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难道是那位……》。

想到保定府的烧刀子、飞大脚娘广场,此刻四旁俱用巨竹搭起棚

叶风流听到亚历山大这么说终于真心的笑了起来:“你终于肯放手了吗?你要知道有时候放手也是爱啊!生命虽然可贵,但如果只是为了活着,那么生命也将失去意义。”

“我已经问过爱德华、安娜和范海辛,/p>

他在,附近極可能強者如云。

金玉堆砌而成的宮殿,釋放著朦朧的光暈,在邊沿地界停著,看著并沒有要立即涉足此方虛無的打算。

然而,已經有所警覺的虞淵,卻不敢輕舉妄動,只是暗地里安靜等候。

不知過了多久…......

”他竞将店里的银子都捧子出来三天中,我的行动一定要完全自

下午的时候张远穿军装,寒月着长群,一道前往游园会。这个游园会的举办地点在皇城之外的一个高档庄园,也是逍遥王的产业,所以说这货是这的不确钱。庄园甚大,大到什么程度,大概有一个故宫那么大;其中各种仆人侍从一应俱全,甚至于还有一支逍遥王豢养的卫队。

驱车抵达的时候其实还来晚了,基本上就相当于最后一个,毕竟帝都城郊的风景非常好所以张远开车慢,虽说时间没差但最后一个到难免会让人觉得架子摆的大。不过张远自己并不介意,有寒月公主在那逍遥王还能怪罪,俩人刚要进去张远却发现寒月公主慢了一步。原来夫妻在正式场合入场是要有挽手礼才能进入,本来寒月公主是想让张远出个丑的,但是上午那部剧本改变了她的想法。

张远携寒月公主进入会场的时候,立刻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人物,张远这段时间关于他的八卦那是非常多的。先是异军突起娶了寒月公主,然后是授予重任掌管禁军,之后又被传出新婚夫妻不和的耀眼,再往后又似乎和好如初。如今见面,张远挽着寒月像极了甜蜜夫妻,然而这才是最要命的东西,水云星的挽手礼是谁强势谁负责挽,如今是张远挽着寒月,也就证明本该强势的寒月现在成了张远的依附。

这个时候送礼物这件事别人都已经完成了,张远这么慢所有人就都想看看张远会给什么礼物,而张远也不负众望。来之前他就彻底查阅了水云星的历史,尤其是摆在网上的逍遥王喜好图,毕竟这货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单身贵族……哦不,单身皇族。无数的女子都渴望从他这里为切入口嫁入皇室走入帝国的中心,所以逍遥王的喜好被研究过无数次,其中公认的就是这货喜欢中古时期的武器。简单来说就是一千年前那个是用手枪、子弹、飞机坦克的时代,尤其是那些武器,飞机坦克属于战争机器他不能收藏,但是枪支弹药这些没有问题可以买来展览。

“我猜猜你送给我了什么?这么长的盒子,这莫非是一把长剑。”逍遥王看到张远拿来的礼物,长长的盒子差不多一人高。与其说是长剑,倒不如说是长矛更加合适,四周的宾客也都议论纷纷,好奇张远的这个长匣子里装的会是什么。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张远这样说的,然后扶着长匣子示意由逍遥王亲自打开,这个时候不仅四周的宾客围了过来,连寒月公主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来,连她都不知道张远会送什么,也很好奇长匣子里装的是什么。

匣子缓缓打开,当所有人看到匣子里的事物的时候,众人看清楚了匣子里的是什么的东西。这是一把枪,一把与人一样高的枪,枪管细长,枪神细长,枪托仅有枪管的三分之一长。一条长长的火绳从扳机部位挂下来,枪身呈褐色,枪管有丝丝锈迹,但是整个枪最少也有七成新。此枪一出那就不是倒吸一口凉气的地步了,已经有一位知道其价位的皇族感觉头重脚轻身子往后仰了。

三个月前有一把短铳拍卖出了天价,大概相当于一艘C级航母的价格,关键是这玩意不能用钱来衡量。喜欢的人趋之若鹜,不喜欢的人即便真拿它当珍宝也卖不出这个价格。但,就凭着悠久的历史,火绳枪距今至少也有两千年往上走。两千年前别说是武器,就是一个壶也是价值不菲,这已经不能算是近代也不能算是中古时期了,足够称得上是古代时期了。

“妹夫,你……真的舍得送给为兄?”逍遥王只觉得口干舌燥,他艰难的问出这句话,生怕从张远口中听到不这个字。

“大哥与寒薇乃是亲兄妹,那就是我的亲大哥,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既然大哥喜欢那就该赠予大哥。嘶……”张远一脸庄重的表情说完这句话之后嘴角不自觉的扯了扯,他的后腰的肉被一只手三百六十度拧了一下。那酸爽,再疼也的忍着,脸上还得如沐春风的忍着。逍遥王感动,那能不感动么?这东西就算再无价也比不上张远送自己的情谊,一家人,自从自己娘亲离开皇宫之后,自己这个妹妹来了让自己感受到了家。结果妹妹与自己这个哥哥不亲,家之名,名存实亡,现在这个妹夫又让自己感受到家的温暖。

一时间四周的宾客窃窃私语,而这时长公主从人群中走出,她是太上皇的妹妹地位尊重无比辈分又高,左右纷纷让路。长公主走到逍遥王的身后拍了拍逍遥王以示安慰,逍遥王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关上长匣,命人将匣子小心翼翼的抬走。

所谓的游园会实际上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或者姐妹没事在一起喝喝茶,吟诗作对,谈天说地,讲一些闺中密语,攀谈自己身价。发展到今天就变成了,男人打猎、机有些不對勁,跟著咱們的那人不見了。”老程回頭看了一眼,從一個時辰前到現在,那人都沒再出現過,剛開始以為可能去方便之類的,但是到現在都沒出現,肯定有問題。

“不見就不見吧,也許是腳力不夠,咱們不可能停下來等他的。”孫宇擺擺手,盡快回到劍州,自己心里的大石才能落地。

“不可能,此人是練家子,腳速極快,斷不會跟丟。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故意的。”老程雖然外表粗獷,卻觀察極為細致,早就看出金五有武藝在身。

“你意思是,他有問題?”孫宇一驚,假如此人真的有問題,恐怕現在離開,就是因為快要朝自己動手了。

“不能確定,但是小心駛得萬年船。”老程點點頭,這種事情,可千萬不能馬虎,一個不小心就可能陰溝里翻船,那損失就大了。

“停,就地扎營,喝水用飯,歇息一個時辰。”孫宇現在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情況,那就扎營恢復體力,等搞清楚再出發。

“大人,我悄悄去后面看看,如果是我想下手,肯定要在后面把路給斷了,等我回來再說。”老程心里感覺不踏實,那小子太詭異了,一路跟著自己等人,快到兩州交界的地方,反而不見了。

“小心點,不要打草驚蛇。”孫宇點點頭,看看也好,自己也能放心點。

程鎮北抓起一個饅頭,灌了兩口水,朝著后面跑去。騎馬動靜太大,恐怕還沒到,對方就發現了。

騎兵營士兵將簡易鐵架放好,將找來的干柴點燃,鐵架上放上一個鍋子,里面都是剛打來的水。鍋上還有一個架子,上面擺上饅頭,等到水開了,饅頭也就熱了。開水就著熱乎乎的饅頭,總比冷水加干硬的饅頭強多了。

等到水燒開了,陳啟霸抓了兩個饅頭,遞給孫宇一個。惡狗也拿了倆個,跟妹妹一人一個,一鍋肯定不夠吃,后面繼續蒸。這個架子跟鍋,是孫宇特意叫工匠營做的,以后大軍出征直接帶著,省得麻煩。

“五哥,夠了吧。”金十二指著眼前的一排陷馬坑說道,這是特意為馬匹設計的,一旦陷進去,馬腿必斷。

“嗯,再去弄幾棵大樹來,咱們把這路給堵死了。”金五讓金十二帶著人去伐木,也不知道胡漢三那邊動手沒有。沒有即時通訊的手段,那就只能按照計劃去做,自己只要保證往回跑的走不掉就行。

躲在遠處草叢的程鎮北看著眼前的一幕,果然被自己猜中了,悄悄朝著后面退去。

“大人,那家伙果然有問題,在后面設了路障。”程鎮北一路跑著趕來匯報,將自己看到的情形告訴孫宇。

對方明顯有備而來,對自己的行蹤了如指掌,應該不是清源軍的人,陳洪進的手沒這么長。張漢思他也犯不著,畢竟在他眼里,惡狗就是個奴隸罷了,頂多丟些顏面,不值得如此大動干戈。

此地靠近大尖峰,之前聽楊啟風說過,這里河面上盤踞了不少的為非作歹之輩,因此自己來回都沒有走水路,就是不想出問題,沒想到還是被盯上了。若是猜的沒錯,這十有八九就是尤溪上的水匪的手段,但是孫宇想不明白,這水匪哪里打聽來的自己行蹤。

“出發,都警醒些,箭上弦,隨時準備戰斗。”孫宇不打算走回頭路,一些水匪罷了,若是在水面上,恐怕自己還真的會被他們得手,但是在陸地上,自己已經知曉他們的意圖,斷沒有退縮的可能。孫宇將馬槊掛好,天璣弓交予左手,右手牽著韁繩,朝著前面緩緩而行。整隊騎兵已經分散開來,掩護在馬車兩側,若是發生突然襲擊,馬車也可以作為一種掩護,減少傷亡。

“門主,來了。”在路旁的一個小山頭上,金刀門門主胡漢三,帶著百多號弟兄,藏在灌木叢里,每人都用樹枝編了一頂帽子,戴在頭上。金三看見孫宇那一隊人馬逐漸靠近,低聲說道。

“不急,再放近一些。”胡漢三壓低嗓門,他已經能夠聽到馬蹄聲了,前面的路早已設了路障,根本過不去。他在山頭上也準備了一些滾石,但是因為地勢不夠陡峭,恐怕難以有什么殺傷力,主要是為了引起對方的混亂。胡漢三想著,只要對方亂作一團,就先帶著手下門徒,將那個刺史給解決了,其他人就算跑了,也不打緊。

“停!”孫宇一拉韁繩,對后面喊道。這里的地勢極容易設埋伏,旁邊的山坡上灌木叢生,藏個數百號人都看不出來。

孫宇一叫停,整個隊伍都緊張起來,畢竟剛才就得到孫宇吩咐,前面會有埋伏。老程拎好了大斧,仔細盯著道路兩旁,陳啟霸也將大錘扛在肩上,左顧右盼。至于惡狗,下馬去馬車上將狼牙棒拿來,守在孫宇身旁,至于小狐貍,躲在馬車里應該沒事。一眾騎兵都將騎兵弩拿出來端好,一旦有異常,立刻射過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难道是那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帝命无双

之南

帝命无双

笔斗

帝命无双

大斋

帝命无双

一梦十五年

帝命无双

愤怒猕猴桃

帝命无双

百里小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