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打入冷宫》。

以累诸君也。”竟发藏以赈之,民赖全活。;手诏问疾,太医送药。太和二十三年卒于家,年八十一。高祖初,明根与高闾以儒老学

“其实这些都是你告诉我的啊!”叶风流淡然一笑,看着越来越高的浪头,以及广阔无垠的大海叹息道:“这就是我喜欢大海的原因啊!波澜壮阔和跌宕起伏的人生不正是男儿该追求的梦想吗!”

叶风流说完这句高深莫要把你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留在身邊呀。”羅芙手中折扇一揮,直接將云晴擊飛出去。

“羅仙子,羅仙子.........”云晴邊哭邊朝羅芙爬過來。

“羅仙子,請容我回去詢問木楠的意思。”

“你把木楠從法寶中放出來問便是,你那法......

黛蓝儿一时惊呆了:我竟然让她笑了!

黛蓝儿转过身来,向斯嘉莱竖起了大拇指。

柯萝琳站了起来,离开自己的座位,低着头向前走着,然后张开双臂,以橄榄球运动员那样的速度和准确度,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投到了黛蓝儿的身上。

“哇!” 猛烈的撞击,使黛蓝儿摇摇晃晃地倒在了桌子上。

柯萝琳上来就像小狗一样用小爪子抓住她,用鼻子蹭着她。开始她很震惊,很快就意识到:这不是什么进攻,而是一个拥抱。

“哦,天哪。” 她笑了起来。“这是为了哪桩?”

“小草莓,放开,请放手。”斯嘉莱从厨房那边温和地说。

“不用,没事儿!” 黛蓝儿双臂搂着柯萝琳,紧紧地又拥了她一下。“我在想,你也许不喜欢我呢!”

“她当然喜欢你。”斯嘉莱皱了皱眉,柯萝琳收紧了她的双臂。

“记住,亲爱的,双手温柔一点。”

“真的很好,”黛蓝儿说。

可斯嘉莱已经急急忙忙过来催她了。

“好了好了,现在,够了。让黛蓝儿回去工作吧。” 斯嘉莱的声音里有了一丝不安。

黛蓝儿一直感觉到,仅仅是笑一笑,可能对改善局面没有太大的帮助,可她不知道怎么做更好。

几个星期以来,柯萝琳一直在避免着,和黛蓝儿的任何身体接触。而现在,柯萝琳几乎要舔她了。

斯嘉莱在柯萝琳的背后,有些大惊小怪地说着。“我是认真的,柯萝琳,现在走开。” 她说话很坚定,好像女儿手里拿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我们把你包围了。走。走开。现。现在。

可柯萝琳还是在坚持着,她瘦小的胳膊,像个老虎钳子一样锁住了。

斯嘉莱抓住柯萝琳的手,想把她们分开时,黛蓝儿畏缩了一下。

“我说,够了!”斯嘉莱大喊着,并使劲拉开。

突然之间,事情变得不再好笑了。

斯嘉莱有些大发雷霆,形势顿时变得很尴尬。她想要强行拽走柯萝琳,而柯萝琳却不肯撒手,结果她们就像三头跳舞的大象一样,笨拙地四处乱窜着。

柯萝琳双手抓得变得有点不舒服了。“噢,”黛蓝儿说着,好像呼吸是从肺里挤出来似的。她的头开始游动。她们再次陷入困境之中,又摇摇晃晃地撞到桌子上。

“柯萝琳! 下来!”斯嘉莱又使劲拉了一把,她们都摔倒了。巨大的力量把她们分开了,柯萝琳向后飞了出去,坐了一个屁股蹲儿。

“好了,”黛蓝儿气喘吁吁地说。“完事了。”

但还等她说完,柯萝琳就举起了拳头,对着她的太阳穴,发出了一个响亮而凶猛的喊叫声,让两个人之间的空气似乎在振动。

柯萝琳的脸涨红了,指关节也变白了。她爬了起来,跑了。

斯嘉莱急忙追着她。

黛蓝儿盯着吃了一半的午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不知道,她们俩会不会回来接着吃,但浪费了也不大好。她轻轻地把鱼从烤架上拿了下来,把整条鱼整齐地剥落成一片,然后把它放在盘子里,盖上保鲜膜。接着又把芒果莎拉酱和调味瓶的盖子盖好。

接下来,她把所有的表面都擦干净,收拾好柯萝琳的“商那两口子连忙进屋,林骁和王初一也跟着进去。一个小姑娘摔到在地,茶几上摆放的茶具稀里哗啦摔了一地。

小姑娘骨瘦如柴,皮肤蜡黄,尤其脸上,毫无血色,眼眶深陷,被爸妈抱起来后,有气无力的问:“出什么事儿了?”

秦超群心疼的责备:“小雨,不是让你没事儿别下床么?”

林骁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家人如此恨自己了,女儿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又误以为他是元凶,仇人见面,自然不可能好好说话。

秦超群把女儿放到沙发,扑通一声,给林骁跪下,说:“我不知道和你们二位有什么仇怨,只求求你放过我女儿,我们两口子,你要杀要剐,都随便了。”女人见老公跪下,也过来并排跪到一起。

“哼。”王初一坐在沙发翘着二郎腿说:“现在能好好说话了?”

那二人茫然不知所措,又听王初一说道:“当初我徒弟就没害你闺女,是真的在给她治病,你们倒好,防他跟防贼似得,还打断了他的治疗。就是因为你们的打断,害的你们闺女病没治好,命是暂时保住了,但也会被折磨致死。”

秦超群把头磕的“砰砰”响,“对不起对不起,神医,我们错了,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救救我女儿。”

“救人,可以,二十万,一分不少。”

“行,行,二十万就二十万。”秦超群毫不犹豫的说道。

王初一帮徒弟出了闷气,把秦雨搬到床上,故意气人的说:“这次要不要盯着看我们怎么治你女儿?”

“不看了,不看了。”秦超群再也不敢多话,乖乖的挪到一边。

王初一偏偏大门敞开,毫不避讳的给小姑娘贴符纸,念咒语,施道术。这是故意给他看的,你不是不信我们吗?我偏要你看看这些神神叨叨的事儿,看你还敢不敢来阻止我。

驱邪除阴,对道士来讲小菜一碟,林骁百无聊赖靠在窗边,打量窗外的环境,猛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楼下,并抬头看向他。

是红山隧道逃脱的黑袍女人,林骁害怕看错,打开窗,探头寻找这个身影,刚才那个位置却空空如也。

他暗道:莫非眼花了?

等王初一施完法,小姑娘身体依旧虚弱,不过精神头好了很多,喊道:“妈,我饿。”

秦超群两口子高兴的都流泪了,把闺女扶起来,忙问感觉怎么样?

秦雨长吁一口气说:“我现在感觉全身好舒服,就是肚子很饿。”

王初一说:“孩子严重营养不良,我建议你们还是把她送去医院调养几天吧。”

“对对,可不能乱补,谢谢神医,谢谢神医。”秦超群拉着王初一的手,除了道谢,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想着幸好当初只是把别人赶出家门,如果是报警冤枉别人坐了牢,女儿恐怕是保不住了。

王初一昂首挺胸的说道:“快送女儿去医院吧,徒弟,收钱,我们走。”

两师徒嘻嘻哈哈就往车站走,又挣了小二十万,想着准备把昨天的几人聚齐,再好好吃喝一顿。

王初一坚持还要去金碧辉煌酒楼,说夏总指不定还得给他们免单呢。

万万没想到,才刚到车站买了票,几个警察就把他俩团团围住,警察二话不说拿出手铐把人拷上,林骁问:“警察同志,我们犯了什么事儿?为什么抓我们?”

段玉知道他一定就是这地方的,有事南郊,即以其日还祭明”“这句话,我相信,”藏花也出花夜来,只有她才能证明我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打入冷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乱世大魔皇

自在世界

乱世大魔皇

雪白的小猫

乱世大魔皇

徐子易

乱世大魔皇

米琪

乱世大魔皇

鱼七彩

乱世大魔皇

海拉斯特黑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