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是我杀的》。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白玉京又怎么能抛下她不管?他用不着费力八百就是八个大钱。京城里的大爷讲究气派,八个大钱当然没有

富家大少看着李正那样哈哈大笑,把手上的抢还给了手下。而那个被抢了枪的手下心里着实吓了一大跳,老爷在少爷出来的就说过不让少爷胡来,要是出了问题绝对是找自己的麻烦。还好刚刚只是少爷吓唬吓唬人,要是正动手了,那可不得了了。

陈渊听到富家大少那嚣张的笑声,心里没由来的一顿火。不过这时候在场的基本上都有火,看着欧阳那气得嘴巴都嘟起来了。陈渊也大声笑了笑,说:“哪里来的狗在这里乱咬人啊。”

富家大少看到居然还有人不知死活的骂自己,眼睛转转看到一个人躺在另一个小客厅的床上。边上一个靠着一个妙龄少女,走过来说:“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个病得要死的人,怎么?要少爷我送一程。”

欧阳雪菊本来还忍得住,现在听到他这样骂自己的天哥哥。马上怒喊:“你才是要死的人呢?”

富家大少听到欧阳雪菊的骂声居然没有生气,笑了笑:“哟,我说咯,原来雪菊妹妹过来就是因为你啊。怎么雪菊妹妹我说这个要死的人,你伤心了。”

其他的人哪里容得他如此放肆,都围了上来。富家大少的保镖马上走上来隔开他们,陈渊也容不得他这么放肆。一个拇指大的电出现在富家大少的头上落了下来,富家大少正高兴,突然全身一麻,抽搐着倒在地上。其他人看着大少无缘无故的倒在了地上,一个领头的模样皱着眉头,上前在检查了一下富少。说:“带上大少,我们走。”

而到门口的他们正看到何天伦带着玲玲她们出来,何天伦看着手拿着抢的他们从陈渊的房子里出来,走上来严肃的问道:“你们是干什么,到这里来干什么。”

领头的明显认识何天伦,说:“对不起何先生,我们在这里有些小小的误会。我们是京城刘家的,马上就走。”

何天伦看着他们扶着一个满脸乌黑,头发直立,一身衣服破烂,还冒着黑烟的人。听到是京城刘家的人,也不多问,让他们走了。看着他们离去何天伦接着打了个电话,要他的手下查查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来到陈渊这边,大家正沉默着。何天伦走了进来皱着眉头问:“刚刚才京城刘家是过来做什么的。”

张曼青开始还想打算把自己都介绍给何天伦认识,但是知道现在不说的话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误会。走过来说:“何叔叔,你还记得我吗?”

何天伦看着张曼青,想了想,摇摇头说:“对不起,没印象了。”

张曼青笑了笑,俏皮的说:“何叔叔肯定不认识了,我叫张曼青,京城张家的丫头。”

何天伦以前也见过,是十年前出席京城举办的一次私人宴会的时候认识张家的,也认识了一个乖巧的丫头,只是那时候她年纪还不大,现在哪里还能认识。就说:“呵呵,你就是张家曼青那丫头啊。哎哟,夫人你瞧,长得还真快。我们现在都不认识了。”

接着张曼青一一介绍。何天伦也明白为什么那小子会出现在这里了,看着这里出现的都是大家族的后辈,何天伦感叹着这个陈渊的运气好。要是自己那时候遇到随便一个大家族,那时候自己就不用那么辛苦的了。只是还好也有太太的支持让他又产生了满足。

张曼青看着刘少来了,知道自己这些人还不回去家里人会操心了。要是陈渊还有事留在这里也说得过去,只是现在没有什么事了。张曼青走过去对陈渊说:“天哥哥,那我们就不打搅了。我们现在就回去了。”

陈渊听到他们的对话也知道她们是京城里的人了,就说:“你们还是留下来吧,明天再走,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

欧阳雪菊也想留在这里,只是看到那个讨厌的姓刘的过来了。要是自己这些人还呆在这里肯定会给天哥哥带来麻烦的,就说:“家里人也很想我们了,我们怕他们担心还是先回去了。天哥哥有时间我再来找你玩哦。”

陈渊看到这么多美女也头晕,知道别人家里可能也担心她们。就说:“那你们走吧。记得路上小心啊。有时间随时欢迎你们来玩。只是麻烦你们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

张曼青点点头说:“你放心,这事的严重性我们清楚,不会乱说的。”她们告别,你知道了也未必有什么好处,你我之间就谈眼前事好了。”

  老道张了张嘴,随即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是昆仑观人,那我降妖除魔替天行道,也除不到你身上,行不到你的头上去,道友见谅吧,一场误会”

  王长生笑了笑:“谢谢了?”

  白马山老道苦笑着说道:“真要是把你给除了,这个因果我可受不起,昆仑观这一代的下山行走是你吧?据我所知,你们观中传人虽有,但很少在世间露出身份,轻易不会为人出手,出手者则必然为山下行走”

  王长生点了点头:“一代只有一人,我小师叔和几位师兄……都懒得很,没办法就落在我身上了”

昆仑观弟子这一代有七人,除了大师兄王长生从没有见过,另外五位师兄在世俗中都各有身份,陈青山当年一直没有定下观下行走为谁,直到王长生这位关门弟子出现以后。

  老道拿起茶壶,为王长生添了一杯陈年白茶,缓缓的说道:“我曾经提过要为许家处理许老先生的身后事,但许荣升一直拦着我百般推辞,现在想来是因为他能把你请过来的原因,这是因为他和昆仑观有旧?”

  “是我师傅留下的一段陈年旧事罢了,我过来是因为要善始善终……”王长生随意的解释了一句,然后望着对方的胸口,说道:“这阴阳镜我师傅多年前没有借出来,不知我有没有这个善缘呢?”

  白云老道沉思了片刻,皱眉说道:“借不了”

  王长生说道:“出家人慈悲为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老道不解的抬头说道:“你和一个道人讲慈悲为怀,悲怜天人合适么?我们道门中人不救人不度己,只管降妖伏魔还这世间一片清净,道友你说地话有些过界了,那是和尚该干的事,和贫道不搭噶的”

  王长生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想到这老道士慈眉善目,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他幽幽的叹了口气:“就是没得商量了?”

  白云老道淡淡地说道:“你莫非还想要硬抢不成?这阴阳镜是我白马观镇观之宝,历年来随同观主出入世,捕捉世上妖邪,魑魅魍魉,若是借了给你,岂不是相当于一个战士上了战场连枪都没的拿了?道友,没有这么办事的,你也莫要再威胁我,誓死难从命,我白马观中人还是有几两硬骨头的,抱歉,还请海涵。”

  “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王长生起身,整了整长袍的领子,扭头走了几步想了想,忽然朝茶馆伙计要了纸和笔,写下一串电话号码,然后递给白马老道说道:“三年后,你家中子嗣若有恙,无处着手的话,打这个号码给我,我救你儿子一命,换用你手里的阴阳镜,这个交易应该挺合适的”

  白马老道听闻豁然起立,这老道士下巴上的一缕长须都被鼻息给吹了起来,他急促地喘着气,红着脸怒声说道:“你在胡说些什么,贫道六根清净一生只为三清弘道,我又不是可以娶亲蓄子的火居道士,道友你说我有子嗣,这岂不是在血口喷人?你不要妄言,污我清白。”

  王惊蛰扬仰了仰脑袋,平淡的说道:“你忘了我是昆仑观人了?昆仑子弟,最擅卜算,相面一道,我这一双眼睛差不多都赶上火眼金睛了,你觉得你身上的事能瞒得住我?”

  老道愣了愣,额头上忽然渗出一道汗珠。

  王长生探着脑袋到他面前,轻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法子,把自己的面相给遮掩住了,让人不能看见你的子女宫,但很不巧的是,刚刚你为我添茶的时候,你手上的纹路却暴露了你娶妻生子这个事实”

  白马老道下意识的就把左手背在了身后,王长生嗤笑一声说了句现在欲盖弥彰已经晚了,老道脸色顿时一白,这明摆着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王长生说道:“我观你手掌纹路,其子三年后会有一劫,到时你若是解决不了的话,可以找我试试,我昆仑观人说话跟那帮和尚一样,向来不打诳语……”

  王长生说完,用手指点了点桌子上的那串电话号码,然后扭头就走了。

  白云老道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噗通”一声跌坐在了椅子上。

清晨,梓陽等人還未醒來,下人便打開宅院大門,手提一桶清水走了進來,木瓢懸浮在水面上。

他手拿木瓢舀起一瓢水,用力灑了出去,晶瑩的水珠在太陽光芒的照射下,如閃閃發光的寶石一般,落在莎草枝葉上。

當水桶里的水灑完后,下人將木瓢放在水桶里,之后便提著水桶離開了。

一束溫暖的陽光透過窗紙,照在逐風的臉上,他旋即睜開眼睛,特意整理一下破舊的衣衫,笑容不由自主地顯露在臉上。

此刻,他的腦海中滿是裴元落敗的樣貌,一時間竟有些犯難,自己究竟該用何種方式擊敗他呢?

是一拳將他打趴下?還是一腳結束戰斗?又或是一個眼神秒殺他?到底哪種姿勢更能體現出自身的強大,而又不失風度呢?

逐風想著想著,就站在原地傻呵呵的笑出了聲,以至于房門被推開了,他都沒有注意到,仍沉浸在自己所幻想的世界中。

梓陽,賈絕生,小海,邋遢男四人盯著他愣住了,顯然是沒搞清楚狀況。

隨著逐風的笑聲越來越大,賈絕生用手肘推了推梓陽的胳膊,后者無奈干咳了幾聲,想以此來喚醒他。

哪知,逐風非但沒醒,反而大手一揮,歡笑道:“裴元!把你們山寨的好酒好菜都給我端上來,今天我要一醉方休。哈哈哈!”

呃!

舌尖處突然傳來一絲疼痛感,他緩過神來后,先是望著梓陽等人愣了愣,而后急忙晃了晃腦袋,發現自己并沒有看錯,這是真的。

逐風笑問道:“你們進來怎么也不告訴我一聲啊?”

幾人還未回話,下人便匆匆趕來,道:“礦主有請,幾位跟我來吧。”

在下人的帶領下,他們來到另一處宅院,院中四面皆是圍墻,僅有一座擂臺,一扇進出的大門。

擂臺之上,裴元懷抱雙臂站在擂臺中央看著梓陽,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給他打開鐵鏈。”裴元指著梓陽,對下人說道。

下人緩緩點頭,從袖口內拿出鑰匙,剛要打開梓陽手腕上的鎖鏈。

逐風見狀,望著裴元,大聲喊道:“等等!你的對手是我,先把拷在我手上的鐵鏈打開。”

“你?”裴元旋即一笑,道:“你的這份勇氣令我佩服。不過,你打不過我的,還是別自討苦吃了。”

被他這么一說,逐風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是冷笑道:“我看你是怕我了,只能欺負一些境界弱于你的人。”

“怕你?我會怕你?你一個差點累死在礦場里的家伙,也敢大言不慚,說什么我怕你,真可笑!”裴元言語中充滿了不屑。

對于一個連挖礦都能累倒的人,其自身實力也就那樣了,跟平常人比起來,強不到哪兒去,與這種人交手一點意思都沒有。

一場毫無懸念的戰斗,對裴元而言,根本沒有必要進行。

他做事向來雷厲風行,不愿做一些毫無意義的事,跟弱者對戰,即便是贏了,臉上也并無光彩。

與其跟弱者交手,不如直面強者來得痛快些。

即使那人的境界低于自己,但那種與生俱來的氣勢,以及臨危不亂的樣子,卻勝過諸多只會吹噓的人。

就在這時,裴元眸光微變,突然很是好奇地問道:“你這么有底氣,該不會是陣法師吧?”

在他看來,體術一般,又無兵器在手,唯有神秘莫測的陣法師能跟他一決高下,否則絕不可能勝他。

陣法師依仗變幻莫測的陣法戰斗,自身境界只不過是陣法形成前的一個保障而已。

毫不客氣地說,永遠不要小瞧任何一位陣法師,你永遠不知道他手里究竟有多少源石,能設置出怎樣的陣法。

這也是裴元不敢推翻其他礦主的第一個原因,那就是對方有陣法師,他才不敢輕舉妄動,只得借助他人之手行事。

此事無論成功與否,他都會立于不敗之地。

逐風嘴角一撇,氣焰囂張道:“小小陣法師我一招就可敗之,豈會是我的敵手。”

梓陽偷偷看了賈絕生一眼,發現他此刻臉色鐵青的很,似是忍了一肚子火氣。

“也好。我就先拿你熱身。”裴元給下人使了個眼色,下人便先把逐風的枷鎖給打開了。

逐風抬起雙腳站在原地抖動了幾下身體,綠色玉牌被他拿在手上,他隨后一想,便收起了玉牌。

裴元一眨眼的功夫,逐風就已踏上擂臺,并且站在他面前。

“好快!”賈絕生活動著手腕,忍不住說道。

因為,逐風的速度比起之前在破廟內的紅衣女子還要快上幾分,就連地面上的塵土都沒被震起,這足以說明他的速度快到了一種極致。

正如他的名字般,逐風追逐清

苏童走了,背影显得很萧瑟和忧桑,王长生不知道这女人忽然之间为什么会这么伤感,这和她妖女的性子十分的不吻合,这对于情商偏低的王长生来说,是很想不通的。

  苏童走过了一个街口,拐了个弯,这时候从她身后开过来一辆宝马760停在了路边,从副驾驶上下来个戴着白手套穿着管家服的中年,略微往前倾着身子,恭谨的说道:“小姐,上车吧?”

  苏童“嗯”了一声,拉开车门坐到了后座,然后看向了车外,前面的管家回过身子说道......

他额上已开始沁出了冷汗,突然身躯借势往上一翻,便站到土墙傅红雪的脸色也变了。天地间忽,这道人面带微笑,乌鸦却是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是我杀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乌

弄清浅

天乌

风雨归来兮

天乌

梦想废物

天乌

唧唧歪歪的小肥羊

天乌

北辰忘忧

天乌

阿梅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