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空间即IP!如何创造出真正服务于空间的好设计
发布日期:2017-11-13 01:57   浏览次数:

  在柏振琦看来,任何一个空间都有自己的IP,它需要其IP的眼睛,设计师的价值就是帮助业主找到这个IP,然后去转换、升级。

  (迈点网讯 王丹丹)80后建筑设计师——柏振琦,在以色列求学时就发现,城市建造者对城市设施非常尊重,在更新过程中会竭力地去保护任何东西-不管坏的好的,然后由时间来决定其价值。然而在中国、在上海,这种保护意识却很薄弱。因此他认为,保护城市现有的建筑和资源,通过设计手段融合历史传承、把存量地产的价值发挥到最大,是我们这个时代要去做的事情。自创立裸筑更新建筑设计事务所(RoarchiRew)以来,尤其是在跟联合办公品牌——米域等共享办公品牌合作的过程中,更是将此理念发挥得淋漓尽致。

  裸筑更新建筑设计事务所(RoarchiRew)创始人 柏振琦

  11月12日,在全球联合办公峰会中国站(GCUC CHINA)的Camp 训练营环节,柏振琦通过实际案例和思考,跟在场嘉宾分享了“IP is more”的设计理念。

  空间即IP,好的设计应该服务于空间

  “未来不论是想想办公空间还是其他商业空间形态会越来越强调IP的概念。”在柏振琦看来,任何一个空间都有自己的IP,它需要其IP的眼睛,设计师的价值就是帮助业主找到这个IP,然后去转换、升级。

  米域·有光

  米域·有光是柏振琦创业的第一个项目代号“曼德拉”,“自由”成为了裸筑在设计、规划“曼德拉”项目时的核心关键词。在建筑学中,自由往往通过光线的物理特征得以体现。而光如同空间中的魔法师,切换、转逆着空间的调性,代表着场域的精神。

  “它的前身是江南造船厂的铆钉加工厂,比较阴暗,当时老板想把它改造成为联合办公上,但它并不适合。这个工厂最大的问题是在于它没有阳光进入,它的开间和进深非常的大,只有左右二面的墙是可以接受到阳光的,我进去以后,就希望把阳光从顶部引到我的空间里来。”解决了光的问题之后,柏振琦对这个空间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楼梯”——仪式感的IP打造,让其成为这个共享空间的社交聚集地。“光、楼梯、阳光,三者集合就有了这个空间效果。上帝之眼是在照顾我们,是在眷顾我们,会有一些神性感觉出来。”

\

  米域·礼和

  米域·礼和的前身是德国人的一个军火库,是一栋巴西利卡式建筑,外立面非常有意思。“我拿到这个案子,我也非常的兴奋,因为它有故事,有历史,一定可以在这个空间里找到它的的IP。”在这样独特的外衣之下,如何做内部改造?经过发掘,柏振琦找到了一个颇具代表性的建筑语言—— 拱榷,从骨骼到细节,都是对与老建筑风格的诠释。“老建筑它有自己的东西在那里,我们只要稍微的改变一点它的东西。找到空间,发现属性,然后去改变它,这个就是IP。”

\

  米域·飞元

  公区作为空间的重要部分,每个设计师的表达和要求都会不一样。米域·飞元采用了三段式设计,明确区分“电梯厅、公共区、隔间办公”,“在这个项目里面因为它自己的测算,把公共区域拉的面积可能会比较小,大部分的位置还是给了隔间办公。我问了他为什么,他说会更好租,4-6人位的一个办公会更好租,这是源于他们的数据。”

  柏振琦表示,很多的业主说我们很擅长改老建筑,其实新建筑也是可以改的,只是在新建筑里面找到它的IP会更难一点。“对于这样子的新建筑,我们提出了一个一个设计逻辑叫“建筑装饰”如何定义这个空间,我们希望所有的空间都是有功能性的,对于我来说,空间不是装饰,如何让这个空间有更多的功能,是我要思考的一个角度。”

  IP is more,是商业更是建筑

  会上,柏振琦放了一张很有意思的图——五个大师的扑克牌。“其实这五位大师是代表了一种建筑的精神,代表了每一个时代建筑所传达的最想要表达的语言,从解构,到装饰主义,再到功能主义,每一个大师定义的IP都不一样,它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过去的IP。”

  “到了十年以前,丹麦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建筑事务所BIG,他们提出的是Yes Is more,这其实是角度的不同,从完全建筑师的角度,到了半建筑师半商人的角度。”柏振琦表示,建筑学是作为灵活追寻和物理空间的桥梁,承载的是如何让我们的建筑更商业化。IP Is more,少即多,是柏振琦的建筑理念:“我觉得在这个时代下的共享经济下的东西,是需要更被发现每一个空间里的IP,然后再展现出来,寻找每一个空间之外的那一层意思。所以就有了建筑学加时代背景,这是每一个建筑设计师他的责任,不管是商业还是建筑,要把这件事往前推的一个使命感。We+复兴公园就是该理念的一个很好诠释。”

  We+复兴公园的业态是一层展示型商业,二层联合办公的业态,总建筑面积是4500方,4800个位置,2000方的商业,2500方的联合办公。作为全国唯一一个古典法式园林,在我们的法租界,如何去找到它的美?在设计的过程中,既保留了古典的老楼梯、罗马柱以及

  古典法式园林的机理,更重要在“轴线”上做了很多商业空间的延展,盘活了周边的商铺。 在联合办公的设计上,也将取自“梧桐叶”、“水滴”等元素很好地做了空间演绎。

  当在现场被问及如何平衡设计成本和租金收入的问题的时候,柏振琦直言,这就是所有的开发商和设计师的矛盾。“首先业主这里要了解到设计的价值,在这么一个互联网经济的形态下,最重要的是吸引人流过来,而不是去创造更多的使用空间,没有人去是一个很要命的点,所以谁可以理解空间里的IP,谁就可以得到这个人气,先让人愿意进来,我们可以在其他的地块去布置这些东西。”

上一篇:贵阳:投50亿建虚拟科幻主题公园东方科幻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