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暂缓》。

一直退回山谷口,李元他們還是一陣心悸,林小馨咬緊著嘴唇,林茵茵更是往林小馨身上靠,每當她害怕的時候,下意識地會這么做來尋求安全感。

而翡的臉色更是蒼白。一開始不知怎得,她沒有聽到那些沙漠蝗蟲的聲音,但是當她看到那些沙漠蝗蟲,刻意去感知的時候,那如海的聲音鉆入她的腦海,幾乎要將她的腦袋撐爆。

“那里到底有多少,你們能估算的出來嗎?”聽了李元說的話后,張哥的臉色也是意外的凝重。

“不清楚,就單單連我們看到數量都怕有一萬了吧?”李元有些不確定。

“十萬,最少十萬!”翡顫抖地抱出這個數字。

“十,十萬?”拓木失聲道,震驚地和張哥對望了一眼。

“看樣子還得讓老鎮長在多指派增援啊。”張哥沉吟著。相比于拓木,他顯得冷靜了許多。

“并且按照我們之前的準備,還得在多加幾條防線。”負責施工的工頭沉聲道。

“嗯……”

于是,他們幾個指揮著,又加快了節奏,迅速搭建著前進基地,同時又指揮人馬設置陷阱。

一天時間過去很快,不知不覺間,日暮已經西斜,遠處的殘陽似血般殷紅。前進基地已經搭建好了,雖說略顯簡易,但是一排連下來,面積也不小,足夠數百人落腳。

另外,前進基地前,又是用編制成的網設了三重機關,大網上又涂了蝗蟲們不愛食用的油,還有一些粘液的混合。

這種東西是以前張哥他們對付蝗蟲常用的陷阱,有時候異常的好用。

最前面,則是埋在黃沙地中的糧食,這些是用來引誘這些蝗蟲來食用的。而糧食中,亦是混雜著一批燭火馬燈,還有可以用來燃燒的油。

經過梅林的解釋,沙漠蝗蟲統領指揮這些沙漠蝗蟲,無外乎一個將軍領兵打仗。數量越多,威懾力越強,但是卻越難以掌控。

像至少有十萬只沙漠蝗蟲的數量,沒有哪只沙漠蝗蟲統領能完美的操控,就算十只都不行。

所以梅林分析,那些沙漠蝗蟲的統領最多只下達進攻的命令,剩下的,就純粹是靠這些蝗蟲的本能了。

待得落實的差不多了的時候,李元給老鎮長發了條訊息,簡單說明了情況,還有他們的位置,老鎮長沒一會便回復收到。

卡羅鎮中,本來因為夜幕降臨而逐漸有些冷清了的小鎮徹底熱鬧了起來。一駕駕馬車從鎮中出發,向著荒原飛馳。

馬車內,除了最開始的那一輛,后面的幾乎坐滿了人,甚至有不少人都攀到馬車頂,趴在上面。

足足將近有七八十輛馬車奔出小鎮——這已經是卡羅鎮上所有馬車的數量了。

漸漸的,馬蹄聲遠去,卡羅鎮口又恢復寧靜。老鎮長雙手負于背后,遙望著那黃沙滾滾的方向許久,幽幽一聲長嘆:“可恨老夫年近古稀,否則定當隨汝等出征,血灑黃土,斬盡這害人之蟲!”

…………

馬車在荒原上飛馳,路上雖然偶遇有蝗蟲的隊伍,但是一行人都是棄之不顧,繼續往前狂奔,把那些蝗蟲巡邏隊甩在腦后。

有了馬車的幫助,本來要走大半天的路程只花了三個來小時就到。

遙遙看見最前頭馬車上的吳堯,李元站在高處,高舉起手,揮舞示意著。

吳堯到了前進基地,收起指針,一言不發地下了馬,看了李元一眼,然后視線又往他身后飄去。

李元一時尷尬在了原地,這招呼真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好在沒一會吳云就從馬車里跳了出來,以拳擊掌,興致勃勃道:“李元,這次就讓我們來決一勝負吧!”

“先別想著玩,情況很嚴峻,等度過了后再說。”李元沉聲道。

“唔?究竟發生了什么?”吳芷亦是從馬車中鉆出,詢問道。

不愧是吳芷姐啊,一出來就將氣氛拉入正軌,比起她兩個弟弟靠譜多了……李元暗暗感概。

李元將他所看到的,又跟吳芷說了一遍,聽得吳芷臉色都是沉重了許多。

漸漸的,一駕駕馬車駛入前進基地。

當人到齊之后,由張哥帶頭,根據他們的謀劃,給來的人編好了隊伍,按照他們布置陷阱的地方,定好駐守的位置。

安排好后,他到了前進基地一處的高臺上,振臂高呼:“戰士們!為了卡羅鎮!為了我們身后要保護的財產,妻兒,拼了!”

“哦!~”底下有人響應,但是響應的人卻并不算太多。

其中張哥是在卡羅鎮的居民心中有一定的威信,但是在新手冒險家這里,卻沒太大的影響力。

而這些新手冒險家們,一個個士氣低落,有些臉色都還蒼白著,好像還未從之前的 其中東撒克遜族和阿里列族是盟友,對抗著以盎格魯族為首的三部落聯盟。

“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這個盎格魯族好了傷疤忘了疼,十幾年前被吃掉的肉還惦記著,是該敲打敲打了,哦,對了,西撒克遜族有什么動靜沒?”

炎月大帝衛徹似乎對盎格魯族略有偏見。

“西撒克遜族我們一直很難滲透,但是據我們所知,西撒克遜族前幾年一統怒河以西,目前一家獨大,其野心依兒臣之見,應該大于盎格魯族。”

齊魯親王衛廣炎頓了一下,眉頭一皺,思索一番,接著說:“就目前監視西撒克遜族的細作,還有從各路商人得來的消息,西撒克遜族一直遵守二十多年前的協議,并沒有出格舉動。”

“派人要盯緊這個西撒克遜族,此部落野心不小,實力不弱,倘若再起刀戈,恐怕一時難以善了,還是以和安撫為主,至于東撒克遜族西遷,不用管他,傳令西北道大都督加強戒備。”

炎月大帝看了看賞雪苑里蔫蔫的冬梅,悠悠的說道:“自從北漠王南遷之后,三十萬北漠大軍似乎沒了以往的銳氣啊。”

“你原來推薦的那個什么右漠北衛大將軍水平可不咋地,希望許大將軍之子可以扭轉局面,這漠北可是我們炎月的第一道防線。”

齊魯親王面露不安,唯唯諾諾,不敢應聲,他的腰彎的更低了。

“那個左漠北衛大將軍叫崔元霸是當年太……廢太子門下,他治下的左漠北衛倒是有聲有色,這用人方面,你可和你哥差的不止一點半點。”

“父皇教育的是,兒臣謹記。”

齊魯親王聽聞提及廢太子,惶惶不安,膝蓋發軟,差點就要跪下了,眼神里閃過一抹兇狠之色,一閃而過。

“你們哥倆一母所生,俗話說上陣父子兵,打虎親兄弟,即便他是廢太子,那也是你親哥,目前給他的教訓足夠多了,這都十三四年了吧?”炎月大帝衛徹話鋒一轉。

“是,父皇,我哥被廢,軟禁封地已有十三年八個月了。”

“嗯,難得你記得這么清楚,不虧是你哥當年得力的助手,你對得起他。”

“兒臣只是謹記為弟的本分。”

“是么?哈哈……”

炎月大帝衛徹突如其來的大笑,讓向來淡定的齊魯親王猛地一哆嗦,手里捧著的絕世玉杯失手落地。

“砰”!

一地碎片。

“兒臣惶恐,兒臣所說句句屬實。”

齊魯親王順勢跪倒在地。

“哼,你執掌暗影衛這么多年,你的所作所為,你以為朕真的不知道么,當年北漠王世子遇刺之事,你哥只是替你背鍋,可如今你居然連你親外甥都不放過,你說……”

“父皇說的什么,兒臣實屬不知……”

齊魯親王連連磕頭,如同搗蒜一般,咋暖還寒的季節卻冷汗如流。

“莫要以為朕什么不知,你當年的好事朕都記著呢!”

“你哥朕已派朕的近衛接回夏京,剛剛我們說話間已抵達燕趙親王府。”

“朕打算恢復你哥哥燕趙親王稱號。”

“什么!”

炎月大帝猝不及防的幾句話如同晴天霹靂,伏倒在地的齊魯親王頭埋到雪里一動也不動,僵在那里了。

燕趙親王府,原來廢太子入住東宮之前的府邸!

這意味著什么,自然不必明說。

“你怎么了,你不是自詡和你大哥同根而生,是金手足么?”

“兒……兒臣只是替燕趙親王高興,一時激動,所以語無倫次,還望父皇……”

齊魯親王伏倒在地,不敢動彈,沒人能看到他的表情。

“罷了,地上雪厚,起來吧,你們兄弟倆多年沒見,完了你去拜訪拜訪,他畢竟是你哥,是朕的親兒子!”

“謝父皇!兒臣出宮之后馬上就去燕趙親王府。”

“哦,對了,我那老兄弟,你的老丈人北漠王明鎮虎幾番上奏要來京,我推辭不過,十有八九是要來討個說法……你拉的屎,你自己擦!”想到兒時的發小,炎月大帝不禁的頭痛。

“你走吧,北漠王下下個月到夏京,你好自為之。”

“父皇,孩兒真不知……”齊魯親王瑟瑟發抖,還想解釋,沒有察覺到炎月大帝早已離開了。

相,轻薄国家。有诏左迁尊为高陵令介福鞋店可是在当涂城里?"小丧门

此时禁地内,巨兽与四位元王后期仍在焦灼战当中,双方都特别的难缠,打得整个禁地皆在震颤,但破坏力却被局限在那狭小的空间,完全蔓延不到哪里,只是凶悍的气息,却让想接近之人浑身颤抖。

  禁地深处某个地方,这,鲜血从嘴角汩汩地流出。

不用检查,他知道,除了左臂,自己的肋骨只怕也断了几根。

肋骨可以先不用管,但胳膊必须先接起来。

这样想着,韩兼非强忍着胸口的疼痛,用力从泥土中把自己拔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暂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伏羲之雷神

五更留梨

伏羲之雷神

满天星斗

伏羲之雷神

菲伊梦

伏羲之雷神

大厦将倾

伏羲之雷神

龙大胆

伏羲之雷神

霉天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