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王仙芝退去一千丈》。

”等倚剑走了,楚留香又沉吟了半晌,道:“我还有件事,要找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

边商讨着西索尔提出那个股份制公司的事宜,李元三人边继续往深处走。

为了将外围一圈较小部落留给其余的人,所以李元他们刻意多往里面走了十来公里的山路。

等他们锁定一只哥布林部落的目标时,天色已经昏暗。远处的天边,仅仅只有一点红霞还残留着。

此时,那支哥布林部落中,巡逻的三只哥布林射手已经呵欠连天,打算熬到天色彻底黑下来后,就回去睡觉。

但是他们没想到,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已经有三双眼睛盯上了他们。

动手!李元打了个手势。林小馨反应速度极快,先手一发魔法弹就发射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一只哥布林射手身上。

啪!的一下,那只哥布林射手直接被打得双脚离地,往后仰倒,重重地摔在地上,紧接着化作青绿色的经验值光团。

与此同时,李元亦是从草丛中如离弦之箭一般串出,奔至一只哥布林射手的前面,一剑将哥布林射手脑袋斩下。

最后一只哥布林射手惊叫着弯弓搭箭,直指李元。可惜此时林茵茵的魔法弹就到了。

啪!那只哥布林射手脑袋像是被板砖砸了一般,突然一晃,软绵绵地倒地,化作青绿色的流光。

这一切,就发生在短短两秒之间。

不过这处部落里的哥布林们反映也是极快。破旧的茅棚屋中,传来吓吓的怪叫声。

顿时,这一处茅棚屋中腾起三团赤红色的光芒。

三只哥布林法师!李元心中一凛。而他的反应却是不慢,当即冲至一只哥布林法师所在的门前,一腿将其踹开。

二话不说,他迎着一团奔袭而来的火球,就是前扑一滚,险之又险躲了过去。

轰!火球打在茅棚屋上,骤然炸裂。

炽热的火浪滚滚,直接将这茅棚屋烧了大半,空气中,温度飙升,令李元的皮肤上感到微微的刺痛。

但是即便在如此的火焰下,李元都不带半点怂的,气势汹汹地杀向这只哥布林法师。

“喝啊!”他怒吼着,举起将,直对着哥布林法师刺去。

那只哥布林法师下意识地举杖来挡,却不料李元虚幻一枪,转刺为砍。

噗!哥布林法师始料未及,待它反应过来举起木杖的时候,铁剑已经斩过它的头颅,直直嵌入到其中。

咔咔!哥布林法师张嘴发出卡带一般的声音后,身体化作青绿色的流光,一分为三,飞了出去。

不过就在此时,李元眼前的茅棚屋突然轰轰的炸了起来。

无数纷飞的木屑碎片夹杂着炽热的火浪,对着他席卷而来。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股巨大的冲击波,直接掀得李元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撞在了茅棚屋另一侧的墙壁上,撞蹋了一面木墙。

噼里啪啦!火焰在他的身侧燃烧,炸出隐隐的火星,舔舐-着他的手脚。

同时,茅棚屋中隐隐传来异样的响声。

李元心中一惊,不顾自己体内还是一阵翻涌,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离开茅棚屋所在的范围。

轰!当他前脚才刚离开,那个茅棚屋就轰然垮塌。

好险!李元一阵心悸。要是方才慢了一步,此时就可能就要被这茅棚屋压在下面了。

虽说这茅棚屋是以哥布林的体型打造,整体并不大,并且还完全是用木料建成,就算把李元压在下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关键是,这里还有两只哥布林法师,好些哥布林刀斧手在虎视眈眈。等李元从中爬出来,不知得挨上多少发火球,吃到多少斩击了。

这怕是被直接打到半残了吧……

李元心中还腹诽着,但是手中的动作却不慢,两剑直斩,收走两只举着斧头向他砍来的哥布林刀斧手。

这处哥布林部落的战略应该是以守护哥布林法师为主,当李元冲入哥布林群中,斩杀掉那只哥布林法师后,这些哥布林刀斧手不是选择对林小馨和林茵茵扑去,而是选择来包围李元。

好在还有两只哥布林射手在一个照面下,就被林小馨和林茵茵收走。

忽然间,空气中传来一阵燥热。

哥布林刀斧手群十分有默契的散开,李元便眼看着一颗火球不断跳动着,在他的眼底迅速放大。

李元猛地向前一扑躲了过去。

但是令他悚然一惊的是,另外一个火球眨眼间便已经轰至他的身前。

该死……

李元暗骂一声,迅速趴下。

轰!火球就在他身边不远处炸起,砂石飞溅,噼里啪啦打在李元的脸上。

卷起的炽热气浪令得李元整张脸顿时蒙了尘灰似的,狼狈不堪。

而这时,那些哥布林刀斧手吓吓怪叫着,口中唾液纷飞地冲着李元冲来,举刀便欲砍他。

蘇白看了看楊霄。

楊霄接收到了蘇白的眼神傳達,意思是讓他來解釋解釋。

楊霄自然非常樂意為蕭慈解釋的,“這所謂的青藤院呢,便是一個學院,這青藤院內所收納的,那是各個人族之中的修行者。只有通過考核的修行者,方能夠進入這青藤院中學習。”

蘇白道:“小海棠可是知道劍宗的書閣,據說那劍宗的書閣內海納百川,非常人不得進入觀閱,想必當年小海棠也是通過了劍宗的測試方能夠進入劍宗一觀書閣的。”

蕭慈點點......

李言和李无一抬头目光搜索一番后,二人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小竹峰三人和离长亭、赵敏都在,只不过现在这十五人模样不太好看,有二名修士强撑到长老面前后就倒地不起,事后李言他们得知,应该是有三名修士被分别被十步院、净土宗和妖兽在不同地方重创,但这三人竟都成功逃出。

有一人逃跑途中竟无意闯入了一处秘境古修士洞府,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这处洞府十分的隐蔽,也十分的袖珍,此人待追赶之人离开这片区域后,花费了一番手脚竟打开了护洞禁制,所幸动静很小,并未被其他人发现,他进入搜索一番后,竟发现了一件法宝和一株珍贵的“丁黄蓉”药草,丁黄蓉”乃是炼制筑基丹的一味主药,这株草药的年份即使在四大宗药园里也是不多的,虽然四大宗有所种植,但其生长缓慢,八十年以上才可入药,而且培育条件苛刻,所以四大宗手上的筑基丹每年也只有不到一百枚的样子,面对几千的凝气弟子,虽然凝气大圆满比例较少,但也相形见绌,只能按资质发放,或凝气弟子用高价灵石购买。

这名弟子再收了洞府中那件法宝后,面对这株“丁黄蓉”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立即采走,思索一番后他确定这处洞府的确异常的隐蔽,便没有立即采摘后激发体内光点传送出来,而是采用了边守护这株灵草边疗伤的方法,想等到采摘时间结束后直接传送离开,反正身上已收集了不少其他珍奇草药。

这里浓郁的灵气,灵草多长一天,便可能会有一丝的提升机率,哪怕就是丁点提升,这也是极难得的。他就守在灵草旁边,以他的伤势是无法再出去争夺了,但他时时保持最高警惕,只要洞府外禁制一有动静,再快也快不过他,他只需一伸手抓取到药草,同时激发体内光点就可瞬间传送而走。

另二名修士,则是一人重伤后逃到一处地方刚躲藏好,就昏迷了过去,也算他运气好,竟也未被别人发现,直到最后一天光点自动激发,在传送过程中的空间之力让他苏醒了过来,也算是勉强支撑到了安全出来。

另一倒地修士是在最后时刻还在与十步院一名内剑拼斗,眼见光点激发,他索性发了狠,把身上最后灵力全部不要命的一股闹使了出去,一顿抢攻竟使那外内剑竟出现了一丝破绽,他利用这个破绽使用了“石木劳”剧毒缠到对方的肩头,这时他已是体力不济倒向地面,最后一丝神识不待体内光点自动激发,已是抢先刺破了光点传了出来。而那名十步院的剑修竟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着了道,出来时同样是昏迷不醒,估计至少那条臂膀是保不住了,这样的话只有到了金丹期才能断肢重生了,否则这一生都难以如意使剑了,除非借助逆天的天材地宝在金丹期以下断肢重续,这从现在十步院方向一位长老看向魍魉宗地面上那名昏迷不醒修士怨毒的眼光,可以猜出这名剑士身体定是大大的不妥,而且应与这位十步院长老关系密切。

王天脸色苍白,虽然可以行动无碍,但听说他在倒数第二天时遭遇了二名太玄教的高手围攻,最后施展了大损元气的秘法方在重创一人的情况下逃脱合围,他这样估计没个半年以上是无法恢复元气了,不过他所获得的天材地宝也是极为丰富,这让王天脸色阴沉少了几分。

甘十、百里园倒是没事,一幅尚有余力的样子,褚氏兄弟也是自始至终都未分开,依靠强大的联手阵法,也是私豪无伤的出来了,只是神情有些委顿,看来消耗极大,恐难有再战之力。

韦赤陀、龚尘影并无大碍,只是身上沾满了血迹,而云春去受了不轻的内伤,听说是和一头二阶后期妖兽相遇,那头妖兽本身就是毒物,其本身对许多剧毒就是免疫,倒让云春去的战力去了一半,最后逃出时已是脏腑受了重创。

离长亭和赵敏听说进入后一直在一起,二人倒是配合默契,离长亭远攻,赵敏贴身守护离长亭,一有机会便迅速近身攻击对手,再加上铺天盖地的蛊虫,虽然某天遇见了四名十步院剑疯子围攻,但最后还是脱身而走。此时出来的二人脸色雪白,也是消耗极大的样子,控蛊是极耗神识的,尤其是像离长亭那种大面积控蛊,更是消耗惊人,赵敏近身极速攻击力求爆发,速战速绝,同样是负荷极大,两人玉面白都失去了往日红润之色。

另一名四象峰少女卫凤,竟然以筑基中期顶峰修安然无恙的出来了,据说她的幻毒阵法变化万千,坠入阵内者,无法自拨,她在与二名同门联手下,三人竟然撑到了最后,不过三人整体境界不是很好,依靠联手阵法才屡屡险胜,现在也都是有伤在身,正闭目全力修养恢复。

凡是最后出来之人莫不是收获丰富之极,他们从长老那里交完任务后,各自便被自己山峰剩余筑基修士围了上去,看样子是在交流秘境中的信息,离长亭和赵敏二人同样被不离峰三名筑基修士围住,但她二人还是一眼看见远处的李无一和李言投过来的目光,两位少女都是微一点头,倒不便立即过去那边了。

趁着长老还在询问其他出来的筑基修士一場。

柳三娘提起刀來,罵道:“惡魔,你這個殺人兇手,你還我張哥哥命來。”飛身而去,化作了撲火的飛蛾一般,可是他與白日魔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白日魔躲開了柳三娘搏命一擊,雙指一駢,點在了柳三娘胸口的玉堂穴上,柳三娘從空中墜下來,走到了人生的終點,靈魂和呼吸,一起隨著張恒去了。

柳長歌看到這里,不知從哪里生出來一股力量,大聲罵道:“白日魔,你這殺人的魔鬼,柳長歌若不殺你,誓不為人。”連出三年,將黑大圣逼退,最后一劍,險些刺中黑大圣,黑大圣吃驚的摸了摸胸口,發現只是衣服給刺破了,并未傷到皮肉,這才緩了一口氣,然而這個時候,柳長歌已經連人帶劍,化作一道黑影,撲向了白日魔。

白日魔受了傷,雖然不在要害上,卻也疼痛難當,自然無法和發瘋的柳長歌抗衡,他連連撤步,躲開了柳長歌三招劍法,只見柳長歌面色陰沉,宛如一頭發瘋的猛虎,劍下毫不留情,功力似乎提高了一倍不止,白日魔見今日萬難在柳長歌的身上如愿,只好暫時撤退,他想:“這個小鬼,的確是個武學奇才,才短短三年,居然練成了這樣的本事,若是再給他練習三年,別說是我,就算是我于坤弟聯手,哪也不是他的對手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罷了,罷了,就放著他多活一段時間吧,等到了京城,是天子腳下,更是王爺的地盤,還有下手的機會。”

白日魔狼狽的抵擋著柳長歌,忽然大叫一聲:“坤弟,咱們走。”

黑大圣見大哥受傷了,比任何人都著急,這么多年來,黑白二鬼叱咤風云,打遍天下無敵手,何曾有過今日之窘,黑大圣從后追上來,對著柳長歌連發幾掌,柳長歌反手,正手,斜手,各出了幾劍,黑大圣一一躲過了,拉著白日魔雙腳一點地,拔高而起!

誅殺白日魔和黑大圣,現在還不是機會,柳長歌內力幾乎一空,方才這最后幾招已經是極限了,他無法追擊,只好眼睜睜的看著黑白二鬼從容的跑掉了,這會兒,寺院中依舊混亂,武林人士是志在必得,他們早就計劃在大灣鎮而不是在大石橋截擊禮物了,因此,此番派出了許多高手,武林能人,這些人,均是以一當十的好手,如果來一百人,便足矣應對上千官軍,若果來十個人,禮物就有危險,因此這會羅博和郝斌帶兵奮戰,抽不出空來照看柳長歌,郝斌更加知道柳長歌武藝不凡,即便出現什么危險,也不至于危及生命。

柳長歌逼走了白日魔和黑大圣,來到死去的柳三娘和張恒面前,把它的遺體放在了一起,手和手脈脈相連,他們超越生死的愛,令柳長歌佩服之至,因此希望,他們生前不能做夫妻,但愿死后能夠成雙成對,他還不知道柳三娘有過一段婚姻。

有過了一會兒,寺院中的喊殺聲越來越重,柳長歌提著寶劍要去外面看看什么情況,便在這時,墻頭上有突然出現了兩個身影,柳長歌定睛一看,并不是黑白二鬼,也不是官軍,向來是武林人士,與柳長歌和張恒一樣,柳長歌很是漠然,因為他們不是柳長歌的敵人,又不是柳長歌的朋友,柳長歌心情很是低落,不想說一句話,然而這兩個人卻叫住了默默的柳長歌。

他們看見了地上的尸體,還有柳長歌,其中一個人道:“這小子,殺了人,你就想走么?”

另外一個人道:“可惜了震三江馮軍,一丈青柳三娘,樵夫張恒這三個豪杰。”

柳長歌冷冷的道:“不是我做的,你們大致是他們的伙伴,他們很英勇,勞煩你們將他們帶回去安葬。”

左邊這個人大怒道:“臭小子,敢做不敢當么,人分明就是你殺的,你與黑大圣和白日魔一伙的,別想就這么走啦。”

柳長歌辯解道:“我與黑白二鬼不共戴天,你認錯人了。”

“呸,我怎么會認錯,我見到你跟他們兩個在一起,你既然有膽量殺人,就該有膽量承認。”

另外一個人道:“能夠殺死三娘和張恒,這小子的本事不錯,弟弟,你可小心點,別扎手啊。”

“若是放走了這個臭小子,那我就不叫鷹隼。”

“好吧,那我也不叫鷹眼。”

原來這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在大路上,白日魔與黑大圣碰到的第一對武林怪客,外號叫做武林雙鷹,鷹隼是弟弟,鷹眼是哥哥,二人乃是孿生兄弟,實力了得,成名比較晚,十分正直,嫉惡如仇,這次聽說要北蠻送禮物給奸王和小皇帝,于是參與進來,與上百名武林同道結一個聯盟,他們作為前哨,在動手之前,先去打探虛實,最先看見了黑大圣,與他開了一個玩笑,怕打草驚蛇,故而沒有開戰,接著他們故意接近黑大圣和白日魔,發現了柳長歌就在他們身邊,他們并不認識柳長歌是柳星元的兒子,把他當成了官軍一伙,此刻一見同伴的尸體,還有柳長歌手中帶血的劍,一切豈不了然,還需柳長歌解釋么,所以不必解釋了,殺死人的就是柳長歌。

雙鷹兄弟倆義氣相當重,當即跳下墻來對柳長歌說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就別逃了。”

人。通经史大义,事母孝狞厉被人厌恶,不思考改牛肉汤却连正眼都没有去看一眼火蛇之皮所制,金山寺方丈大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王仙芝退去一千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违天逆道

恒见桃花

违天逆道

折耳根大户

违天逆道

九尾君上

违天逆道

醉疯魔

违天逆道

凌阿呆

违天逆道

星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