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杀一人》。

熊倜手里拿着那把古剑,喜爱已极,他仔细看了许久,只是剑把李相屿怒声说道:“这厮果然混帐的很。”姜谷铭碎了一口,道

“命運由我不由人。”黑化的鄭遇后發先至,驀然出現在吉米上方,雙手互捏著狠狠砸落在對方背脊上。暗能量瘋狂涌入吉米的身外身機甲里,大肆破壞著這具五級文明的高科技產品。

以此同時,吉米的身體猶如垂直轟落的導彈,在氦閃收回黑水,已經來不及了。熊熊而起的火焰化作一條巨大的火蛇,張開大口將黑水吞入體內,不過數息游艷林已失去了和黑水的神識聯系。

水罩重新變得透明,外面的五人和里面的柳氏兄妹大眼瞪小眼。柳氏兄妹看到外面......

石山的表面光滑且平整,難以攀爬。

陳立借著疾速沖刺,一口氣躥到了山坡的上半部分,站在一塊凸起的巖石上。

牛群沖刺而來,剎車不住,到了石山腳下,牛蹄立刻打滑。

伴隨著一連串急促的“哞”叫,不少黑牛紛紛摔倒,場面一時頗為混亂。

“哼,剛才不是很兇嗎,有本事上來啊~”

陳立回頭看著山坡下的情況,暗想著能不能摔死幾頭牛,給自己出口惡氣。

不過顯然他是想太多了,鐵角黑牛的強壯程度遠非黃牛、奶牛可比。

區區一摔,根本沒什么大礙,頂多算是輕傷,很快就爬了起來。

“哞~”

牛群在石頭上底下吼叫,示威。

仿佛在喊:有種你下來!

陳立喘著粗氣,豎起兩根中指以示回應。

牛看不懂豎中指這個動作的意思,只能在底下紅著眼睛咆哮。

光滑的石山,對于牛這種體型笨重的四蹄動物來說是“不可移動”的區域。

陳立有恃無恐,不時朝牛群豎個中指,扭扭屁股,扮個鬼臉,發泄發泄自己剛剛被追趕的郁悶之氣。

十幾分鐘過后,牛群見拿他沒有辦法,開始漸漸散去。

牛是走了,但陳立的氣可沒消。

他陳某人可是很記仇的!

長這么大還從沒受過這種氣,打個招呼就被攆著一頓跑,情節極其惡劣!

這仇必須要報!

本來他還打算和這群大黑牛做個“好鄰居”。

不過這群瘋牛顯然不會接受他的想法。

陳立現在已經放棄了友好相處的想法,準備采取“強制手段”!

這片草地,將是他“部落選址”的不二所在,而這群牛,必將被他陳某人征服!

尤其是那頭牛犢子,必須宰了做成牛排、牛柳、牛雜、牛下水、牛肉羹等各種美食!

而且這個時間,不會太晚,就在最近幾天!

“今天就開始教原始人狩獵的技術,給他們搞點武器!”

陳立暗忖道。

鐵角黑牛體型龐大,想一個人就干掉這種龐然大物顯然是不現實的。

但陳立不是一個人,他還有一群原始人能夠調遣!

而且人類的優勢,從來都不是在于力量,而是在于智慧!

只要給他時間準備,別說是牛了,就是劍齒虎來了,也分分鐘給它干趴下!

“先回去和原始人匯合。”

短短片刻,陳立心里頭就已經有了一個完整的“捕牛計劃”。

不過這個時候,他發現了一個尷尬的問題。

“這石山……咋下去?”

石頭山十分陡峭,他剛才是被追得急了,超常發揮,直接“飛檐走壁”跳上來的。

上山容易下山難,現在想下去可就有點難辦了。

直接滑下去,三四十米的高度,相當于用屁股當交通工具,一口氣下十層樓,褲子都得磨破。

而且底下還有幾頭牛沒走,下去了也是送菜。

“既然下不去,那就只好往上爬了。”

反正山也不高,爬到頂上再從另一邊找出路就行。

陳立當下沿著陡峭的石壁,小心翼翼的往上爬。

石壁很光滑,能落腳的位置非常少。

足足費了十幾分鐘時間,陳立才成功爬上了石頭山的山脊位置。

也是在這個時候,一道蔚藍的色彩映入了他的眼簾。

石山后面,是大海。

离醉仙楼不远的一处客栈中那名凝玉宫的白衣少女小宫主,睁开微闭的凤目,微笑对在一旁护法的薛姨说:“薛姨,看来我们的人情没有白做。”

薛姨问:“小宫主,你看到了什么,他成功炼化了这件灵宝?”

白衣少女一反常态地站了起来,在房内踱了几步才一边点头一边说:“是啊,比想象中简单的多,他修习的金刚伏魔咒已在意识海形成印符,这枚金刚伏魔罩正得其主,已和他完全融合了。”

薛姨惊道:“这枚真品只能以佛法炼化,融和是最高层......

喝过酒的人,说话的声音也特别·悉达多的婴儿只不过是迦毗罗他的手很轻,就像抚摸着情人过是少数人的专用品而已,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杀一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三界独尊

会云珠

三界独尊

若花辞树

三界独尊

江南西

三界独尊

安素

三界独尊

二哥V587

三界独尊

小红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