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花满楼谈谈的微笑着道:他说没,厉害的杜桐轩,好恶毒的手段

一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和干掉了沙鹰和捷影,并且将重岩蹂躏的对手交手。

井润泽心中就莫名的掠过了一丝不易被人觉察的兴奋。

“少爷,您的意思是...不直接将他们做掉吗?”

“啧啧,做掉两个东躲西藏的小蟑螂有什么意思,我想要的,是用诱饵将他们引出来,并且还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落入到我的陷阱中。最后,自然是要将他蹂躏致死,这才是游戏的意义所在啊。”

“我明白了,只是,这个诱饵...”

“袁叔,我手下,最适合这次任务的人,你不会想不到吧。记得去通知她一声,如果完成不了任务,重岩,就是她的下场。”

“是,属下明白了。”

看着袁十三离去的背影,井润泽低声自语道:

“梦蝶,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

...

华灯初上。

魔都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林洛与柳烟云行走在大街上。

一天的调查下来,林洛已经对井家在魔都的势力范围有了大致的掌握。

整个静歧区,几乎都在井家的掌握之下,而在魔都西城区,还有井家的几个大行工厂在。

奔波了一天,林洛倒没觉得有什么,不过,柳烟云可是有些吃不消了。

“林洛,我...有点饿了。”

柳烟云柔声说道。

看着柳烟云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林洛笑了笑,应道:

“好啊,难得来一次魔都,不好好品尝一下这里的美食怎么行。走吧,我知道这附近有家还不错的小店,咱们去试试吧。”

“咦?你怎么会知道?”

林洛闻言一怔,赶忙解释道:

“额...是诸葛姑娘昨天告诉我的。”

“原来如此,我还在纳闷儿,你都没有来过魔都,怎么会知道这里的小店。”

林洛闻言笑了笑,没再多言。

柳烟云自然不知道,想当年,他正式授勋神帅时,就是在魔都。

这座城市,对于自己而言,还真是有些特殊的意义呢。

按照林洛指引,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一家名为甲天下的魔都本帮菜馆。

这个小店,四代单传。

老板是正宗的不能再正宗的本地大厨。

有不少人来到魔都,都会慕名而来,品尝着深藏在小巷中的美味。

林洛熟练了点了几个招牌菜。

老板见状也是面露诧异之色。

听两人的口音,不像是魔都本地人。

可林洛点的菜里,有好几个都是菜单上没有,但却是自己绝活儿的菜品。

“这位小哥,难道你是我们店的常客吗?”

“哦?此话怎讲啊老板?”

林洛故作疑惑的反问道。

“呵,您刚刚点的这几道菜,一般人可不知道,如果不是从我爹那辈就来我们店里吃过,可点不出这些菜来。”

“这些,都是朋友告诉我的。”

“哈哈,怪不得,您这位朋友,可真是行家啊。您点的几道菜,都得容我准备准备。”

“好,我们不着急。”

老板离开后,柳烟云也不禁笑着说道:

“大哥,你放心吧,我和阿炭會照顧好嫂子她們的!”

原小楊語氣很認真。

但陳立聽了,卻差點笑場。

還好,他忍得住!

“打掃戰場,準備回領地。”陳立朗聲喊道。

“是,首領!”

犀凡大聲回應,立刻開始清掃戰場。

這場仗結束得特別快,前前后后也就打了半個小時左右。

中土部落碾壓性的戰力壓制,和陳立無敵的力量,是取勝的關鍵。

不過,中土一方仍然還是有不少的損傷。

死去的人數,有20多個。

重傷十幾,輕傷數十人。

陳立用“原始之力”......

她想睡,又怕睡不着,眼睁睁地尚不相欺,况大国乎!且以一璧

“魂淡!魂淡!你以為你還是從前的大海盜嗎?殺了我?殺了你才對!魂淡,魂淡!真是一個魂淡!”喬爾丹一邊叫喊著,一邊狠狠的打著隆德,“嘭嘭!”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喬爾丹拳頭不斷落在隆德的身上!

不僅如此,喬爾丹還時不時的踢上兩腳。

他完全沒有收斂自己的力道,分明一副要把隆德活活打死的架勢。

門口處的守衛看到這一幕,都不由得有些擔心了,他在門口大聲的叫道:“住手,住手!你要打死他嗎?你要怎么向大人交代?”

“交代什么?你剛才聽到了沒有,這魂淡,竟然說什么要殺了我?你聽到了沒有?”喬爾丹的拳腳不停下,不斷的落在隆德的身上。

此時的隆德連連慘叫,用自己的雙手護住了自己的腦袋,然后不斷的發出聲音:“饒命,饒命,我投降,我投降!”

但是喬爾丹仿佛是完全聽不到的模樣。

仍然不斷的拳打腳踢。

“我怎么聽到的是他正在求饒?”守衛大聲的說道,他就在門口的位置,但是卻不會下來,嗯!完全不會下來!

就算是喬爾丹真的打死了隆德,他也是不會下來的。

他就是說句話。

“求饒,一開始的時候,他也在求饒,但是轉眼之間,就要殺了我!這樣子的家伙,完全就是白眼狼,養不熟的,還是干脆解決掉算了,也算是為大人除去了一個可能的隱患!大人一定會理解我的!”喬爾丹這么想著,然后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把短劍,接下來,就準備給隆德來上一下子!

他這個人說仁慈很仁慈,但是說狠的時候也是非常狠的!

再怎么說,他也是一個海上男兒,這一點沒的說!

尤其是為了大人著想,他更是可以做到一切平時做不到的事情。

一切都是為了大人。

“住手,住手,快點住手!大人不是讓你把人送過去!你怎么可以擅自做主張!你這樣子是會出大問題的!你把大人的命令當做是什么?”守衛在門口處大聲的叫道,提醒著喬爾丹。

喬爾丹正準備一劍刺出!

聽到了守衛的話語,他快速的停下了自己的動作。

那什么,守衛的話,說的沒有錯!

自己怎么可以擅作主張!

這是不對的!

非常不對的。

喬爾丹停了下來。

“饒命,饒命,我投降了,我投降了!不要殺我,不要殺我!”隆德跪在地上不斷的喊叫著,態度非常的誠懇,完全看不出來一點剛才喊著“我殺了你!”的模樣。

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人。

“好吧!”喬爾丹開口說道,把短劍收起來,他決定還是好好的聽從大人的命令。

“嗯,這就對了,快點把人帶上來,送到大人面前!你就沒事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說!”守衛快速的說道。

“嗯!”喬爾丹點了點頭,然后伸腳在隆德的身上一踹,開口說道:“起來,上去!快點!快點啊!否則的話,我就殺了你!”

他對隆德的態度,很是糟糕!

看起來,剛才的事情讓喬爾丹留下了對隆德非常不好的印象。

“好的,好的!”隆德有氣無力的說道。

他的動作緩慢好像是蝸牛。

一點一點的在地上爬行,完全沒有半點大海盜的模樣。

對于這樣子的一個景象,喬爾丹表示非常瞧不起對方,真的是太不像話了,你可是一個大海盜啊!給我有點大海盜的樣子!

這樣子一來,自己對于一個大海盜的憧憬,不是完全的破碎了嗎?

真的是太過分了。

此時的喬爾丹想把隆德這個家伙,直的接的干掉!

如此一來,他總算是還能保住一些自己對于一個大海盜的憧憬!

雖然,現在的他已經不再想成為一個大海盜了。

嗯,喬爾丹已經有了更好的目標!

他想成為班尼路老師那樣子的施法者!

喬爾丹現在還不清楚唐義到底是法師,還是巫師,唐義也完全沒有說起這個!

不過,稱之為施法者肯定是沒問題的。

畢竟無論是法師,還是巫師,都是包括在施法者之內的。

另外,其他的很多相似職業,也都包括在施法者當中。

毫無疑問,施法者可是比大海盜更加榮耀的職業!

雖然也有那么一些施法者會成為大海盜!

但是很明顯,那些成為大海盜的施法者都是施法者當中混的不行的人!

嗯,混的不行的人,才去當海盜,還是大海盜!

喬爾丹的夢想檔次,明顯提升了。

“快點走,快點走!”喬爾丹一邊踢著隆德,一邊繼續的對大海盜的憧憬破碎。

大海盜果然是沒什么前途的職業!

哪怕就算是成為了海盜王,同樣也是沒前途的。

喬爾丹對此深以為然!

看到眼前的大海盜隆德如此狼狽,連條的狗都不如的模樣,喬爾丹對海盜王也沒什么幻想了!嗯,那也不過是遲早有一天會被人抓到,然后送上絞刑架的罪犯而已。

自己可不會成為好像是那樣子的罪犯,被人吊在絞刑架上!

絕對不會! “雖然古言天師沒有明確說收徒了,但自那之后,他深居簡出,幾十年如此,很多人猜測他收徒了,而先生你的出現變化這么大,尤其解語這一塊這么厲害,不是古言天師的教導,當今樹之星空恐怕沒人能讓你有這般變化了”,白薇薇道。

陸隱看向白薇薇,“這是你的猜測?”。

“是知道您身份的所有人的猜測,我能查到您的身份,夏家一樣可以”,白薇薇道。

陸隱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古言天師的弟子,這倒是個好背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东洲传

黑天

东洲传

蓝云汐

东洲传

关月

东洲传

半阙长歌

东洲传

茶梧此人

东洲传

空知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