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山背面的杀局!》。

鸣。草木无声,风挠之鸣;水之无声,身子虽然仍坐得笔直,但神情看来却很

“玩我呢?豹子怎么还会游泳?没人告诉过我啊!”

李衍有气无力地抱怨完,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爹娘早已去世,绝大多数打猎的技巧都是李衍自己摸索出来的。

李衍一脸绝望地望着游过来的豹子,从头到脚一直凉到心底。他早已耗尽浑身上下最后一丝力气,认命闭上了双眼。

“这辈子孤苦伶仃,每天都只能自言自语。死就死吧!下辈子真想有个幸福的家……”

然而李衍闭眼良久,却并没有感受到死亡的痛楚,水波荡得他一阵飘摇。李衍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一幕直接惊掉了他的下巴——一只长着龙首的怪鱼,死死咬住了豹子的喉咙。血迹自水面蔓延开来,豹子早已断气。

“不会吧?不会吧?豹子死了,来了个更恐怖的东西?哎!也好!最好下嘴狠点,我也轻松。”

李衍惨然一笑,翘首等死。但是怪鱼并没有杀他的意思,尾巴一扫,李衍只觉浑身上下一股柔劲,整个人轻飘飘地飞到了岸边。

怪鱼叼着豹子的尸体跃出水面,将之甩到李衍身边,浑身上下绽放出银白色的光芒,龙首慢慢变化成一个清秀小女孩模样。小女孩一摇手,凭空变出一身和李衍一样的粗制兽皮衣服。光芒逐渐微弱,她轻轻落地,走到李衍身边。

李衍虽然才八岁出头,但刚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已经忘了恐惧,虚弱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小女孩浅笑着俏皮道:“本少女是鱼!呸呸呸!不对!本少女是人!救你是因为这附近就你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你死了我不得无聊死?”

李衍满头黑线,如果小女孩说的是真话,那两人可谓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李衍点了点头,嘀咕道:“哪有鱼长你这样的?你不会是妖怪吧?”

小女孩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一口否定道:“本少女才不是妖怪!咦!你声音好虚啊!来!我给你补补!”

小女孩说完,一座石塔自她小腹凭空飞出。

李衍惊讶归惊讶,嘴上却没停下抱怨:“你又没被豹子追!当然说得轻巧了!我……”

李衍正抱怨着,忽然感到一股暖流涌向全身,四肢疲软的感觉一扫而空。他震惊得哑口无言,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双拳,使劲一捏,关节一阵爆响。

小女孩得意一笑,蹲在李衍身边道:“你平常都怎么玩呢?我们一起去玩吧!”

李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无奈摇了摇头道:“玩?我都自言自语三年多了!你几岁了?”

小女孩苦着个脸道:“之前几千年里我都是个蛋,这个石塔一直在吸纳玄气供养我。按破壳的日子来算,今天是我九岁生日吧?”

李衍好不容易找到了说话的伴儿,没理会她说的稀奇古怪的东西,试探性问道:“那……要不你跟我回家?我也好久没跟人说过话了。你不用担心,这个村子就我一个人。”

“跟你回家?”小女孩眼珠子骨碌一转,便做出了决定,“走!我们回家!”

“那是我家!”见小女孩如此自来熟,李衍摸了摸鼻子强调主权,“把石塔收起来啊!丢三落四可不好!我才八岁,以后你当我表姐算了!叫你妙妙如何?我叫李衍。”

李衍随口给她起了这么个名字,自然是因为这一段奇妙的经历。

“耶!我有名字了!”小女孩莞尔一笑,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蹦蹦跳跳地围着李衍转圈。

李衍扛起了豹子的尸体,迈步回家:“走!刚好有肉,我给你庆祝庆祝生日!”

……

独居打猎的日子,李衍练就了绝妙的烤肉手法。妙妙手握串肉的红柳枝,腮帮子鼓鼓的,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真好吃!原来玄气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李衍脑海里突然传来了妙妙的声音。

李衍正在翻烤肉串的手一顿,抬头问道:“嗯?为什么我脑子里能听到你的声音?”

妙妙嘴没停下,继续传音道:“本少女天生就会啊!我会的还多着呢!”

李衍叹了口气道:“羡慕哎。”

妙妙咽下嘴里的肉,心满意足放下光秃秃的红柳枝,随意擦了擦嘴道:“你想跟我传音?”

李衍手中动作又是一顿,喃喃道:“什么?我也可以吗弟子正在修炼,他的脸色突然微变,他听到了大师兄的传音,他的眼睛无意间瞥向了白衣男子,见对方微微颔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他朝着古风走去,突然大声道:“古风师兄,你修为盖世,师弟刚刚领悟一式剑法还请您指教一番。”

随即朝着古风头顶的三花刺去。

丁昊闻之,大怒道:“简常,你想干什么。”

丁昊立即拔剑想要挡住简常。

简常乃是蜕凡境一重天武道真人,比他的修为强大的太多,但他依然出手了。

古风明明在悟道,武道修为即将有突破,而这个简常却在这时候突然出手,还美名其约请古风指教,这明明就是想要打断古风悟道。

如果被其得逞,古风轻则突破失败,重则精气神混乱,体内元气失控,经脉尽断,成为废人,甚至可能当场丧命,其心恶毒可见一斑。

简常见丁昊杀来,心中冷笑,手中低级法剑骤起挥动,澎湃的剑气击向丁昊。

砰。

一招,丁昊被剑气所伤,胸口流血,摔落在地上。

简常随后一招制服裴若雪,他的剑刺向了古风头顶的三花。

这一幕被众人看见了,他们不解,为什么简常去招惹古风,难道不怕古风挑战吗?

虽然万林学院私底下不能厮杀,但擂台上还是有人被失手打死的。

不过想到简常要是重创了古风,古风别说报仇了,说不定马上就会成为一个废人。

严梓莹也看到简常出手,顿时怒了,她的一双美眼似要喷出怒火,瞬间而动。

却不料被一名白衣胜雪的男子挡住了。

“秦龙,你想干什么?”严梓莹厉声喝道。

众多弟子再次朝着严梓莹与秦龙看去。

严梓莹不用说了,乃是外院排名第三的师姐。

秦龙呢,乃是外院排名第一的大师兄,一身修为极为恐怖;本来秦龙只是外院排名第十二的弟子,可去年修为一飞冲天,乃是万林学院外院最大的黑马,更是被内院高级长老江华容提前收为了弟子。

秦龙其实早就可以进内院,却因为严梓莹,一直留在了内院,其原因,众人皆知。

“梓莹师妹,简常想要请古风指教一番,你就不要插手了。”秦龙笑着说道,但他的笑容里隐藏着杀意,对古风的杀意,严梓莹越是紧张古风,他心中的杀意越重。

“让开。”

秦龙依然挡住了她。

严梓莹愤怒了,直接出手,想要拦住简常,可秦龙的修为高深莫测,而且只是拦着她,不让她靠近古风。

简常听见严梓莹的怒吼声,顿时停住了,开始还有点害怕严梓莹出手,见秦龙拦住了她,还对他使了个眼色,顿时心领会神。

执剑再次刺向古风。

噗!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裴若雪脚下的废材滚滚突出了一个黑白光圈,朝着简常打去。

“哼。”

简常冷哼一句,一道剑气打向了黑白光圈,将光圈打散,再次打中了滚滚,手中剑依然朝着古风头顶的三花刺去。

“嗷嗷嗷......”

废材滚滚痛苦的惨叫,它的腹部流出了鲜血,浸透了那如绸缎子的柔顺黑白色毛发。

被废材滚滚这么一耽搁,简常手中的剑慢了一步。

但他的剑即将刺中古风头顶的三花时,他看到了一双睁开的眼睛,无比冷漠,看不出杀气,但他的心寒了。

突然,他感觉手中的剑动不了,他看到了两根手指,他手中的低级法剑被两个手指夹住了。

简常使劲的想要抽回手中的法剑,纹丝不动。

怎么可能?

简常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古风的那双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睛,颤巍的说道:“古风师兄,师弟领悟了一式剑法,还请指教一番。”

古风没有立即回答,看到了受了重伤的丁昊,还有被定住的裴若雪,以前被剑气打伤的废材滚滚。

“指教,好。”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道刀气。

无光无华,无形无态,无影无踪。

他的手微动,刀气去了。

嗤!

......

他已拔剑。一柄又细又长的剑在是要去干什么的?屠娇娇道:瞧

第五名队员定了。

韦心。

得了三遍承诺,韦心更健谈。

韦心的身世像坐过山车,韦家在化玄门下辖的九华城是很有名气的,韦心更吹嘘说他在城里混得不要太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姑娘就能得姑娘。

可惜这一切都被战争化成了云烟。

几乎在化玄门被攻击的同时,那条恐怖的申明就影响了九华城,韦家被当成了化玄门亲信自然首当其冲,太爷爷和几个叔伯很快就被卷入战斗,韦心的外祖父感觉不对立刻带着他逃走,可路上还是被修士发现。

外祖父把韦心丢进湖里引着追击者走了,之后韦心孤苦伶仃的躲在山里怕得要命,一天后他才被化玄门高手发现带回了宗门,然后再被带到这里。

至于韦家后来的情况,韦心只知道唯一的一点。

九华城变成了地狱。

再往下交流时差点出事。

泰衡盟!

松桂易老祖公留下的唯一线索!

残杀黄化村村民,带走长辈首级的罪魁祸首。

韦心第一次被吓到,左一飞他们三个那副想把他生吞活剥的恐怖表情让韦心猜出了许多东西,他暗暗上了心,将来得仔细收集泰衡盟的情报。

好在韦心现在对泰衡盟的了解仅限于父辈提到的名词。

仿佛知道了根底,也带着淡淡的同情,韦心就更放心跟三个小家伙交流,可惜韦心也不知道血影宗是否会宵禁,看时间差不多便告辞离去。

韦心积极幽默和知心的交流把左一飞他们的心里阴影染白了大半,三个小家伙将静室封锁起来继续讨论,然后他们更认同韦心的说法和判断。

以及韦心本身。

谈到关键处,松大兴醒了。

左一飞,卢小月和求亿连的所有注意力当即转到松大兴身上,他们三个都明白,松大兴是功臣,是救命恩公,没有松大兴,大家不可能坐在这里聊天。

血影宗的丹药很厉害,松大兴恢复得很好,左一飞他们赶紧把后面的情况如数告诉松大兴,然后到韦心这里出问题了。

松大兴:“什么?让那小胖子加入?扯淡呢,你们难道不知道?那小胖子在战舟上就是个混子,这种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在战斗里能毛用?我说你们三个,经历了这么多事还不能长点脑子?三言两句就把你们都打发了?”

求亿连已经答应了韦心,还答应了三次:“可,他说的是对的。”

松大兴更来气:“对个毛,万一他骗你呢?就算他是对的,那又有毛用。”

求亿连低头:“我也觉得该找几个能守望相助,共同进退的队友。”

“守望相助个蛋蛋!”松大兴快跳起来了,“他丫丫的,你以为他会?看你好骗,骗你的,要真遇到危险,这小胖子跑得比谁都快你信不信?”

求亿连把头埋得更低:“可,我们三个都答应了。”

松大兴牙齿磨磨:“我说你们三个,还有你,一飞,亿连和小月答应就算了,他丫丫的,你怎么也答应了?要个耍嘴皮子的软蛋有毛用?”

左一飞没话说。

松大兴看小同伴都埋着脑袋这才消了点气:“好啦,小胖子的事就算了,但如果小胖子说的是真的,剩下的两个队友的名额,必须我来定。”

只能如此了。

松大兴又变得很正式:“还有,我说你们,千万别被这小胖子带坏了,你遇到山賊的話,誰搶誰還不一定呢。

只見前方一塊擴底上,十一個人分成兩撥正在打斗,其中一人正是張道全。

張道全全力施展寶劍與一個黑袍人打的不分上下,旁邊張道全五位同門著手中符文和印訣不停施展,和四名黑袍人也是斗的難舍難分。

我靠。十一位結丹高手大戰的大場面,金光,電光,黑氣,各種力量交織在一起。

讓張航眼界大開。算了算了,還是走吧,這要是一道力量甩向自己夠自己喝一壺的了。

張航繞過他們戰斗,繼續前行,沒走多遠就聽到打斗聲停止了。

這下麻煩了,他們不打了,不會追上來收拾我吧。

張航打算找個隱蔽的地方先躲起來,等他們走了以后再出去。

張航躲在一個地洞之中,雖然長新山靈氣濃郁也不敢修煉,要是在這里修煉。

被人突然打斷可能會走火入魔,毀了根基。終于熬到夜里了,那些人應該走遠了,張航從洞里爬出來。

放開靈識感受了一下,百米之內沒有修士,也沒有靈藥。。。

太狠了,這是一點也不給后面的人留呀,趕緊往前趕把。

也許還能有機會。施展全力繼續向深山處飛奔。

走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忽然一股驚人的氣息從前方傳來。

張航剛反應過來,那股氣息已經到了眼前,直接把張航拍倒在地上。

“嘿嘿嘿,小娃兒膽子不小啊,在這深山里如此飛奔,也不怕遇到壞人。”

說話間一個老者出現在眼前,看樣子和馮老頭歲數差不多。

但是身上的氣息比馮老頭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壞人?你不就是說的你自己嗎?

我走我的陽光大道,你過你的獨木小橋。

非要拍我一巴掌。心里這樣想,張航嘴上可不敢這么說。

躬身抱拳到“多謝前輩提醒,晚輩銘記在心,這就告辭,不打擾前輩清修了。”

這老頭一臉陰氣,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張航起身就走,老頭也沒有攔,笑瞇瞇的看著張航從身后過去。

張航不敢大意,忽然又一股力量向自己襲來。

一掌把自己拍在了剛才倒地的位置。

“嘿嘿,小娃兒,你怎么又回來了?山路危險,不如和老夫一起行走可好呀?”

分明是這個老頭搞的鬼,還一臉笑呵呵的,張航心里萬分不愿意,也不敢撕破臉。

只能硬著頭皮和老頭一起走,沒走多遠就碰到了一個中年女子

“哈哈哈~好一個細皮嫩肉的小娃兒,陰長老,不如將他送到我洞府留上幾日可好。”

“此間事了,若是秋長老喜歡送給你了。”

看來剛才出手的人就是這個女子了。

“小娃兒還不快謝秋長老收你。”

“多謝秋長老!”

“嗯~很乖巧的娃兒,你若哄的我高興,日后我便多留你幾日。”

張航心想完了,遇到兩個魔頭了,心里大喊師父,文定師父。沒有回音。

兩個人卷著張航一路向長新山最深處的一座山峰飛去。

一路二十多株靈藥,全部被兩個魔頭收走。

張航看著羨慕萬分,這些靈藥不知道叫什么。

單從散發出的靈氣就比自己見過的靈藥強了很多倍。

不禁一笑,現在小命都捏在別人手里了還在惦記人家的靈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山背面的杀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斩秋霜

紫菱

斩秋霜

字数班班长

斩秋霜

拼命的鸡

斩秋霜

前方路坎坷

斩秋霜

一个两个三四个

斩秋霜

鹅蛋不会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