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日本将实施新民宿法 薛蛮子那7栋百年老屋凉了吗?
发布日期:2018-06-07 02:00   浏览次数:

  《住宿宿泊事业法》落地,日本非法民宿或将退出舞台。

  政策落地

  我们不可否认,日本民宿业的逐步解禁,引起了市场重视,越来越多的民间资本或是企业对这片亟待开发的市场虎视眈眈。

  在这其中,有在日华人、有途家、Airbnb这类的行业大鳄,也有薛蛮子这样的资本巨头。

  当多数局内玩家以为,在东京奥运会的助力下会为日本民宿开业一个全新的黄金时代时,一则相关政策的落地,却再次让这火热市场陷入了寒冬,众多国内投资者纷纷逃离。

\

  6月4日,日本《中文导报》报道称,试运行近一年时间的《住宿宿泊事业法》(以下简称“政策”)将于今年6月15日正式执行。

  那么这样来看,在该政策正式实施后,处于高速发展期的日本民宿业将被带上紧箍咒。

  政策要求,所有经营民宿的民宿主必须在6月14日之前向所属的都道府县知事申请并获得合法经营审批,不进行申报或是不能通过审批的民宿一律视为“黑民宿”。

  同时,政策还对于民宿的经营时间做出相应要求,一般情况下民宿在一年的营业上限为180天,并且要求民宿主加入卫生及安全确保措施、外国人入住指示、应对投诉机制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京都、东京部分规定地区要求的经营上限仅为90天。

  目前,距离规定的正式实行已经不足10天,而这无疑会为已经制定好出行计划的旅客带来不便,如果旅客预定了资质不合符的民宿或将存在被取消预约的可能性。

  对此,Airbnb表示,平台暂时不会取消任何客人与日本民宿之间的预约,但会提醒所有在网站刊登的日本民泊户主在期限前提交政府审批的认可编号。

  如果民宿在规定时间内未能取得许可,Airbnb方面便会取消旅客6月15日或之后的预约。

  投资浪潮

  从市场反馈来看,《住宿宿泊事业法》的落地在日本民宿业中形成了“地震”,而在投资市场中也掀起了轩然大波。

  2012年,日本提出“旅游富国”政策,进而制订了2020年旅游人口突破2000万的目标。

  或许连日当局都没曾想到,2000万的目标早在2015年就已经完成。

  显然,日方“旅游富国”的政策取得了绝对性的成功,成绩远超预期,在此基础之上日方将2020年的旅游人口目标提升至6000万。

  需要注意的是,日本游客的成倍增长,也间接暴露日本酒店接待能力的不足的弊端。

  据不完全统计,日本的客房数到目前为止大约还有4.5万的缺口。

  2017年6月,日方为缓解接待压力以及更好服务即将到来的东京奥运会,宣布陆续解禁日本民宿,而这项举措引起了在日华人的重视,大批国人纷纷在日本投资置业开设民宿,希望借助“政策”的春风大赚一笔。

  “今年1月份是我们生意最好的时候,每位业务员一天至少要接待十五位客户,有的土豪甚至不去看房就可以签字成交”。

  就职于东京墨田区一家房产中介的负责人Jose向《旅界》描绘着政策开放后日本不动产交易市场的火爆程度。

  市场的空前火爆,除了吸引民间的力量也吸引了企业的目光。

  2017年2月,途家宣布正式进军日本民宿市场,并且成立全资子公司“日本途家”。

  同年6月,乐天宣布与房地产中介网站LIFULL HOME'S旗下公司LIFULL共同设立子公司,开展日本民宿中介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乐天还与世界最大的旅游网站Expedia旗下的房屋租赁平台HomeAway合作,以服务于更多的访日游客。

  非标住宿巨头Airbnb为了巩固自己的霸主地位,也不断丰富着日本市场的服务,Airbnb从11月开始为入住游客提供传统文化体验活动。

  而在众多投资项目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还要属“薛蛮子买屋记”。

  2017年1月底,薛蛮子发微博,说自己在日本一口气买下一条街,称它为“蛮子小路”,这条街上有他的多个产权房间。

  随后,便与王功权在社交网络上开启了“互怼宣传”,声称自己的京都民宿会灭了王功权的花间堂。

  目前,通过查询多彩投可以发现,薛蛮子的7家民宿已经完成众筹,筹集资金超千万,按计划首批民宿将于今年6月开业。

\

  值得一提的是,有业内人士透露,薛蛮子的民宿已经获得了商用住宿执照,《住宿宿泊事业法》并不适用。

  市场影响

  那么在政策影响下,查尔斯薛的“百年老屋”项目成功几率有多大?目前不好判断。

  能够明确的是,《住宿宿泊事业法》的落地对于日本民宿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深厚的影响。

  “说民宿这行做不下去了那到不至于,就是少赚点呗”。

  大阪民宿经营者陈女士表示,政策的落地对她的影响不不大,因为此前民宿的收益也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可观,即便没有政策的影响,一年中也无法达成180天的入驻间夜量。

  就职于日本不动产公司JCHERE的罗先生也表示,“从目前房产交易量来看,并没有多大影响(受政策),还是有很多国内客户有意向在日购买房产,不过大多数都是选择,长期租赁”。

  此外,罗先生还表示,在日购买不动产做短租民宿的国人少之又少,对于投资者的影响也是因人而异。

\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日本持有执照的民宿约2万家,而所有住宿平台上的房源约10万套。

  2017年,日本民宿争议不断,既有周边居民的投诉也有游客与民宿主之间的矛盾冲突。

  在政策正式实施之后,日本民宿合法房源将得到有效释放,这可以有效缓解游客与民宿主之间的矛盾。

  而对于投资来说,政策落地也并非“世界末日”。

  当下,日本民宿市场的反馈远没有报道中的恐怖,多数从业者仍持观望态度。

  部分从业者表示,如果营收会下降,或许会考虑将短租民宿转换为长租公寓,这样租赁模式更为省心。

  事实上,在政策影响下,受到最大冲击的或许是途家、Airbnb等平台方。

  众所周知,为了争取更多的房源,各大企业纷纷降了收录门槛,进而也收录数量不少的非法民宿。

  在政策实施后,这些非法民宿势必会退出舞台,而为了弥补房源,巨头间也会再次陷入新的一轮房源争夺战。

上一篇:雷军、郭广昌都看好的长租公寓市场 仍需警惕泡沫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