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原来是两只》。

来公卿去不以礼,非所以待道:“他也……,她声音忽

“你說的倒輕松,但是現在在這里的,又不只有哥布林戰士長一個,還有那么一大幫哥布林!你這不是讓我們去送死嗎?”李元不禁氣結。

“啊哈哈!作為睿智的梅林哥哥當然不會忘了那些哥布林啦!”梅林訕笑著撓著頭,看得李元眼角直抽。

你這混蛋,絕對是忘了……

“放心好了,我只要略微施個小魔法,就能讓哥布林戰士長和那些哥布林士兵們斷了聯系,給你們提供機會,這樣就沒問題了吧?”梅林輕松笑道。

李元一臉狐疑地看著他,梅林又強調了句:“這個魔法是免費的哦!”

“呃……我沒這個意思!”李元的臉色一緩。

不,你有,你絕對有!梅林的嘴角直抽,恨不得給李元那張嘴角止不住揚起的臉上來兩拳。

“嘛!那意思是你答應下來咯?”好不容易,梅林平復了下心情,問道。

如果沒有哥布林士兵在一旁騷擾的話……以五級來對付一只七級的哥布林戰士長,有些困難。

但我不是一般的五級,我的屬性點幾乎和六級的人相差無幾,在加上對于游戲的熟悉,還有在現實世界中習得的武技,還有戰斗意識,拖住這只哥布林戰士長倒是不難。

林小馨這邊有雙倍的魔力,加上她魔法操控的技能,嗯……正常的七級,無論是走什么職業路線的,怕都是會被她打出屎來。

林茵茵這里有魔法彈和火球術組合,還有超聲波可以進行騷擾……發揮出的戰斗力估計也遠大于七級。

這最弱的不是我了么?李元忽然亦是到這個問題。

要是我當初拿的是龍鱗多好……這該死的梅林……

不過我還有淬毒珠,手中正好還有一片史萊姆的膠質。

想到這,李元眼前不禁一亮,舔了舔嘴唇。小寶貝,這次可靠你了……

“行吧,這次行動既然無法躲過,就讓我好好會會這只哥布林戰士長。”李元沉聲答應道。

“嗯嗯!就是這股氣勢!”梅林滿意地點點頭,口中默念了兩個咒文單詞,他的木杖前端,閃爍起一陣白色的光芒,然后忽地一閃而逝。

“好了!接下來就交給你了!”他把木杖一收。

“你確定?”李元有些無法相信。

“當然,梅林哥哥什么時候騙過你?”梅林信心滿滿地道。

你沒有嗎……你個坑貨……李元心中暗暗腹誹。

“李元哥,我們怎么辦,要去幫他們嗎?”這時,看著不遠處那一幫人陷入了危局,林茵茵扯了扯李元的衣角問道。

“我們去干掉這只哥布林戰士長。”李元的雙目微微瞇起,緊緊地盯上了哥布林戰士長。

“什么?!”林小馨和林茵茵幾乎同時驚叫出聲。

她們倆又發愣了會后,林小馨有些難以置信地問李元:“你確定?”

“確定!”李元點點頭。

“你不會忘了哥布林戰士長邊上,至少還有二十多只哥布林士兵吧?現在你又說哥布林士兵們可能升了級,那不是會更危險嗎?”林小馨提醒道。

“我知道,不過那些哥布林士兵已經不會聽哥布林戰士長的命令了。”李元說道。

“確定嗎?”聽到這話,林小馨都有些發懵,這……這是怎么做到的?

“確定……吧?”對此李元自己都還無法相信。不過他跟梅林又是經過一番商討,如果萬一出了什么問題的話,梅林要免費施展群體傳送魔法,將他們傳送回去,作為最后的保障。

梅林雖然很想拿起木杖敲李元的腦袋,但還是答應了下來。

“反正萬一有什么問題,我有辦法帶你們逃脫就是了!”李元又補充道。

“呃……好的。”林小馨此時腦子還是有些懵,但是出于對李元的信任,也沒在多說什么。

“你們做好準備,找好站位埋伏下來,我去吸引哥布林戰士長的注意。”李元壓低聲音道。

“好!”林小馨和林茵茵答應了聲,向著兩邊分散開,與李元呈三角的站位。

她們兩人直接間隔大概在三十米,雙方正好可以用魔法互相支援。

李元壓低身子,借著草叢的遮掩,迅速向著哥布林戰士長靠近。待得間隔約莫二十來米的時候,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哥布林戰士長身上的傷口。

此時它的傷口正在迅速愈合。脫離戰斗后,只要一會時間休息,這些小BOSS級別的怪物體力恢復的速度簡直令人發指。

哥布林戰士長剛將那顆頭顱穿好,左右擺弄了下,然后將其戴在脖頸上,起身站起,打算繼續向著另外正逃竄的人追去。

李元俯下身,悄悄摸起腳下的一顆石子,捏在手里。

他的雙目一凜,握著石子猛地對

“怪不得你的穿著和國都的穿著不太一樣。”年輕人說道。

“看你的穿著也不像是平常人吧。”周安說道。

“在外面有可能被你們看成大人物,在國都里我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小人物,不用在意。”年輕人說道。

“看來你在國都過的不怎么好。”周安說道。

“沒什么好不好的,只是吐槽一下。”年輕人說道。

小二這時端上了五碗金錢吊葫蘆,周安并沒有吃,而是伸出手向著碗碰去,每碰到一碗,一碗金錢吊葫蘆就消失在面前,......

狄扬一见幽灵群丐现身,不禁大─若不是他瞧见她身旁的地上还

柳長歌與空聞和尚,室內對坐,飲茶而談,說道‘為何大白天緊閉山門’,空聞和尚愧怍難當,臉色泛紅。

說到關鍵處,瘦和尚恰好送飲食過來,空聞招招手,讓瘦和尚將飯菜放置另外一處房間,遣退下去,無重要事宜,不得打擾。

原來柳長歌所料不差,業火寺大白天將寺門上鎖,擺出一副拒人于外的態度,真是遇到了煩心的事!

此事,一不是有敵人前來索仇,二不是抗拒土匪,三不是阻止香客。

試問一群整日吃齋誦佛,與世無爭的和尚,如何會跟人結仇?又怎么會土匪前來打劫?

即便業火寺不同于其他廟堂,這里的和尚都有武藝,可隨著創立者張萬豪失蹤,在空聞執掌的寺廟的近三年時間內,業火寺一改之前的宗旨,奉行起了韜光養晦的政策,做起了正經的和尚,沒跟一個江湖人來往過,遇事處處退讓。

就連張萬豪那些個江湖朋友到此求見,全給空聞幾句好話搪塞了回去。

無奈萬事不遂人愿,麻煩不請自來。

大概是三天之前的一個清晨,光還熹微,鳥雀剛剛離巢,空聞帶著和尚們在大殿里做早課。

忽然門外有人一頓猛砸,敲得極重,好像要破門而入一樣。空聞以為發生了怎樣的大事,心里很是忐忑不安。因為在最近兩年內,從未發生這等火急火燎的事。

按照江湖規矩,登門拜訪,不可欠缺禮數,江湖人頗為注意,只有在報喪的時候,才會如此急促地敲門。

空聞因為找不到張萬豪,長期以來在心里存著了一個想法,懷疑是師傅出事了,于是聯想到了張萬豪,自然不能不注意。

他讓弟子們繼續做早課,率領著兩個弟子前去開門,砸門聲停了間斷了片刻,又咚咚地響起。

未到門口,空聞便問:“外面是何人,何事砸門?”

這時外面突然沒有了聲音,俄頃后,一個粗獷的口音從門口傳來:“里面的和尚,快快把門打開,咱求指教來了。”

空聞微微一愣,心想:“原來不是送信的,指教二字又作何解釋?”一時真成了和尚摸不到頭腦了。

他聽出這人是個漢子,從話音里感覺出此人底氣很足,并不好惹,故而存著幾分忌憚,身后的和尚要去開門,他忙阻止了。先不把門打開,到要問個明白,于是,空聞隔著門,很有禮貌地說道:“這位施主,現在還不是燒香的時候,我們辰時才會開門,弟子們都在做早課,請你稍安毋躁,等一等才是。”

豈料,那人聽了勃然大怒,聲動屋瓦的吼道:“什么臭規矩!老子可不上來燒香拜佛的,快點把門打開,不然我可撞進去了。量你這小門,擋不住老子的虎軀。”話音落下,就聽咣當一聲,兩扇大門受力一震,門閂跳了一下,門檐上的灰塵落下了一團,可見那人真在撞門,力氣如牛,著實不小。

空聞雖是出家人裝扮,天天誦經禮佛,受過佛化,卻不是真正的出家人,光頭之下,還藏著綠林血性。

張萬豪早年創立業火寺的目的,是心懷天下,秘密的訓練弟子,投身于綠林行伍,保家衛國,鏟除奸佞,待人處事走的完全是江湖的路子,因此空聞久受教導,與張萬豪有一樣,都是表面謙和,一副出家人的慈悲態度,可是身上戾氣很重,不曾洗去。

一大清早,給人很沒來由的打擾,空聞早已控制不住,怒火中燒,便憤然喊道:“呔,哪來的莽夫,這般沒有規矩?貧僧倒要看看,你是哪吒三太子不成,青天白日間,跑到和尚廟里來鬧。”

外面那人哈哈大笑,大聲說道:“好個和尚,脾氣比老子還大,咱們別隔著門說話,你若氣不過,與老子過幾招就是。咱清晨拜訪,一不為財,二不逞兇,只想會會你們這深山古剎里的禿驢們的武藝,打了就走,勝負由人,快快開門。”說完,又撞了一下門,這次比較輕,應是用肩膀撞擊,好在山門厚重,地基牢固,不然,連門帶墻,真有可能被人撞開。

來人道明來意,空聞驚愕不已,心想:“敢情匹夫是來踹場子的?真是豈有此理,師傅一去不歸,師弟們推我暫列主持之位,我竭力避免紛爭,專注禮佛,遠離武林眾人,不想今天還有人來找不自在,當我空聞是好欺負的么,我若再不發狠,豈不讓辱沒了師父地藏佛的名號?”

這幾年來,空聞為了寺院發展,為師傅張萬豪守住一隅之地,不得不走韜光養晦的路子,他告訴所有的和尚,不與人爭,休養生息,所以很多時候,遇到無理取鬧的人,只得從中圓滑,一讓再讓,化干戈為玉帛,自然受了不少氣。

這一天,空聞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聽野漢子叫囂,怒火在心里滾滾燃燒,長期壓抑的怒氣,像是洪水開了閘門似的,一經奔涌,難以自制了。于是他揮手示意身后兩個和尚前去開門,決定要見一見此人的廬山真面目,斗一斗無不可。

兩個小和尚,一左一右,撤去門閂,豈料剛卸開一條縫,那漢子便闖了進來,大力把門一推,兩個和尚楊風摸摸鼓起的肚子,出來幾天,也就數今天這頓最滿足了。

嗖嗖!嗖嗖!

聽到聲音楊風立刻警惕起來,瞬間全身靈氣涌動。

楊風想到,應該是自己烤肉時香味飄散引來的妖獸,儲物靈戒中取出青云劍,警惕的觀察四周,但因為樹木草叢茂盛,看不到隱藏在暗處的妖獸是什么。

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些妖獸是一種特別敏捷,善于突襲的種類,否則也不會這么鬼鬼祟祟了。

一直繞到楊風后方草叢的疾風妖狼一躍而起,撲向楊風的后腦勺,要是一般的武師遇上,難免會挨上疾風妖狼的攻擊。

但楊風本來精神力就高于一般的武師,精神力已經達到一般的大武師的境界了,所以向楊風撲來的那只疾風妖狼早就被楊風識破。

“簡直是找死。”楊風反手一握,青云劍向后方刺去。

看到這頭妖獸的樣子,楊風馬上認出來,這是疾風妖狼,一級疾風妖狼有一米高,疾風妖狼爪子,牙齒都是致命的武器。

向楊撲來的疾風妖狼直接被青云劍刺穿喉嚨。

“嗷嗚!”

看到自己手下一頭疾風妖狼被楊風殺死,那頭擁有二級妖獸的疾風妖狼頭領嚎叫一聲。

疾風妖狼頭領立刻命令手下四頭一級疾風妖狼一起攻擊楊風。

楊風擊殺偷襲的疾風妖狼之后,立刻揮動青云劍將死去的疾風妖狼甩開一邊。

因為楊風知道,疾風妖狼這種妖獸都是群居的,群體捕抓獵物。

幾頭疾風妖狼一同從四個方向竄出來攻擊楊風,面對四頭一級疾風妖狼,楊風只能利用身法快速躲避。

他知道一定還會有一頭實力更強的疾風妖狼潛伏在附近的,利用幾頭疾風妖狼吸引自己,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從而突襲自己。

楊風想到的正是疾風妖狼頭領此刻的意圖,疾風妖狼頭領打算趁楊風這個人類被自己手下糾纏住,然后自己找準時機給予楊風致命一擊。

幾頭一級疾風妖狼不斷從草叢中竄出來攻擊楊風,但都被楊風一一躲避開來。

楊風想到如果自己一直這樣耗下去只會令自己靈氣耗盡,得就算有三個靈氣丹,也不能就這么消耗完的,畢竟森林中還有其它威脅存在,得想辦法解決掉那頭疾風妖狼頭領才行。

“有了!來個苦肉計,引蛇出洞。”楊風想到方法,然后馬上就執行。

楊風使出黃階中級驚天劍訣。

又一頭一級疾風妖狼死于楊風劍下。

其它三頭疾風妖狼并沒有因此而停下攻擊,楊風故意躲避不及,被一頭疾風妖狼一抓,手臂上長長的抓痕,鮮血立刻沾染上楊風的衣服上。

楊風立刻往后退去,裝出一副受了重傷,氣喘呼呼的樣子,目的就是引出藏在叢林中那只更強大的疾風妖狼頭領。

擁有二級妖獸實力的疾風妖狼頭領,已經具備一些靈智了,但在人類面前還是不夠看的。

疾風妖狼頭領看到楊風被自己手下攻擊成重傷,而且感受到楊風呼吸急促,準備給楊風致命一擊。

疾風妖狼頭領向楊風后右方迅速跑去。

楊風這時候雖然裝出來受重傷的樣子,但精神力確是保持最高的警惕,能隱約察覺到疾風妖狼頭領的位置了。

“嗷!”

疾風妖狼頭領從楊風身后躍起,張開血口向楊風脖子咬去。

楊風瞬間凝聚靈氣在雙手和雙腳上,嘴角微微上揚

“終于把你給引出來了。”

向楊風撲來的疾風妖狼頭領越來越近,距離楊風不到半米。

“雙重凝氣爆。”楊風扭轉身形,武技直接轟打在疾風妖狼頭領身上。

“嗷~”疾風妖狼頭領

隨后,彭!的一聲。

疾風妖狼頭領被打飛十米開外,砸落在地上的疾風妖狼頭領口中吐出鮮血。

看到疾風妖狼頭領的個頭,足足是一級疾風妖狼的1.5倍,楊風確認這疾風妖狼頭領是實實在在的二級妖獸了。

一旁的三只一級疾風妖狼立刻退回疾風妖狼頭領身旁,警惕的看著楊風,連頭領都被楊風打傷,再怎么也知道自身打不過楊風了,聚集一起,生怕楊風有什么動作。

砸落在地上的疾風妖狼頭領,在地上掙扎了幾秒鐘,然后又站了起來,看樣子受了不輕的傷。

“嗷!嗷!”疾風妖狼頭領再次大聲嚎叫。

隨后三頭一級疾風妖狼,還有疾風妖狼頭領又把楊風包圍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原来是两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葬爱家族

甲子亥

葬爱家族

那半杯绿茶

葬爱家族

作家1REeXz

葬爱家族

荌薏

葬爱家族

快乐小巫婆

葬爱家族

沧月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