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杜东和觐见》。

只有灯,没有人。斜阳斗中闪动的火光.也可

川法站定后和北冥玄相距十余米。北冥玄討教:“道友,我對這混沌小世界,不是很明白,能否見教?”

川法對這一般的常識性知識也沒什么隱瞞的,簡單地說道:“混沌是一切大世界的起始,混沌自無中生,混沌中孕育生成一切有,所以混沌。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圆子看了一眼看守所,警铃大作。

“跑啊!!还怎么办!!!”两人立刻转身就跑,避免被冲出来的守卫看见活捉,至于化为流星的克里三人,也是无暇顾及了。

知道燕南天已出现,就算用刀架一个人装着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世上早有人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說那西門恨天在蒼龍堡與陳夫壽、賴賬三密謀,正好撞上威世通夫婦,情急之下說出是因為他風正才殺了威遠,也算還了風正一個清白。

威世通氣憤,和西門恨天打了起來,西門恨天不敵,拼力使出一招羅剎招魂,逼退了威世通,逃往四方山去了,在路上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嚇得他好像那孤魂見了無常。

話說西門恨天走到四方客棧處,隨即聽到一人說道:“西門老兒,老夫在此等候多時了,快快和我一起去見威氏夫婦,還我一個清白。”

西門恨天聽罷,轉身望去,看到風正實實站在那里,便心想:這風正怎么沒死?那他知不知道我與張達串通?

想到這里,只聽風正說道:“那縣令張達想害老夫性命,我大難不死,先擒了你這廝然后再去與那張達討個說法。”

風正此話一出,西門恨天便知道他并不知道自己與張達勾結之事,隨即也緩了口氣。

正在此時,風正抽出風刀,舉刀向西門恨天砍來,西門恨天忙拿出修羅刀與風正打將起來。那西門恨天剛與威世通一場激戰,氣力本已不支,此時與風正這樣的高手斗陣,無疑是自尋死路。

就在這時,西門恨天眼睛一轉,便哈哈大笑。

風正一聽,對這突然的冷笑不覺毛骨悚然,好像要刺穿自己的身體,忙收了刀勢。

只聽西門恨天大笑道:“風正,我西門恨天獨自在江湖上闖蕩那么多年,難道只有這一招半式嘛?今日便讓你開開眼界!”此話一出,風正自覺一震。

話罷,只見西門恨天揮刀入鞘,身邊突然幾股黑煙,正這時只見一襲黑篷,一頂斗笠,直直的沖著風正的面門而來,風正頓時有點不知所措,急挺著手中風刀迎著上去,只是順勢一劈,那黑篷斗笠便落在地上,西門恨天卻是不見了蹤跡。

風正見此,身上冷汗陣陣,心想:沒想到這修羅門還有這種邪門功夫,真是有點不可思議,今日我不能擒了西門恨天也絕非偶然。

想到這里,風正不覺肚里一陣空虛,五藏爺打起了邊鼓,想這幾日自己一頓踏實飯也沒吃過,便舉足向四商鎮行去。

四商鎮內,李延松喚來管事李福,這李福最善傳遞信息,故人稱“活烽火”。

李福來到內堂,說道:“老爺,您喚我前來,有什么事嗎?”

只聽李延松拿出三封書信,對李福吩咐道:“李福,你速去其他三位員外府上,送上這封書信。”

說罷,李福忙接過那三封書信,辭過了李延松,急急忙忙便出了李府。

話說陳夫壽、賴賬三剛剛回到陳府,嚇的驚魂失魄,陳夫壽言道:“若不是西門門主,今日便要送命在蒼龍堡內。”說罷賴賬三也是唯唯是諾。

兩人驚魂才定,便見得院外門丁跑來對陳夫壽說道:“老爺,門外李府管事李福要求見老爺。”

陳夫壽聽罷,正襟端坐,答道:“快快有請。”

不過片刻,只見李福來到偏堂,隨即遞來一封書信,說道:“陳員外,我家老爺要我交給你這封書信,說你看過就明白了,我還得去其他兩家員外送信,便不打擾了!”

陳夫壽聽他說如此,也不再挽留。李福被人稱“活烽火”,又豈是虛傳,不消半日,便回到了李府,交了差事。

其他三位員外家里,他們打開書信,只見上面寫著:

仁兄敬上,你們還記得財神廟中的神跡嗎?如今四商已經結盟,只剩下友結雙雄,值此黃道吉日之際,我等四人當請劉海天劉幫主、鄭建鄭幫主一起簽下這對抗倭寇的盟約,方是大計。

愚兄大膽,定于明日在英雄樓請二位幫主一同赴宴,商定友好之事,還請看到書信后給為兄一個答復。

李延松書

話說這三位員外看后,怎能不同意,都派人前往李府說明贊成之意,此時自是不提。

李延松待三位員外答復后,便又派李府前往沙海幫、漕幫兩處去請劉海天、鄭建明日務必到英雄樓赴宴。疑惑问道:“这是为什么?”

在老朱的认识里,铁石只能够练成生铁。想要精钢,必须要经过千锤百炼的再次锤炼才行。

“皇上明鉴,以往铁石只能够练成生铁,那是因为炼炉的温度不够,不能够将生铁里面的杂质给炼化。通俗一点说,就是没有烧透。生铁之所以能够百炼成钢,那就是因为在锤炼的过程当中,通过不断的折叠锤打可以一点点的祛除掉里面的杂质。”

“臣当时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就在想,既然祛除掉杂质的生铁就是精钢,那么能不能通过提高炉子的温度来直接祛除掉里面的杂质呢,毕竟炉子连铁都能够炼化,若是再提高温度,说不定便能将杂质炼化。没想到臣只是一试,竟然真的成功了,全奈皇上洪福。”

韩度说的详细,老朱也听的认真,听完了不由的感叹道:“有理有据,有迹可循,不错。”

随手指着高炉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把炉子弄成这个怪样子?”

韩度对此早就想好了借口,有条不紊的解释道:“臣当时也为了怎么才能够提高炉子的温度而绞尽脑汁,原本也没有什么头绪。或许是皇上洪福关照的缘故,有一天臣见家中人烧水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臣发现烧一锅水,盖上盖子的时候,水要比没有盖盖子的时候,开的时间要短的多。水开的更快,说明水在锅内受到的温度便更高。臣当时就想,既然锅可以通过盖上盖子来提高里面的温度,那么炼炉可不可以通过这样来提高温度?”

“于是,臣就想到了这个办法,将炼炉的热气全部封在炉子里面,没想到还真的成了。”

韩度的解释,让老朱十分满意。

事情的来龙去脉痕迹清楚,有迹可循。尤其是韩度没有装神弄鬼的和他说一些什么,得天之助、如有神助等等这些东西,而是从现有的东西由浅及深的猜测,以及试探。

能够从生活中的现象,由此及彼,由小及大。这一点,让老朱尤为的欣赏。

见韩度解释清楚,老朱点点头转而问道:“这一炉铁要炼好了吗?朕想亲眼看看。”

这个韩度倒是不清楚,转头看向黄老。

“回皇上,大概还有小半个时辰便好了。”黄老立刻回道。

老朱点头,随口说道:“那朕就在这里等等吧。”

怎么能够在这里等?

这里一会儿有多危险,韩度还是清楚的。那里敢让老朱在这里待着,要是出了点岔子,他可不够抵命的。

连忙劝解道:“皇上,现在这里还算安全,等到出钢水的时候,这里就不安全了,咱们不如先退出去,在外面一样能清晰的看见的。”

黄老也出言帮腔,“是啊,皇上。出钢水的时候,这里热浪滚滚,隔着衣服都好似要被烤熟似的,连草民都是尽量离着远一些。皇上千万不可待在这里。”

老朱见韩度和黄老两人都是如此坚持,也就依言退到外面。

韩度见状,连忙安排人搬来一张椅子请老朱坐在。

他则站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候着。

小半个时辰,很快便过去。

一切准备就绪,有匠人高喊,“开......炉......咯......”

韩度俯身在老朱耳边提醒,“皇上,一会儿看上两眼便可。钢水明亮刺目,不可久视,久视则对眼睛有害。”

老朱听了,微微颔首。

随着厚厚的炉门被打开,一股赤红的钢水便顺着凹槽流了出来。所到之处冒起阵阵烟火,一团团的火焰忽然从钢水上面爆燃出来,像是钢水在燃烧一般,绚丽夺目。

在场之人都听到了韩度的提醒,看了两眼便感觉到眼睛有些不舒服,移开了目光不敢再看。

感受着身前像潮水般汹涌过来的热气,老朱也不再坚持,带着众人离远了一些。

老朱看着身边的韩度,笑着叹道:“你有大功啊,为朝廷解决了燃眉之急。”

啥燃眉之急,我怎么不知道?

韩度两眼发愣,不过老朱没有说,他也不敢问。想来应该是些机密的事情,不宜让自己知道。

不过韩度也不在乎,只要老朱说他有功劳就行了。

韩度脸上堆起憨厚的笑容,谦虚着说道:“都是皇上洪福齐天,臣不敢居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杜东和觐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白灼

梅深不见冬

白灼

祁鸽

白灼

伟岸蟑螂

白灼

墨渊轻狂

白灼

临水界

白灼

南极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