瓶底盡情地捶打著自己的胸膛,同時一遍又一遍地咒罵著自己:“世界上怎么會有我這樣的廢物?怎么會?我怎么就能這么的廢物?為什么?為什么我沒有站出來?為什么我沒有和他們一起死去?明明最該死的是我才對。就那么一個簡簡單單的任務,我居然能干砸了,還害死了他們五個人。死得應該是我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开启虎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伊人之下1一世为孤

寒花一梦

伊人之下1一世为孤

橦鹿

伊人之下1一世为孤

冷雪冰川

伊人之下1一世为孤

九天御风

伊人之下1一世为孤

毕九幽

伊人之下1一世为孤

醒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