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双剑之争》。

懷著忐忑的心情將孩子抱回家。

二人皆是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喂,你心倒是挺大,孩子抱回家了,你天天在家照顧吧!”楚懷沙有些不樂意的吐槽道。

詩召南白了他一眼道:“愛管不管,不管拉到,不行我帶孩子去公司!”

楚懷沙抿了抿嘴最終也沒再多說,詩召南則哼了一聲扭過臉去。

一夜無話,第二天楚懷沙早早地便去找了齊樂山二人一同去綠通高科談生意,而詩召南則抱著孩子來到了公司。

隨著新生兒的到來,公司里瞬間炸了鍋,除了某些變態神經病之外,沒有幾個人不喜歡孩子的。

逗弄了一會一個三十多歲還沒敢要孩子的女人問道:“召南這誰的孩子啊?”

詩召南一個語塞,猶豫了一下說道:“親戚家的孩子,來湘北辦點事情帶著孩子不方便,就讓我照顧照顧。”

這時一位生過孩子的女人湊上來道:“你那親戚膽子可真大啊,這孩子生下來還沒幾天吧,也不怕出事情。”

幾人正說著,詩召南便感覺到自己手上一涼。

完了,尿了。

手忙腳亂的給孩子換上紙尿褲,這時宋九哲也從辦公室走了出來。

“看什么熱鬧呢?”

“宋總你快看啊,召南帶過來一個孩子啊!”

宋九哲過來看了看隨機也問出了同樣的問題。

“這誰的孩子?”

“親戚的,讓我幫著照顧幾天。”

“哦!”應了一聲宋九哲便拿著車鑰匙出去了。

老板出去了,眾人更加肆無忌憚,一群人圍著那個小家伙指指點點好不熱鬧。

而小家伙也不怕生,看著一群人咧開了那沒牙的最笑了起來。

不多時,宋九哲便回來了,見眾人還圍在一起,隨即佯裝生氣的呵斥道:“差不多行啦,該干活的干活啦!”

老板發話,眾人隨即四散而開,這時宋九哲推著一輛嬰兒車走了過來。

看到車子詩召南頓時眼前一亮。

“給放里面吧,總是抱著也怪累的。”

“這些宋總。”

宋九哲微微一笑。

“可別叫我宋總,擔當不起,現在你可是我的大老板了。”

詩召南道:“哪里,九月姐說了,公司的事情聽你的,我在這里只是個畫畫的。”

將孩子放進嬰兒車里,詩召南也揮了揮發酸的手臂。

“好了,我也去工作了。”說著詩召南就要離開,然而宋九哲卻伸手將其拉住。

“等等。”

手被拉住,詩召南隨即下意識的掙脫開。

宋九哲也連忙收回了手。

“呃!抱歉有些急了。”

詩召南也感覺自己反應有些太大了。

“沒關系,沒關系,對了你剛才說讓等等,有什么事情要說嗎?”

宋九哲指了指自己的辦公室說道:“去里面談一下吧。”

來到辦公室之后宋九哲隨即將門關上,這一舉動隨即引起了詩召南的注意。

因為平時只要有女員工來他的辦公室他的門總是開著的。

二人對坐,宋九哲隨即拿出了一份合同,詩召南掃了一眼發現正是她們之前忙前忙后做的那個壓縮文件軟件的合同。

現在甲方跑路,這張合同基本上也成了廢紙。

“這合同你應該知道吧。”

詩召南點頭。

“在那天你們決定投資之后,我又仔細調查了一下這家公司的情況。”

“因為當時我簽合同的時候,也是調查過得,這公司運營情況良好,每年的流水都有數億元,而且都是正常流水沒有做假賬的跡象,公司的征信也是良好的,沒有拖欠過各種款項。”

“他們公司我也去過,管理雖然死板但是員工卻也是積極向上的,以我的閱歷來看實在是想象不出這些人都是裝出來的。”

“而且,就算他們是裝出來的,也不應該只為了套我們這一個軟件,畢竟他們也是付過定金和程序預付款的,這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聽完調查情況,詩召南皺眉道:“你是說,是有人在針對我們公司?”

宋九哲點了點頭。

“很有這種可能,只不過我實在想不出有誰會無聊到針對我們這種剛起步的公司,而且是花大價錢。”

雖然宋九哲嘴上說不知道,但是他的眼睛卻盯著詩召南。

后者也是聰明人,宋九哲話剛說完,詩召南的腦海里便浮現出了一個影子。

“爸爸。”

宋九哲眨了眨眼接著說道:“公司現在的情

实际上,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梳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整治,在整个斯德摩大学当中,这样的一个事情已经完全的被杜绝了。

虽然以前的时候的的确确显得很乱,但是哪怕在乱当中,通过现在斯德摩大学能够痛下决心将一切都为整治,就可以知道,对于整个斯德摩大学来说,其实整件事情已经完完全全的比较清楚,那就是到底谁应该当保卫科的科长。

所以,才最后以实力来论处的话,让李卫红当上了这个保卫科的科长。

尽管有着冯百川冯老爷子的一个推......

四”这是天地搜魂针。“掌力的奥妙之处,但是他

章霞見對方不但不投降,竟然還膽敢反抗,便不再多言,沖了上去,見對方拍攝用的三腳架刺來,一把抓住桿子,打算把它扯過來,順勢又是飛起一腳踹到對方肚子上,對方吃痛,卻死死扯著三腳架不肯松手,正打算補上一腳,身后一陣勁風吹來。

章霞趕緊低下頭,一根銹跡斑斑的鋼管,險之又險地擦著她的頭頂劃過。驚得她背后出了一身冷汗,剛才要是反應慢個半拍,她的腦袋就要結結實實地挨上一下,后果不堪設想。

這個拿著鋼管的家伙比較危險,得先制服,棄掉三腳架,轉身一貓腰躲過鋼管的再次襲擊,一個健步沖了上去,抱住對方的大腿,一個轉身,對方失去平衡,趴著摔倒在地。

不給對方起身的機會,一步跨在對方身上,扯起大腿,反扣壓住,對方吃痛下,手中的鋼管叮地一聲落地。

章霞正要給身下的歹徒銬上手銬,背后傳來一陣劇痛,鴨舌帽男已經爬了起來,正掄起三腳架砸她的后背。

“我警告你們,立刻投降,還能從輕發落,襲警罪加一等。”感覺肩胛骨被打裂了,章霞咬著牙,忍著背后的劇痛,扯著嗓子喊道,她現在不能躲開,身下的大漢還在掙扎,對方比自己高一個頭,要不是自己練過,還真不能壓住對方,只能拼著挨打,也要先把地上這個歹徒給銬起來。

“啪”的一聲,章霞感覺一陣耳鳴,腦袋嗡嗡作響,隨即左邊耳朵傳來火辣辣地疼,眼前一陣金星,歹徒竟然直接朝她的腦袋猛砸了一下。

眼看對方又要砸來,驚醒過來的章霞就地一個翻滾,堪堪躲過致命一擊,耳鳴的聲音卻越來越大,想要站起來,卻腳下有些打漂,鮮血一滴滴沿著她的耳朵滴落,此刻只感到左邊半個腦袋已經麻木,沒有感到多少疼痛,也不知傷得到底如何。

地上兩個歹徒已經被銬住,只剩最后一個舉著著三腳架朝她砸了過來。

章霞一咬牙,打算閃身避過,卻發現腳下一滑,身子不聽使喚,軟到了下去。

眼睜睜地看著三腳架桿子的尖端朝著她的額頭刺來,心中浮現一絲悲涼,自己還是太過自信了一些,不帶配槍就過來,果然是太勉強了。

女人的力氣終究還是差男人一些,自己那么拼命訓練才堪堪追上普通的男人,自己要是男兒身該多好。

正當她帶著不甘與屈辱打算接受命運時,那個桿子卻停在自己的眼前幾厘米的距離不再落下。

桿子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可是卻不能再前進分毫。

章霞睜開腫起的左眼,看到三腳架的一只腳被一只大手牢牢地抓在手里,周樸正一臉擔憂地望著她。

歹徒使出吃奶的力氣用力推了幾次,沒有動靜,又往回拉,依舊沒有效果,驚駭之下,更加瘋狂,從地上撿起那根鋼管,朝著周樸后腦勺奮力砸去。

“小心!”章霞驚呼一聲,想要起身,卻一下子沒能爬起來,眼看周樸就要受重傷,心里緊張地失聲大叫。

周樸正觀察章霞傷勢,太陽穴附近有一道紫色的淤青,一直延伸到眼角,整個左眼皮都腫了起來,皮都破了,留下一個一指多長的傷口,鮮血正從傷口汩汩滲出,這些皮外傷倒是好說,就怕傷了骨頭,更怕腦子受到震蕩,留下什么后遺癥。

也沒時間診斷,干脆直接用天賦救她,正打算救治,聽到章霞一陣驚呼,感到背后傳來一股勁風,抬手就擋,“叮”的一聲,發現手擋了個空,鋼管結結實實地砸在他的腦袋上發出一聲脆響。

章霞大急,沒想到自己提醒了,他還是被砸中了,眼見歹徒一擊得逞,卻沒有罷休的意思,掄起鋼管又是一棍砸下。

情急之下,章霞伸腿用力一蹬,尖細的鞋跟,扎入了歹徒的小腿。

歹徒吃痛,大叫一聲,鋼管砸偏了方向,落在水泥地板上砸出一個凹坑,濺起一陣水泥碎片。碎片打在章霞臉上,撞到生疼,好像有碎片飛進了眼眶,眼睛都睜不開了。

挨了一棍的周樸揉著腫起的后腦勺,搖搖腦袋讓視線清醒一些,抬頭一看,見歹徒紅著眼睛,高高舉起鋼管,勢大力沉地往章霞腿上砸去,看樣子是要把她的腿給打斷。

而章霞正閉著眼睛,沒看到這危險的一幕,更不要說及時躲閃。

已經來不及起身阻攔,周樸只得伸出右手替她抵擋,“嗒”的一聲,鋼管砸在掌心,周樸正要握住,卻被對方

當馬渾領著三千精銳后備軍和三千五百正卒輔助軍團和蘇景匯合的時候,距離那晚埋伏北疆狼騎的大戰,已經過去了五天。

這五天以來,蘇景就地取材,將營地旁邊的密林砍伐了不少,又在背靠的山崖上挖出了不少的石材,將大營好好的擴建了一番。

與此同時,蘇景還遍灑斥候,在郅水郡上打探著有關于岐國的情報。

“馬兄,哈哈,沒想到王爺竟然會把你派遣過來。”當馬渾領著大軍過來的時候,蘇景親自帶著熊興葉、許晚、林深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双剑之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古今闲谈之殷商古墟

华东之雄

古今闲谈之殷商古墟

小陆探花

古今闲谈之殷商古墟

屋蓝

古今闲谈之殷商古墟

写本书逗个娘

古今闲谈之殷商古墟

六十五点

古今闲谈之殷商古墟

爸爸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