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潘安曾为私营旅馆叫屈?在古代经营民宿客栈也不易
发布日期:2017-06-16 01:59   浏览次数:

  潘安指出官府垄断客栈的弊端:官府一旦垄断了客栈的经营,也往往会店大欺客,不仅会影响服务的质量,更会成为大小官吏们以权谋私的温床。

  从古至今,我国的旅馆一向有官营与私营之分,与官办的“驿站”比起来,私营旅馆可就不那么一帆风顺了,甚至“准不准开都曾是个问题”!

  最早的私营旅馆叫“逆旅”

  在中国,最早的私营旅馆有一个有些拗口的名字,叫“逆旅”。逆,在古语中有迎接的意思,“逆旅”就是迎接、招待旅人的地方了。

  从什么时候起有了私营旅馆,这是一个很难说清的问题。当然,也有不少传说。殷商时期的商贩旅行更加频繁,据史料记载,商时已有车和驿道。殷民中的专业商户,往往乘着大车,哪儿有生意就去哪儿。据说,生意人之所以被称为“商人”,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有了商人的商业旅行,私营的旅馆就有了市场需要。到了战国时期,“逆旅”已经非常兴盛,以致成为了一些执政者打击、限制的对象。

  “逆旅”的繁荣,是以商业的发展为基础的。但从战国时起,在如何对待商业的问题上,就一直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商业对增加社会财富、促进社会经济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韩非子就持这种观点。孟轲和荀况也提倡优待商人,减削关税,让商人可以自由地出行活动。

  而另一种观点则是以农为本,以商为末,如魏国的李悝就认为农业是人们的衣食之源,商业过分发展会导致农业歉收,而粮食歉收,则国家税收不足,从而带来财政困难。在他制定的《法经》中也流露着明显的抑商思想。

  商鞅变法要废“逆旅”

  公元前361年,公孙鞅带着李悝的《法经》来到秦国说服秦孝公实行变法,史称“商鞅变法”。商鞅变法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重农抑商。为了限制商业,民间客栈业成了新政的打击对象,废“逆旅”就是其中很关键的一条。在商鞅看来,废除“逆旅”就可以杜绝“奸伪”“躁心”“私交”这些影响农民耕作的因素,而消除了它们,粮食收成就会大大提高。

  然而,私营旅馆是社会发展的需要,是不可能被行政力量废止的。秦汉时,国家大一统,商品经济发达,私营客栈也获得了相应发展。“私馆”“逆旅”“客庐”分别是这一时期私营客栈的主要形式。

  “私馆”多分布在城市,大都由当时的贵戚之家所经办,是较为高级的客栈形式。它又分为两种,一种是贵族官僚豢养食客名士的场所,另一种即是为往来行旅提供服务的馆舍。

  此时的“逆旅”继承了先秦时的体制,主要接待来自各地的商人以及各地求学的学子。

  “客庐”则多在乡下,比之“私馆”和“逆旅”也相对简陋,主要是为来往的普通商旅提供食宿服务的场所,有时除备遮风挡雨之所外,连床铺都不设。

  由于私营旅馆的蓬勃发展,东汉时各郡的官吏也开始转入私人客栈住宿。以致有人对这种情况进行了猛烈抨击,讽刺百郡官吏不顾身份,居住在平民聚集的客栈,有失体面。

  收益刺激农民“舍本逐末”

  西晋统一之后,中原地区迎来了短暂的休养生息时期。由于战乱而凋敝的商业,逐步地恢复活力。无论商人、平民还是官员们,都纷纷从事商业活动。而开设“逆旅”,或者以自己的住所兼营“逆旅”,在当时是一种风险较低、收入稳定的投资方式。

  “逆旅”的收入来源较为多样,除了收取客人的住宿费用以外,还销售各种生活必需品,有时还成为临时性的贸易场所,各路的商贾在此交易,互通有无,相当热闹。当时,官府的管理比较宽松,“逆旅”并不需要缴纳赋税,因此,私家开设的旅舍便越来越多。

  然而,“逆旅”的蓬勃发展,却在当时的统治阶级内部引起了争论。一部分官员,对于越来越多的私营“逆旅”感到担忧,主要因为以下两点:

  一方面,经营客栈所带来的收益,刺激了许多农民纷纷“舍本逐末”,即放弃农业生产,从事商业活动。官员们担心,如果农民不断减少,一旦遇到自然灾害,收成欠佳,往往会形成饥荒、流民,由此而产生一系列问题,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另一方面,客栈的大量出现,促进了人口的流动,使得官府难以完全调查和掌握。

 

  潘安撰文为“逆旅”辩护

  被称为“古代第一美男子”的诗人、官员潘岳(即潘安),写下了著名的《上客舍议》,建议晋武帝司马炎保留私人经营的“逆旅”。

  在《上客舍议》中,潘岳首先提出,客栈由来已久,有其存在的合理性。既可以让百姓得到实惠,又可以促进商业的发展。正因如此,帝尧、曹操都曾鼓励客栈的开设,只有用刑苛刻的商鞅才反对客栈的开设。其次,当今天下统一,百姓安乐,使者、商人奔波千里,络绎不绝,而客栈可以便利旅人,使他们能在旅途中得到更好的休息。

  对于客栈不利于社会安定的观点,潘岳也进行了反驳。他认为,犯罪往往发生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十里萧条,则奸伪生心”,而大量客栈的存在,可以有效地震慑劫盗们。并且,一旦出现盗贼,诸多客栈往往能够营救落单的客商,甚至可能抓住盗贼。因此,私营的客栈不仅不会影响治安,反而能大大降低犯罪发生的几率,给旅人更多的安全保障。

  最后,潘岳还指出了官府垄断客栈的弊端:官办的客栈,毕竟不如私营客栈数量众多,万一旅人赶路不及,就很可能被强盗、野兽所袭击;官府一旦垄断了客栈的经营,也往往会店大欺客,不仅会影响服务的质量,更会成为大小官吏们以权谋私的温床。

  在《上客舍议》中,当然有维护“官商”利益的成分,但同时也顺应了历史发展的潮流。作为当时的著名文人,潘岳的上书行文流畅、有理有据,使人心服口服。最终,晋武帝大概是采纳了潘岳的建议,没有取消私营的“逆旅”。

  据潘岳《上客舍议》所记,当时的客栈服务非常周到,各种设施随着季节的变化,也有所不同。冬天有暖炉,夏天有凉席,非常人性化。客人来投宿,都能够及时得到所必需的器物,对于客人的“座驾”,客栈也有专门喂养的地方,无论是牛也好,马也好,都有合适的地方给它们休息。

  不止如此,客栈还提供洁净的水和食物,不仅服务投宿的客人,也为过路的旅人提供方便。客栈的庭院中,往往有水井,供人饮用。

  唐宋时期私人旅馆大发展。到了元代,民营旅馆已十分普遍。元代的《鄂多立克东游录》中记载:“我来到杭州城,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那里有很多客栈,每栈内设十或十二间房屋。”

  (本文写作参考了王仁兴著《中国旅馆史话》、郑向敏著《中国旅馆小史》、高建军著《客栈今昔》等,特此致谢)

上一篇:高星酒店不高价 美团旅行饱受业界质疑
下一篇:没有了